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零三章:讲剑
    这时候我们互相飘落地面,周围已经再度寂静无声,孙道极之败,引来的连锁反应显然是巨大的,在场内,我认识的人和不认识的人中,只有倪诗、孤独睦、李相濡没有惊讶半分,而其他人,都如招来了人生里最大的打击。
      孙道极不是正道的最强,但却是最大的信仰,可这信仰在一战里,只发出了两首剑歌,就落败得干脆利落,这点,和他们预期的不一样,按照他们的想象,应该一首剑歌都用不完,孙道极应该就赢了。
      可结果却是从开战到结束,孙道极都是落在下风的,从来就没有占据到便宜,甚至到了第二首剑歌的时候,已经有些左挡右支,没办法占据主动了,这么明显的高下之分,就算再差的剑修都能够看得出来。
      大家都在讨论临夜国下的六道神剑,觉得是上古量劫前,本该属于他们剑修的神器,正兴冲冲的准备回收这无主宝物,但谁都没有想到还在兴奋的时候,剑道信仰首先都没了。
      那还要剑干啥?拿回来摆着看么?
      “是……是太上掌门身体抱恙?”
      “这,这怎么可能?对了,肯定是孙老已经对胜负不再纠结,看到了好苗子,所以不想斗了!一定是这样的!”
      “远来是客嘛,让的,看不出来么?不然为啥就打了两下就没了?”
      大部分洗地的立即跑了出来,只是因为他们却没有看到那群掌峰和掌门目光中,自我怀疑和震惊罢了,我赢得其实没有一点悬念,这只是必然的结果。
      “呵呵,弟子们心思,总是如此,小友莫要介怀,老夫这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道友能不能答应老夫一个要求?”孙道极非常恭谦的问起来。
      “孙前辈有什么话,但说无妨。”虽然剑法上,他比我是不如,但心境上他还是值得尊重的,如果换了其他的对手,若是不剩,立即就会把九劫的实力爆发出来,然后各种不要脸的和我硬拼,孙道极却没有。
      “老夫想请小友去后山剑林做客几日,顺道请教小友剑法,不知小友可满足老夫这要求么?当然,若是小友不愿意,只是去休息几日,后山元气充沛,又有仙荷玉池一眼,其仙水泡茶能增进修为,可宴小友。”孙道极很客气。
      我连忙拱手,说道:“请教不敢,应称为互相学习进步才是,至于有无仙荷玉池,又怎比得上孙前辈邀请?”
      “呵呵,好,道友爽快的远不止剑,那老夫也不客气了,请。”孙道极很高兴,看了一眼主持大阵的道极门掌门,等对方连忙开阵后,就请我独自前往后山了,连招呼都不愿意打了,这是因为下面已经乌烟瘴气的乱作一团,大家都在争执胜负的原因,还有对于正道的未来,深表忧心忡忡。
      我没有半点迟疑就跟着孙道极走了,叶云秋、卫光宇夫妇,还有袁沐影,应香雪也都飞了过来,怕迷茫想要给我庆祝或者怎么的,我遇上了他们,正想说点什么,孙道极却笑了笑:“是小友在我们天南九派的朋友?”
      “嗯,是的。”我跟着笑道。
      “好,都是些好孩子,那就一起来吧,和小友论剑,不能只有老夫得利,一起来听一听也好,他们恐怕也还不知道,小友的剑道已臻化境,登峰造极了吧?”孙道极扫了一眼叶云秋他们四位。
      不止是叶云秋,卫光宇夫妇懵住,连言沐影和应香雪都是一头雾水的状态,他们以为我这次应该是输在第五轮的攻剑擂了,毕竟是他们的信仰在战斗,可现在正不知道该怎么道喜呢。
      “这……我们确实是不知道……只知道夏兄弟善剑,当然,连鬼道法术也是很厉害。”叶云秋苦笑道,却忽然发现自己无意间说错了什么,而卫光宇这次简单直接的补充说:“要不是过命交情,我们岂敢去结交他。”
      “是的,孙祖师伯,我们不会结交任何一个坏人的!”陈葳淑也吓得脸色惨白了,叶云秋灿然苦笑,而应香雪整个都愣在了那儿说不出话来。
      “哈哈,我孙道极还没昏庸到好歹不分,无论夏小友是何来历,但我相信他不会令我失望的。”孙道极摆摆手,随后继续请我们前往后山剑林。
      大家都很高兴和兴奋,毕竟能够听孙道极论剑,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要进步,正缺这样的机会。
      叶云秋虽然是万剑来的私生子,不过看起来剑法只是和卫光宇伯仲之间见伊吕,并不是特别的出类拔萃,而像是万剑来的性子,也应该不会怕认下一个私生子,并且把毕生所学传授给他。
      可偏偏这事情就没有发生,所以相信叶云秋肯定和万剑来关系不是很好,至少没到传授他剑法的地步,只是给了他一个外聘长老,吃空饷苟且活着而已。
      好在叶云秋性格不错,儒雅风度,深受所有人的喜爱,但这跟他的努力是对得上的,所以这次好机会,对他而言无亚于命运的一次的转折。
      大家一路上都是陪在我和孙道极身后,听着我们讨论刚才那场斗剑,不敢插话,只有卫光宇不顾脸皮,跟着在后面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自己不懂的。
      好在他是剑术高手,他不懂的,大家都不懂,所以没有人愿意打断他的问话,而孙道极不吝指点,事无巨细的解释起来,而我也在需要补充的地方加点意见,让大家都有种恍然大悟的表情。
      当然,除了钦佩,他们对我态度竟也变得古怪了,看来沾上了孙道极,我反而和他们疏远了,甚至连袁沐影看我的目光,也难免变化很多,至少从偶尔的看不惯,变成了疑惑匆匆。
      看来她的师父没有告诉他我的经历,不过想来也是,夏瑞泽只叫她来找我救命,却没有告诉她,我跟夏瑞泽虽然是亲兄弟,却水火不容。
      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答,很快我们就到了后山一处林泉优美的地方,那个地方到处是针叶林,而景色也相当的优美,瀑布和山峦摆得跟现世的微观景似的,不但耐看,还非常的有意境。
      我们落到了剑阁那儿,很快鱼贯出来一些弟子,因人数而加上了茶桌,让大家都能够有位置坐,甚至在主讲的位置还加了一桌,是孙道极打算跟我同时作为主讲。
      因为是一群弟子摆置茶台,所以我们刚刚落地,就已经摆好了,而这些弟子有的年轻,有的却已经近中年,倒是让我感觉心情很古怪。
      不过叶云秋很快解释了这里面的缘故,这些弟子,其实是来蹭读的,我们论剑,他们也有机会在一旁学习,所以别看这些人长相良莠不齐,有男有女,年老年幼都有,但无一不是刚才匆匆从各处赶过来的,有的还是刚才观战过的弟子。
      落座后,孙道极很快从跟我斗剑那会说起,一路点评我的剑法,还有他自己剑法之间的差别,又从剑意和剑境中潜心而入,甚至说到动情处,自己还站到围坐的中央来笔划几下,可见对于剑道的热情,孙道极几近魔怔。
      我也没有要藏拙的心思,但同样也不至于讲解到天剑无限这个程度,因为说了也不懂,连孙道极都不知道怎么解释我繁衍万千剑法,猛然间就分出胜负来,只请我解释这其中道理。
      可惜的是,理论是有的,但能做到者不及万一,这契合到的经验实在太多,结果我只能说了一半,看他们中包括孙道极在内也懵在了当场,只能又反过来说一些浅显的,让他们能够立竿见影的剑法。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