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章:借剑
    “别忘了,我们可以签下血契嘛,我可听说了,你似乎没有好剑傍身不是?急人所难,也是应该。”李相濡还是那副跟老朋友说话的样子。
  
      “签血契的就不借了,难道我和孙道极对决,他们连一把好剑都佩不起?”我一副不信的表情。
  
      “呵呵,夏道友,你真觉得不借,问题就能够解决了?这趟孙道极拿出来的剑,可是罕有的灵宝道极圣剑,此剑乃是当年罕见能够从未量劫前遗留下来的神物,豢养后如今一直置于道极门圣地之内,寻常宝剑根本没办法抵得了它一两下。”李相濡说道。
  
      “杀鸡焉用牛刀!”我皱起了眉。
  
      李相濡大笑起来,随后忽然认真的说道:“那可未必,有我在,孙道极又怎会小看你?这样吧,我们签个长约,圣道之极直到你从临夜国回来,都归你使用如何?当然,条件嘛,肯定是有的。”
  
      “什么条件?”我心中惊喜,这圣道之极可不是什么普通宝物,光是临夜国一趟,这助力不是一点半点。
  
      “呵呵,打过七场攻剑擂,并且籍此带领正道那群仙修前往临夜国封印樊天圣,夏道友该不会是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吧?”李相濡笑道。
  
      “打过这七场剑擂,与我有什么好处?这一局,我已经想着输了。”我问道。
  
      “你觉得输了事情就完结了?正道那群人,正瞅着你输了要给你更好看的呢。”李相濡淡淡说道。
  
      我面无表情,说道:“不就是死了个雷正,难道还打算鱼死网破?”
  
      “如果是你和倾城神皇,鱼死网破或许有,但你可别忘了,敢这么推算的只有我们,却不包括正道,你们天一道也不止是你和倾城若雪两个,其他的弟子能在正道的扑灭下活下来么?”李相濡的说项,毫无疑问戳中我心中的软肋。
  
      “你已经和牧中平合作了?”我顾左右而言其他。
  
      “不错,不止是这样,这次由你来做棋盘中的乱子,我们要让整个天南正道,都陷入掌控之中。”李相濡很平静的说道。
  
      “这就是你们的计划?”我心中一凛。
  
      “聪明者说话,无需拐弯抹角,事成,临夜国归鬼道牧中平所有,我们拿下圣道门,你们天一道居中,大家先三分天南,不好么?”李相濡说道。
  
      “我居于中,受到你们两家威胁,怎么能说好?”我皱眉问道。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还是你觉得天一道现在就足够有实力抗拒天南九派了?没有大乱,哪来的势借?这个道理,我相信你应该懂,而突破正道的围堵,攻破七场剑擂便是你现在唯一的出路。”李相濡似乎摸准了我的脉络。
  
      “剑拿来。”我咬咬牙,李相濡和夏瑞泽,还有黑子等已经算计好了一切,我不过是这天南正道的一枚乱棋,任务是搅动整个正道的风云。
  
      毕竟正道不乱,天一道就会给正道灭亡,我如果把所有正道老怪物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临夜国,那这盘棋就会活起来,开始往我们所期望的方向走。
  
      “不愧是夏皇,当立断,好魄力。”李相濡说着看了一头雾水的应香雪和袁沐影,说道:“夏道友请借一步细谈。”
  
      我和应香雪打了声招呼,就跟着李相濡到了一旁的凉亭,并接过了他给与的契约,这契约大致和之前说的一个意思,我没有犹豫就签下了。
  
      李相濡当即伸出,一枚熔火从他的掌心处升起:“想让夏道友配合,这本钱花得可不少,明明是对大家都有利的事情,凭什么我们却亏成这样?”
  
      我冷哼一声,在他抹去了自己的印记后,一瞬间把熔火抓住,并且强行用器神真解将自己的脉络写入。
  
      可这对我来说寻常的步骤,却让我忽然感觉到了奇怪,因为这把圣道之极。竟和真仙剑胚诞生的神剑有着差不多的构造,我甚至怀疑它是否就是真仙九剑之一!
  
