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九十六章:难逃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第二千七百九十六章:难逃
  
      “住手!”贺鹃似乎发现了我的想法,脸色顿然苍白起来,我冷冷一笑,说道:“我们签订了血契,生死斗以其一方身死道消为完成条件,难道你有什么意见么?”
  
      贺鹃听罢,整个人都愣住了,看着灵越派老祖在那挣扎,心恐惧的同时,也在快速急转心念。
  
      “师……师父,要不我们杀了他!这样一来他身死道消,老祖岂不是算是赢了么?反正他是邪门歪道,我们正道何须和他惺惺作态!?”一旁没能场的夏丘正却心思活泛,一下子摇醒了贺鹃!
  
      这声音不大,但所有人都听到了,这方法确实是折的好办法,一旦我给灭了,那这血契不存在效力了,毕竟一方已经身死道消,输赢什么的,也没说过不许旁人插手,眼下生死也未定!
  
      其实还真是怪不得这些正道败类这么想,天罡宗往西南,既是邪门歪道,对付邪门歪道,正道向来不计后果,不论正义与否的,真要对付坏人,你还会好吃好喝的伺候?自然是置之死地而后快!
  
      天一道对他们而言,是拉拢对象,但也不过是和天罡宗之前一个档次的旁门,即便近些年来行端坐正,名声颇为远扬,但不被正道所认可,那算个什么正道?
  
      这世界,一向以尊者而为正,当年华夏殷商朝代,难道敢说它不正?一样开创数百年基业,国人尚且称自己为华夏子民,而大汉和大唐,敢说他不正?但最终他们所带来的毁灭,是他们因正义招来天劫?
  
      当然不可能!
  
      每一个朝代,哪个当权者不是自称正义化身?历史大潮,土匪称王已经多得数不胜数,至今罄竹难书,他们也喊着行端正仁义之事,可内里是否正义?其实蛀虫蠕蛆遍地都是!讽刺的是,成基业数百年的还不止一个!后事尚有甘心粉饰其累累染血历史的无知者!
  
      这当然不是因正义而没毁灭,而是败类还不够多罢了!
  
      所以说,正道说正既是是正,说邪既是是邪,想自称正道,除非势力他们要大,要么是利益关系相投能够趋炎附势,否则下场不都是非正异类?
  
      这一回,给夏丘正的话提醒,大家心思也都转了起来,其庇护灵越派的弟子,顿时站出来把矛头指向了我:“和这邪门歪道有什么好说理的!杀我正道剑修,必用命来偿还!”
  
      “对!杀我正道修士,必用命来偿还!”又有人跟着叫嚣,下一刻,许多观战者也都应声而起,噌噌噌的拔剑之声不绝于耳!
  
      其有男修,亦有女修,一个个看着皆是愤慨无,好似我真的十恶不赦一般!
  
      这样的场面,我见得难道少了?我阴冷一笑,在九州界,我成了统治整个世界的夏皇,是五大世界,也尽入天一道盟的掌握,我深知里面的道理和正义,但伴随一统的,从来都避免不了杀伐!
  
      那把地的长剑,一下子到了我手,我根本懒得和这些要反抗的人说半句,长剑在手瞬间强印我的脉络,受到我的强行控制后,滂沱的剑气顿时再度注入了雷正的虚体!
  
      吱吱哇哇的惨厉叫声一下子传得到处都是,而这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敢跑出来出头,这也是因为我如同悍匪一样的恐怖举动!
  
      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无数强者的围观下,还敢当场灭掉雷正,无论是谁,都会怀疑我是否疯了!
  
      但我还真的这么做了!
  
      谁都不知道我哪来的胆量,而这时候,雷正的虚体已经是虚弱如游丝了,而这情况下,贺鹃已经忍不住出手抢人了!
  
