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零二章:宗师
    给声音冲入脑海精神是极度危险的情况,这意味着对方的剑击轻弹具备精神攻击效果!剑歌对决,控制剑境都困难无比,并不是不能够进行精神攻击,而是现在孙道极的攻击方式太过复杂,这弹剑授礼,很可能是来自于剑威。
      剑歌中运用到剑威确实不奇怪,包括我刚才第一剑,也带着熔火的攻击,所以剑境呈现黄昏般的金色,不过这道极圣剑居然是精神攻击之剑,确实是把罕有的宝剑。
      我谨守心神屏蔽精神攻击,剑歌威力必然下降,这对于杀机凛然的剑诀而言,无疑是从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干脆利落,变成犹犹豫豫,软磨硬泡的微弱剑意!
      而就在我沉吟凝滞之时,孙道极果然凭借这一次精神骚扰率先凝练剑境,周围剑台的区域,瞬间变成了教授剑者的剑礼台,这里的弟反手带剑站在了我身前,而孙道极一手捻出剑指,另一手却背剑飘在空中,嘴里不断微动,如传授自己的剑礼之道!
      孙道极看着我,双目已经不带任何颓靡,而是一种儒雅和睿智,他手掌立于胸前,剑指朝向天空,随着剑咒,最终缓缓指向了我,这时候,我如同成为他的弟子,竟生出了一抹惧怕之意,这是一种对于老师天生的惧意,就好比顽童念书,要给老师打板子,上课开小差,害怕被罚站一个道理!
      我咬咬牙,反抗之心丛生,但同样的,还顺道级的剑指,在最后一刻指向了我,最后嘴里轻喝一句:“云泥栖仙隔虚名,剑上重天又如何?道极剑!剑礼九重!”
      这时候,我身边十万弟子,全都看向了我,眼中无不对我露出责怪逆师的表情,随后全都嗖嗖飞上了云天,一层层的排列在了孙道极的身后!
      而他们的对面的我,此时此刻只剩一人!就恍如我在这无数弟子之中,是异类,是叛逆者,是背师者!
      我浑身光芒四射,但这股光芒不过是圣道之极带来的特别效果,在我的杀气渲染下,很快变成了金红色的血光,这样的画面,仿佛如一人对抗整个天地一般!
      但与此同时,对面随着孙道极剑歌的完善,他和弟子都控剑飞天,而无数的飞剑都调转剑尖,指向了我!
      孙道极是在用剑诀来问我:干净云天和泥泞废墟,诸仙之间,不过隔了层虚名,剑上重天又能如何?
      “呵呵……”我深吸一口气,不由发出了冷笑声,这样的境况,我又何曾只是初遇?我狂怒一声,把祖龙铠也召唤了出来,下一刻周围全是雷霆的力量,而手中那把道极圣剑也沾染了祖龙剑的威力:“飞鸢鱼跃似穷趣,云淡风清血沾衣!天一道!血剑沾衣!”
      剑诀念罢,本来黑色阴沉的雷电,一瞬间又转变成了血红色,黄泉杀道的剑从来只有气势,而且是所向睥睨!
      一剑之威,让我如披上红色的雷电,光是站在剑台上,整个剑境已经摇摇欲壑,没有一个弟子不惊讶于这撼动剑境的威力,包括站在剑台外的李相濡,也不觉拧起了眉心!
      在这样高等级的剑台,外面已经被剑阵彻底屏蔽,但即便如此,宽阔的剑台、剑境、剑意,并不辜负观战者的双眼!
      我如沐血衣,于地上直冲云天之上的孙道极,仿佛十万弟子皆不过蝼鱼凡鸢,看着早就无趣,而屏蔽了这些飞鸢跃鱼,天空一片,尽是云淡风清罢了!
      我的目标,只有眼前的孙道极!
      狂放的杀气,用来对付一位德高望重,有着声名显赫的老者,顿时引来了无数弟子的嘲讽,仿佛即便我的剑法多么厉害,都无法入他们之眼!
      轰隆!
      数之不尽的剑下雨一样朝我冲过来,而这时候,我也如同离弦箭,以最短的时间内直达孙道极!
      至于其他朝我冲过来的剑,再多,难道又能全部击中我!?
      在庞大的空域,我几乎等同一个点,而那密集的弟子和剑,铺得再密集,难道能全都扎在我的身上?答案显然是不可能,况且我也不是任由剑光轰击的木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真正对我有威胁的,也就那几把剑而已,又是一个须臾间,我和他的道极圣剑,终于交击在了一起!
      嘭!
      能量的对冲带来的力量,让孙道极错愕中带着惊惧,他此时此刻,怕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一位大剑师,一位巅峰的九劫剑仙,能够想象和预见的,只有眼前和我的剑法交集!
      无限天剑配合黄泉杀道全都轰向了他,剑光把他笼罩,据而是一次次的冲击他的护身罡罩,这密集的双重掷咒,猛然间就打得他措手不及了,防护罡罩明灭不断,他也左右难支,不一会,身上出现了剑口子开始,裂痕越来越多,而祖龙剑之力,也在这时,把他逐渐送上天空,离着地面渐行渐远!
      务实求剑,并不是没有道理,剑心的塑造,对于一个剑者,永远都是最重要的,但若是只顾修心,
      砰砰砰砰!
      剑光连山,如暴雨击打梨花,一次次带来的撞击感,把下面的观战者震得目瞪口呆,好几个身份极高的,或者给完全吸引住注意力的剑仙,都随着我把孙道极带走的轨迹升空,这样的剑法骤然而来,骤然而去,错过了这一战,下一站不知何时才有!
      砰砰砰砰!
      又是一连串的剑击展现,孙道极已经没有反手之力了,但九劫剑仙带来的强大防御能力,以及耐受能力,不是压制了修为就没有的,所以即便他已经发怔承受数十剑,也并没有立刻变成虚体,而是在那双目中带着错愕和惊讶,一时之间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剩下的问题了。
      他是孙道极,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但只是两招剑歌,他就莫名其妙给人一波带走了,现在,他很被动,被动的挨打还是其次,他的心都是被动的,他想不明白他为何莫名其妙的就给打败了。
      乱拳打死老师傅,这就是典型,一个宗师级别的剑仙,想要将剑礼,剑法传授下来,在每一招每一式里,都蕴含无尽的道理,结果却给一个什么道理到没有,喊着‘杀杀杀’的剑客一阵追打就把他打败了,这样的结局,实在太过凄然和无奈了。
      用对牛弹琴,或许恰当一些?
      但我给与这一战的评价,却并非如此,这显然是必然的结果,一个追名,一个逐利,在决斗场里,谁会得利?不过追名者得名,逐利者得到自己想要的罢了。
      “老夫……认输。”孙道极无奈的呢喃出声,我霎然间收剑,整个人已经到了他身后,说道:“孙前辈,承让了。”
      “嗯,小友剑道神奇,远胜老夫,怕老夫即便不压制修为,九劫真仙,最终结果也不免失败……老啦,老啦。”孙道极转过身,对我一拱手。
      我淡淡一笑,也回礼道:“孙前辈一代宗师,剑礼传世,只是没有小子这样的世俗,追求输赢一线而已。”
      “呵呵,小友也未必不是宗师,怕是剑法已入剑道之巅,自成一道而收放自如罢了,这些年英雄辈出,老夫不过老迈老朽,再无争锋问剑之心,遇上了在剑道中有如此成就的小友,输了也在情在理。”孙道极淡淡笑道。
      “不为胜负而喜怒,孙前辈是高人。”我客气道,孙道极看得很明白,剑是杀伐君子,收放自如,是最为难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