      将这把圣道之极收入体内,我松了口气,说道:“你们想要占领正道,我很清楚,不过我也知道你们同样想吞下天一道。”
  
      “哈哈,正道裂口不开,我们怎么吞下天一道?只是各取所需而已,其实现在正道已经对天一道虎视眈眈,只是由我们一直压制而已,而又我们进行一场内乱,你们也能争取到喘息的时间不是?”李相濡说道。
  
      “呵呵,正道换你们来统治,却未必对天一道是福!”我骂道,当然,这咒骂对于李相濡来说,跟蚊子叮咬差不多。
  
      李相濡洒然一笑,说道:“好,对了,牧中平说,只可是有关于六道神剑消息的玉牌,能把他给我了吧?正巧给了我借剑与你的理由,游说正道前往临夜国,就当是我帮你走一遭吧,你专心攻剑擂就是了。”
  
      我想了想,反正我正愁找个会把六道神剑的消息散播出去,这李相濡要代劳,我复制一份给他好了。
  
      想到这,我把资料交给了李相濡,而李相濡拱,很快就飞去了后山。
  
      三天之后就是第五场攻剑擂,我回头还得去祭炼熟悉这圣道之极,毕竟这把剑还附带有排斥和消化其他气息的功能,我身上有先天魔气和先天鬼气,想要升级只需要让这两种恐怖的气息无限增长,再由圣道之极转化就是。
  
      祭炼一把神剑消耗的时间,当然不比寻常,而且想要灵活运用,更是需要注入大量的心血,而我发现这李相濡对于这把神剑似乎并没有太在意,甚至说有些率性了,估计这个计划从他出了临夜国就已经有了,这些老狐狸,一个比一个阴险。
  
      黑子的阴谋大致上已经展现出来了,他想要整个天南九派,所以下棋才会这么大胆激进,临夜国无疑是一锅端的好会,当然,也要我去驱动。
  
      到了第三天早上,叶云秋等人来我驻地请我前往斗剑台,路上跟我聊天的时候,趁也说起了李相濡用借圣道之极给我的事情。
  
      说是对方用剑换取我在临夜国见闻的消息,现在在正道里已经不胫而走,整个正道当即一片哗然,这临夜国当年继承了古仙国的神兵六道神剑,也给传得匪夷所思起来,简直就是天下一等一的神兵。
  
      包括叶云秋,卫光宇都目露神往,显然这世上,已经没有哪个剑修不对此剑想入非非!
  
      天南九大剑门,不用剑用什么?而且之前临夜国之事,牧中平和我早就计划好了,这资料当然是有板有眼,甚至为此一直藏匿于黑暗里的樊天圣,也不得不直接面对阳光了。
  
      “就是这样,李师弟这消息,已经是震动我们天南九派了,不过这六道神剑,我们还是第一次听说,夏兄弟,真有此剑?当时我们就不该这么快的离去,若是能帮上夏兄弟,没准此剑也未必会落入樊天圣中……”叶云秋向我求证,心中竟还抱着一些幻想。
  
      “樊天圣虽然拿到了六道神剑,但如今给先天鬼气夺舍,失去了神智,若是要夺取此剑,恐怕困难重重。”我心中已经对此事摇头,叶云秋恐还不知道,正道因此已落入黑子等人的全盘计划中呢。
  
      陈葳淑也说道:“此事很快要传遍天南,若是我们天南九派不尽快取得此剑,恐被其他门派趁插,先前还以为圣道之极便是凝聚我们天南九派的契,想不到当年古仙国,居然还遗留如此神器。”
  
      直到我站在擂台上,叶云秋等人都还在热切讨论这把神剑,攻剑擂仿佛还真变成了调味剂了。(http://)《劫天运》仅代表作者浮梦流年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