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九十七章:道极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第二千七百九十七章:道极
  
      我心惊的同时,立即跑过去查看还有没有第二道雷落下来,这样没准还能赶末班车恢复下元力,毕竟鸿蒙元气遍布天地之间,雷亟都其他地方的恐怖,一道下来不是法力恢复,那是要借机冲劫,谁不喜欢?
  
      当然,在他们看来,我也不过是想查看结果而已,包括叶云秋和贺鹃,这时候都跟着我飞过来,至于其他弟子,都给血契的抵契威力给吓到了,毕竟除了我这种经常接触邪道和一群老狐狸的存在才到处要签血契,寻常弟子估计十年八年都碰不到一次,更遑论这里是正道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而且谁敢以身试法?所以怕心里都有一丝丝的侥幸,觉得违背血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谁知道真正的违背的时候,居然有这么可怕的后果,这本来算是可笑的事情,变得不那么可笑了,细思极恐应该是所有人的想法。
  
      这神塔的平台给打穿了一个大洞,我只觉得寒气也冒了起来,这威力如果不是祖龙在,怕我也是飞灰的下场。
  
      按照我理解,契约有脉络印证,互相印下自己的道统后,会勾结天地存在的道统脉络,一旦违背契约,这天雷勾动地火,会产生一些难以理解的效应,况且雷正还是虚体的状态,他违背契约而存活,故而引来雷电也并不怪,毕竟怨念多了还出鬼呢。
  
      雷正彻底完蛋了,严单剑哆哆嗦嗦的站在那,看到我跟见了鬼似的,立即逃了起来,我面无表情,也懒得理他。
  
      这严单剑如果作祟我并不介意手下多一个亡魂,不过他只是替换夏丘正赛,也不算什么罪过,顶多是从师命罢了。
  
      雷正之死,让第四场攻剑擂的轰动变得有些延后,叶云秋等人带着我离开之后,夜宴包间周边,才到处是我打通了第四场攻剑擂的讨论声,这其讨论的主角当然是雷正,第二才是我,毕竟雷正之死和他为什么会失败,才是大家心的话题。
  
      当然,可以预见很快这个话题会转向,毕竟攻破第四次剑擂,而且第四守关的还是灵越派的老祖,这噱头如果不爆炸,连我都不相信。
  
      毕竟一个下午过去了,现在可说是一伙认识的朋友间举行的庆祝晚宴,所以叶云秋作为有点话语权的万剑来的私生子,当然在朋友关系里面获得了一些内幕消息,故而喝了一圈酒后,他说道:“夏兄弟,今晚不禁酒了,我们三个男人,可随意可劲的喝,一醉方休以拟补这几天的憋屈,如何?”
  
      “叶师弟此言差矣,憋屈也是夏兄弟,怎么说的像是你也憋屈了?”陈葳淑诧异的问起来。
  
      我和卫光宇,应香雪也诧异的看向了他,包括被应香雪顺带来的袁沐影也怔了下。
  
      “哈哈,没事没事,只是我万剑门没的一些情,眼下还说不定呢!”叶云秋连忙打了个哈哈想要掩过此事,可看大家都看着他,顿时让他如坐针毡,他是个有话直说的性子,叹了口气后,只能是说道:“唉,夏兄弟不是过了第四场么?如今雷正都打不过兄弟,年轻一辈的普通剑擂冠军更别说了,所以第五场,我听说如果找不的合适的人选,师门可能要让我顶……毕竟其他门派现在能叫号的,也我和卫师兄了。”
  
      众人听罢,都是目瞪口呆的看向了他,旋即纷纷想要发表自己的看法。
  
      结果卫光宇有些不大高兴的话说到:“喝酒喝尽兴,如今说这些作甚?况且你不过与我实力伯仲,胜负都得看天,你这没脸皮的,这么认为是你?”
  