      “邪魔!找死!”贺鹃怒喝一声,长剑顿时朝着我扎过来,抬起剑,毫不犹豫扫出一道剑气,随后缩地术到了另一方,而这时候的贺鹃,已经因为剑气而停顿了下!
  
      但接下来,夏丘正也带着师兄弟们冲过来,后面其他门派,当然也有不少起哄者,肯定是不会放过我的。
  
      “诸位师兄弟!烦请都冷静!”叶云秋的声音很快如同席卷整个场面的音波,把大家全都镇住了,而这时候,他也来到了我面前,说道:“夏兄弟,签订契约,执行乃是我辈理所应当,不过此时既然雷正雷师伯要毁诺,不若照顾灵越派诸位师姐师兄弟的情绪,将雷师伯放还如何?抵诺有抵诺的痛苦,夏兄弟何须去沾染此业力?”
  
      “夏大哥,此时不可鲁莽。”应香雪连忙说道。
  
      连卫光宇也对我微微摇头,示意我不要灭杀雷正,我看了一眼周围的情况,现在一半人在观望,另一半已经给灵越派带了节奏,我深处正道漩涡之,强杀雷正虽然威风八面,震慑宵小,但同样也是让一群好友不知再如何跟我相处了。
  
      而且这些人还是真的关心我的存在,既然他们倾向于放人,我倒也没什么好说的,现在反正雷正也和死了没区别了。
  
      何况我现在也很想知道,到底违背契约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虽然这想法很邪恶,但套在这不要脸的老匹夫身,并不为过。
  
      “也好,签订血契,执行契约犹有应该,不过想不到却看到灵越派贺道友师徒居然还想要投机取巧杀我,要间接撕毁契约,行此歹意,诸位难道不心寒愤恨?还是说,正道便是这般正道?”我问完这句,也懒得再拿捏住雷正不放,直接把它的虚体放掉了。
  
      “夏丘正夏师弟年轻气盛,未免欠缺考虑,而且情急之下,难免乱了方寸,兄弟你也不要理会此时,当不得数。”叶云秋拍了拍我的手,对我眨了眨眼,传音说道:“兄弟,用忍戒急,若面皮撕开,应师妹恐无路可退。”
  
      我心叹了口气,考虑得失是必然的。
  
      而雷正小命得保,顿时疯狂逃窜起来,连我手还握着他的宝剑都不要了,直接冲出人群,要往灵越派逃窜,而他的弟子严单剑也是虚体状态,狼狈不堪的跟着逃去!
  
      贺鹃脸色青灰,瞪了一眼夏丘正,怒道:“今日胡言乱语,丢尽我灵越派的颜面,回去后,到霞光崖面壁三年!自己反省!”
  
      夏丘正愣了一下,只能是咬牙应下,但还是看了一眼我手那把宝剑。
  
      贺鹃早注意到了,要不然呵斥夏丘正做什么?
  
      果然,卖给了我面子后,她拱手苦笑:“夏道友,今日我于弟子们关心则乱,才说出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如今阁下已经过了第四次攻剑擂,算是可喜可贺了,但这把……”
  
      我想了想,这把剑可能是灵越派镇派之宝,怕都不一定属于雷正,总不能据为己有,否则这门派肯定疯了要找我麻烦,况且我在天一道也不是真没剑了,为了一把连灵宝都算不剑,有些亏大了!
  
      因此抹除了自己的印记,丢回去给了贺鹃。
  
      贺鹃接过来,顿时松了口气拱手:“夏道友,那……”
  
      嗤,轰隆!
  
      正当贺鹃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很远处的一片空地,忽然平地起了惊雷,一瞬间紫色的雷电猛然间砸落下来,没有一丝半毫的预兆!
  
      我心倒吸一口冷气,而看向贺鹃和她的弟子,发现他们全都面露惨白之色。
  
      “不……不好了!雷……雷师伯给雷劈死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立即让在场所有的弟子都缩了缩脖子,看来这老东西逃过了我的杀手,却躲不过天道神罚!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