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九十八章:敬酒
    “孙道极!孙祖师伯!?这……这怎么可能!?”卫光宇震惊得脸色一变,包括叶云秋也睁大了眼睛:“这消息从哪位师兄那来的?”
      “剑河派的习剑堂堂主,柯师兄那听得,我也正在好奇呢……”应香雪解释。
      “习剑堂的柯师兄,为人还是很谨慎的,如果没有确定的事情,他断然不敢乱说,那这事很可能就是上面消息决定了。”叶云秋语气也很凝重,仿佛我这次撞上大事了。
      “孙道极,孙前辈是什么人?”我连忙问道。
      “是唯一一个当年古圣道门存活着的老前辈了,传说他的剑法尽得古圣道门精髓,如今又历经千年学究,早已进臻出神入化,只是他敬于自己的事业,千年来鲜少和人斗剑和争斗,所以大家也不知道传说是真是假,但我们掌门首座,对他是很恭敬的。”叶云秋认真的说道。
      “能得万掌门敬重,确实是了不起的神人。”我当然知道这话意味着什么,万剑来是谁?那是圣道门最厉害的剑仙,甚至还敢跟袁惊鸿要袁沐影续弦,这要是整个圣道门知道,得是多惊世骇俗的事情?加上平时其他渠道得到的传闻加起来,这万剑来肯定是个性情嚣张跋扈的老怪物剑仙,连他都都孙道极恭敬有加,可想而知这道极门的老太上掌门是什么角色了。
      “不止这样,道极门自古都是我们圣道门做学问的门派,知识堪称圣道门之最,有传言,他当年是古圣道门的道师,为古圣道门做学问的,很了不起。”陈葳淑补充说道。
      “呵呵,孙祖师伯,剑法未必在万掌门之下。”卫光宇当即说道。
      叶云秋怔了一下,然后也不再说话了,毕竟他是万剑来的私生子,自然是不好在师兄弟讨论自己父亲和别人孰强孰弱上面插嘴。
      “宇哥。”陈葳淑连忙皱眉拉了拉卫光宇的袖子,提醒他不要说得那么绝对,卫光宇看了一眼叶云秋,说道:“叶师弟知道我说话直。”
      “陈师姐,无妨的,天外有天三十三重,何况人仙亦有强弱。”叶云秋笑道。
      “那确实是个很厉害的剑仙了。”我淡淡一笑,应香雪说出了这事后,又看我表情不像是过于担忧或者害怕,她好奇心难免就上来了,问道:“我看夏大哥好像不是特别的担忧……不知是不是已经有所把握?毕竟连挫几位剑道上知名的师兄师姐,甚至连雷师伯都……输了,那这趟……”
      “不好说,打过才知道,反正又不是论生死,切磋一下无妨吧?”我不置可否,但我面对过天下间最强的剑神李古仙师父,尚且有一战之力,对于其他剑者,我也未必不敢一战,更何况,只要不论生死,切磋是可以令人成长的。
      每个人的剑法都是不一样的,用千变万化形容都不足为过,像是李相濡、李古仙、陈太仙这些剑仙的剑法,都堪称当世罕见难敌的剑法,我接触过之后从中也得到了很多的经验,以如果这次能够和孙道极一战,或许也会让我的剑法有所成长。
      “夏兄弟倒是敢说呀,如果是我,若不是迫于无奈,也不敢与道极门的孙祖师伯一战呢。”陈葳淑苦笑道。
      “当年在道极门进学,我和葳淑也是有缘得见过孙祖师伯一面,就引以为终生幸事,想不到这次居然能看到他老人家斗剑,简直不可思议……”卫光宇很难得为一个人而说了一句长话,让我和应香雪都是诧然。
      似乎看到我们的表情,陈葳淑嫣然一笑,道:“当年,我和宇哥在道极门进学的时候定情,而他那时候,有幸得孙祖师伯指点半日,故而还叨叨絮絮说了一个多月呢。”
      “提孙祖师伯便是,说我们这些事作甚?”卫光宇面带难堪,让我们顿时笑起来。
      叶云秋笑罢,提醒道:“这次我看上面那些师叔师伯也坐不住了,要不然不会请出孙祖师伯的,不过这样也好,夏兄弟败在这样的老前辈手中,未尝不是件好事,至少面子肯定不会丢半分,甚至还能与有荣焉,毕竟能够让这样一位老前辈出来,已经不算是胜负的问题了,更多是一种指点,不是么?”
      “确实,能和这样的老前辈比剑,经验比胜负要重要许多。”我深以为然一笑。
      攻剑擂胜负与否固然重要,但正道连孙道极都出来了,这也算是真正看清楚了我的实力,所以在补偿雷正之死的条件上,他们也绝对不敢再说什么,这是一种交换的方式。
      “嗯,夏兄弟剑法超凡,却还能够如此敬重对手,我没有交错你这过命交情的好友。”卫光宇目光灼热的看着我,这显然是很真诚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这些人,怎会看错人?来,为友情敬,喝一杯!”叶云秋拿起了酒杯,邀请我们共进。
      这次连应香雪也没有拒酒,将杯中仙酿一饮而尽,原来白皙的面颊上渐渐成了红晕,娇艳不可方物。
      而就在我们热切的讨论这件事的时候,没过多久,剑河派的习剑堂柯师兄还真的过来了,介绍了自己之后,说道:“听大家讨论的热切,也应该知道我此来的目的了,所以大家喝归喝,切莫喝得太多了,因为正式的消息,明日就会宣布,并且此番是要乘坐云舟前往道极门的。”
      “原来竟是真的,也好,柯师兄,我们不会喝多的。”叶云秋基本上算是交游广阔了,天南正道九派,他像是没有哪一个不认识的,所以时常充当外交官,倒是省下我们很多麻烦。
      “叶师弟在这,我自然是放心的,不过当然也不能不喝,我在这里,也讨一杯水酒,敬诸位,也敬孙祖师伯能得夏兄弟这样的好对手!”柯师兄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打扮,看起来确实稳重得很,也擅长和人说话。
      我们也都拿起斟满的酒,大家也轮喝了一圈,并且互相寒暄了几句,这柯师兄也就前面几场战斗,对我是表达了敬佩,我也谦虚了几句,但并不深聊。
      正道虽然蛀虫多,可骨头硬的卫道士也不少,至于邪门外道就没有这样的信念凝聚力,所以区别还是有的。
      送应香雪回去后,我也回房打坐了,到了第二天太阳星还没出来的时候,余江海就带着弟子过来窍门了,并且笑呵呵的宣布起昨晚我们热聊的事情。
      意思大致就是本来这次剑擂并没有打算举办那么多场次,但此番我却连挫四位强敌,如今大家都很惊讶,甚至惊动了道极门的老太上掌门,故而后面的比赛,得迁移到道极门那边,毕竟那里的场地更好云云。
      我当然没什么意见,现在我在这天南名不见经传,而孙道极身份却很特殊,坐镇主场也应该,而我作为攻剑擂者,是没有选择权限的。
      不过对于一个挑战者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去道极门也不能说半天功夫就到,光是冲着能在中途可以恢复法力这点,正道也算是良心了。
      而且我去哪不是客场?
      加上道极门离着这里近,又和万剑门不远,也算是顺路为之好了。
      余江海和我商量好,就让我带上了叶云秋、袁沐影等人,与他一起前往神塔船坞,坐超高速云舟奔赴道极门,至于有资格去道极门的弟子、长老们为了观战,早已经在昨晚匆匆奔赴那边了。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