      卫光宇不大会说话,这语气刻板的很,所以陈葳淑连忙补充说道:“光宇的意思是,此战未必是叶师弟和夏兄弟道剑相见,他也是有可能要的,但大家都知根知底,难道剑擂还要以死相拼不成?既然不确定,先喝酒是了,等回馈的结果出来嘛,这一来二去圣道门也要时间确定,况且可能圣道门那边有新人选呢?雷师伯非常仙,虽然境界劫数掉落才败于夏兄弟之手,但也间接说明夏兄弟真的剑技非凡,而第五关往常都是道极门推出守关者,以求从不失守,也绝对不能失手,所以号称断劫关,我猜测你们都有些烦恼自扰了!”
  
      “嗯,葳淑这么一说在理,说起来正道多年一来,断劫关还真的没有人能通过……”卫光宇也沉吟起来。
  
      听着无人能过第五关,我暗抽寒气,不过这时候,本来不太说话的袁沐影却摇摇头,说道:“不,当年却有一仙家通过了,但大阵方开启,我父亲便冲入剑台,一剑把他杀了,难道诸位忘记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诧异的看向了袁沐影。
  
      我看场面有些不对劲,心顿声疑惑,毕竟赛刚结束,这袁惊鸿忍不住进去杀人,实在太过恶毒了点。
  
      而这时,应香雪也深吸一口气,说道:“袁师妹,此事不说了,你吃口菜吧。”
  
      应香雪的反常,让我心生出古怪,而叶云秋和卫光宇夫妇也都沉默了下来,似乎兴致有些缺缺。
  
      “有何不可说?那人便是沐剑礼,我父亲也曾经敬称他为如沐剑礼,说是和他斗剑,也如沐浴最高剑礼,为所有人最懂剑术礼法之人,只可惜,却给说这句话的人反杀了,实在是很讽刺,对吧?”袁沐影又再度把负能量传给了大家,这让所有人举着杯子,不知道是喝好呢,还是不喝的好。
  
      陈葳淑颇为尴尬,说道:“此时不该说这些扫兴的话语,这些当年之事,已经落下定论,无需再提了……来,袁师妹,莫要再想这些事了,眼下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吧?”
  
      我看向了袁沐影,大致已经猜出了闯关的是谁了。
  
      而这时候,应香雪也发现了她双目隐含泪花,拱手说道:“我带袁师妹去趟方便,诸位师兄,师姐先饮。”
  
      我和叶云秋等都还礼相送,并看着应香雪带走袁沐影,各自还都松了口气。
  
      “唉,当年之事,倒也离得不是很远,可谁都不会将这当成第六次攻剑擂的,当然,要真算起来也算是吧,毕竟第六场攻剑擂的守擂者,正是袁掌门……而那一次,是有些不合规矩。”陈葳淑叹了口气和我解释。
  
      我也没有说破,毕竟那也是从前晚袁沐影那听来的,总不能告诉大家我和她半夜约会了吧?
  
      陈葳淑继续说道:“不过,即便过了袁掌门那一关,又能如何呢?犯了此等大罪,整个正道又怎么可能会让他还能攻破剑擂洒然而去?”
  
      “难道第七关,还有袁掌门厉害的?”我有意问道。
  
      “嗯,因为第七关守擂,我记得当年是万剑来万掌门,所以即便是沐剑礼,必然也是过不去的,攻剑擂,等同攻不破的一条死路。”卫光宇不客气的说道,看来连他也对万剑来抱有极高的信心,而这样的厉害,怕是来至非常透明的排名。
  
      而在这时候,应香雪却去而复返,一脸的茫然,说道:“袁师妹说身体抱恙,先回去了……”
  
      “哎,也是我们说到了第五次剑擂的事,故而引动她伤心事,不过……应师妹,难道还有什么事让你迷茫的?”陈葳淑知道袁沐影回去并不至于让应香雪这么茫然。
  
      “我刚才一路过来,却偶然听一位师兄说起,这次守擂着,是道极门已经不世出多年的老太掌门,孙道极,孙祖师伯!”应香雪说道。
  
      咚,卫光宇一下子站起来得太快,结实桌子给猛力撞了一下,也不禁摇摇晃晃起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