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零一章:天真
    如我所见,周围的天南九派上至掌门,下至长老、弟子,虽然都站在了斗剑台的周边,但此刻多是交头接耳,心思全都放在了这几天给李相濡传出的消息里了。
      即便我已经站在了剑台上,他们也只是对我瞄了一眼,并未太过在意,毕竟老太上掌门还没到。
      这里毕竟是最大的斗剑台,豪华程度,让人感到震惊,而周围观众,此时也没有置身于半空中,而是有了自己的位置,当然,能够观战的,毕竟不过是几千人,所以看起来并没有太过拥挤。
      而就在我观察人群的时候,天边很快就飘来了好几道的光芒,我凝目看去,发现带头的那位确实是老者,看来就是道极门的实际统治者孙道极了。
      因为他身后,除了道极门的现任掌门,还有李相濡等人,而人群中还让我心生诧异的存在也不是没有,好比倪诗,孤独睦竟也在其中,看来这几位已经走到了台前了。
      除了孙道极落到了擂台上,李相濡和倪诗,孤独睦并没有跟上,而是坐到了属于他们的位置,我故意看了一眼,发现倪诗跟随道极门的掌门去了道极门那边,孤独睦则属于虚剑门那边的。
      当然,他们归属于何门何派,跟我的关系不大,因为现在天一道要面对的,是整个正道,而不仅仅是一个门派。
      孙道极落入了擂台,我这才认真打量起了这个看起来,至少有百余岁的老人。
      这位老人看起来相当的精神,不过即便再鹤发童颜,再红光满面,却也遮掩不住岁月带来的沧桑,他已经满脸是老人斑了,如果搁在人间,那就算是百岁的老人。
      “老夫孙道极。”孙道极的声音很小,微弱中带着的只剩下苍老,一点都体现不出一个超级剑仙该有的精气神,不过,正是这种幽幽的感觉,却透着一股子的亲切感,也怪不得叶云秋和卫光宇对他评价很高了。
      不过即便看起来不像是很强大的剑仙,这次我仍然要全力以赴,所以我拱手说道:“小子夏一天,见过孙前辈。”
      “好……和他们说的一样。”孙道极说着,轻轻的咳了一下:“是不是对老夫现在这样子……很失望呀?”
      “不敢。”我脸上丝毫情绪都没有,这样的对手,盛名之下绝无虚士!
      “呵呵……好。”果然,孙道极说罢,那本来还有些困顿萎靡的双目,从弯弯的一条线,很快扬了起来,而他身上的气息,竟开始缓缓的上升,并且越爬越高,而他整个人的气魄,骤然间也为之一变!
      我见过许多九劫的存在,当然不会为之所动,只是伸出手,把圣道之极平稳的召唤了出来,这把剑我研究了三天三夜,如今已经得心应手了,当然,这并不意味适合我,因为使用这把剑,第二脉络就等同被封印了,这是圣道之极,有着圣火之称,可不是魔气能够驱动它的!
      “闻君侍剑在空山,门扉寂寂昼不关……”我对这场战斗,已经没有任何要请教的心思,现在我只能胜利,所以一出手,就是最应景的一剑!
      “来得好,没有过多的开场白,剑既是言,言既是剑,老夫很欣慰呀。”孙道极闭起了双眼,随后手中轻轻的拔出道极圣剑的同时,那满是皱纹的嘴巴,也缓缓的颂唱起剑歌来:“秋风素琴林下鹤,落木孤帆白云间……”
      剑中的意思,是闻孙道极侍剑在空山,门扉虽然清冷,但却从不关起,意指他弟子门客众多,既是静修,又不是静修。
      而他回我的剑诀,是告诉我,隐居之处的风景,有秋风,有素琴,还有林中仙鹤,自由自在间,惬意无比,而那边还有白云,大河,只要他丢下一块木头,扬起帆就能够孤帆航行!
      这是很难得的一位对手!
      我两眼精芒一闪即逝,那把圣道之极代表圣道至高无上的权威,所以快速游动间,一情一景,描绘得栩栩如生,当然,孙道极也没有落后,他看着身材并不高大,但此刻早就一扫颓靡,精神奕奕的运剑起来,画出的剑境也别开生面,所以只是瞬间,在我们两人的快速写剑中,整个剑境居然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
      之前讨论六道神剑的事情,而让场面还有一些杂音,但这一瞬间,整个场面都安静了下来,眼下只有剑境中的风声鹤唳和草木皆兵!
      轰隆隆!
      然而,整个天地间看似只是一幅华景,但毫无疑问是两个剑者蕴育而出,所以整个场景只是持续了一霎那,立即就开始朦胧角逐起来,这显然是因为我们两位的剑力都太过恐怖所致!
      撕裂感,猛然间让周围观战者惊呼,而我与孙道极这时候,已经到了半空中,大家为了聚拢自己的剑气以摧毁对方,都在运剑穿梭和徘徊!
      “夜夜剑风已成梦,怎羡孤云还故琴!天一道!孤云剑扉!”场景在狂风暴雨中渐渐的被破坏,但我并没有停止整个剑境的重铸,这一面的互相破坏,一面的重新绘制,很快把整个剑台搅动得到处是闪烁的光芒,或像是雷光,又像是火光!
      “仙乡久住白双鬓,回首故园又红尘!道极剑!红尘回首!”孙道极原来还显得平静至极,但现在竟高喝一声,仿佛用尽余生的生命力,从新返回到年轻之时,!而如同他的剑诀,整个仙境在他的刻意修饰,不断的重组,但却在我的破坏下,竟开始逐渐的变得破败,让整个剑台的区域,真的如变染成了红尘般的秽土!
      嗡嗡嗡!林泉、仙鹤,包括大山,在整个剑台中很快就给搅乱成了一团,我把孙道极的精致描绘而出,又很干脆的破坏,正如他夜夜剑风终究不过美梦,还羡慕什么孤云,还羡慕享受什么琴声?不过是虚土一片罢了!
      一个想要回到盛年,一个带着他冲上高空,然后让他从高空落下,这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斗剑。
      整个大地都震动了起来,建设,容易没有破坏简单。
      “好厉害的剑,老夫压制了修为,竟完全压制不住你……孩子,你杀气很盛呀。”孙道极脸色有些苍白。
      “对不住了,前辈,这一战,若是你不认真,或许会输在小子手中。”我脸色一沉,这这次斗剑,从计划开始的一刻,我就不能退步了:“逐影寻剑失天真,端居谁人能弑仙!”
      轰隆!一剑未完,一剑又起,下一刻,我浑身上下都爆发出了无限的剑气,在圣道之极的完美配合下,我全身上下金光爆射起来!
      “好!好一个逐影寻剑失天真,端居谁人能弑仙!好杀气!”孙道极双目顿时睁大,因为我这一剑的口气委实很大,这是在告诉他,追逐莫名虚影一样的剑道,实在太过天真,端居在高位而享受剑之乐,又怎么能有可厮杀剑仙的剑道?
      这是在讽刺孙道极的剑适合收徒,却不适合杀人,所以怪不得孙道极不怒!
      “弹冠轻剑愧不才,故思剑礼总不周!”然而,意外的是,孙道极在我逼迫他走入绝境的时候,却仍然没有真正的大怒,而尚且打算以礼剑来应对我,从他的剑诀剑歌措辞中,就有着一种孜孜不倦育人的剑意!
      噌,孙道极的手指,似乎轻弹了一下道极圣剑,猛然间发出了一声铮鸣,一瞬间仿佛如有实质的击入了我的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