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零四章:奈何

  讲剑是个共同进步的过程,我讲说的同时,本身也在消化自己获得的经验,而孙道极的剑法在某些地方也相当的精妙,给了我不少的启发,当然,在剑法接近的时候,意见相左是无处不在的,打赢孙道极所用的黄泉剑道,本身的凛然杀气,自然也不为孙道极能全盘接受的。
  
  同样,过份的剑礼,也会缺乏侵略性,变得如同仁者行剑,这样一来就谈不上晋级更巅峰的境界了,所以各自所持之下,甚至把听论剑的人,渐渐分成了两派,注重剑礼一派,自然是抱着自己的坚持,而走到我这边的,则是以更高境界掌握为前置。
  
  到了最后,我把他们彻底分成了两组,而毫无疑问,叶云秋他们全都站在了我这边,可见追求进境,也是他们毕生所求,至于孙道极那边,人数反而就显得少了些,甚至还有一些友情票在里面。
  
  我分组的原因当然不是想表达什么,而是挑选出了几个最优秀的,和孙道极挑选出的弟子互相辩论,从中再挑拣出来讲解,这样一来大家获得的理论知识,当然也就越多了。
  
  这个不问世事,只论剑法的过程,一共持续了三天三夜,三天里,那仙荷玉泉泡的茶我是和了一盏又一盏,修为也跟着噌噌的上去了,这种泉水听说是豢养了传说中的仙荷,这才有了灵性,泡出的茶凡人喝了都能登仙。
  
  而第三天的时候,道极门的掌门来了,并且和孙道极说了几句话后,这场论剑才得以结束,众听课的仙家当然都一副所获匪浅的表情离去,只留下了我和孙道极,以及道极门的掌门。
  
  至于叶云秋已经带着应香雪他们去客殿了,毕竟我们需要讨论一些正事。
  
  “万师弟也来了?”孙道极淡淡的说道。
  
  我心中一滞,毫无疑问,能给孙道极称为万师弟的,就是正道第一剑仙:万剑来!
  
  “是,不止是万掌门,还有剑河派首座,古剑宗、虚剑门的那两位也都来了,在前殿那,正和几个师兄弟们喝茶,细聊之前祖师伯您和夏道友的斗剑比赛呢,所以我趁着他们说话,就进来知会祖师伯您一句,您,看看您要不要见一见他。<>”道极门掌门说道。
  
  “有什么好见的?不见了,他们来这里,想干嘛?”孙道极不是很高兴的说道。
  
  “祖师伯,还不是传得沸沸扬扬的六道神剑的事情?现在大家都把这把剑归于我们天南九派了,万掌门他们是九派里剑仙的精英,说是拿到这把剑回来,责无旁贷,而除魔卫道于临夜国,是整个天南九派都无上光荣的事情,因为樊天圣,毕竟也算是古圣道门的弟子入魔,不能不管……”道极门掌门继续说道。
  
  “哎,不过都是想将此神物据为己有罢了,非要说得如此冠冕堂皇,难道拿到了这把六道神剑,我们天南九派就更正道了些么?没有此剑,又道不成道了么?至于樊天圣,唉,此事你们不知,我们就不说也罢……”孙道极摇摇头。
  
  “这……祖师伯,剑终归是要拿的,毕竟我们也是古传承一脉相承的不是?量劫之后,也都借了古国遗留之力呀……”道极门掌门可不是孙道极这样不问世俗的性情,对于那把六道神剑,心中也是念念叨叨的,只是他修为不成,又不敢让祖师伯孙道极去争,故而也只能是试探而已。
  
  “道极门已有道极圣剑,便无缘此剑了,若得,必引来争端,你明白么?”孙道极却很清楚的说道。
  
  “是,祖师伯慧眼如炬,弟子也没有争夺的意思,只是樊天圣拿着六道神剑,终会是祸害,若是临夜国扩大过来,我们恐受波及。”道极门掌门连忙解释,心中对孙道极还是相当忌惮的。
  
  “让他们去吧,我们道极门,向来只做学问,有我一天,你也灭了参与他们的这心思吧,也别忘了当年天南古圣道门刚分拆的时候,也并非是现在的天南九派。”孙道极说完,道极门的掌门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不知道过往的我,听罢心下难免嘀咕,看来千年来,正道中门派更迭也是残酷,要不然这道极门也不至于只做学问,不争强弱。
  
  “六道神剑的事情,弟子知道怎么做了,但这攻剑擂……向来是圣道门主持,由我们道极门处点名……”道极门的掌门又问了起来。
  
  “袁师弟那,怎么说的?”孙道极问起了袁惊鸿。
  
  “袁师叔说,六道神剑之事,固然更重要一些,这次的斗剑,就先缓一缓吧。”道极门掌门说道。
  
  我不禁心中皱眉,这也在情理之中,袁惊鸿也不是傻子,圣道之极虽然曾经是古圣道门号令门派的神剑,但那是古圣道门,到了新圣道门就不管用了,而知道了六道神剑位列四大宝物,如果给万剑来拿走了,他这圣道门还敢号令天下?那绝对是万剑来的天下了!
  
  这些日子,我也不是嘴巴不停,在弟子们自辩剑道的时候,也和孙道极有一搭没一搭的打探天南九派的老怪物,孙道极是很好说话的人,虽然不至于点到对方的剑道弱点,但擅长倒是很干脆的说了,连性情都点了个实在,这让我省了不少调查的麻烦。
  
  袁惊鸿性格沉冷,言辞不多,剑法却反常的以速度见长,凛冽无比,孙道极就前些年他杀沐剑礼一战,把他排到了万剑来之下。
  
  至于他自己,不知是谦虚还是如何,推说自己因年纪大了,外间也传闻也居多,所以正道中虚名能排第一,实力却不过第五而已。
  
  而作为排名没有争议的万剑来,孙道极其实也不是很喜欢,听这意思,是万剑来不受管多年了,行事也比较独,不商量就上的事情多得跟牛毛似的,这也是实力太强,要换了别人,早就给干掉了,当然,身在天南九派里,再独而能存,也是有他的道理,一些底线的东西,他也不会去触及,好比道极门这一块,他这么多年来,也是常常输送弟子,教育款项也不见少一分,可见这不是万剑来鲁莽,而是他真的很聪明,知道什么该争,什么该拱卫。<>
  
  孙道极点点头,说道:“预料之中,我若败了,我们天南九派想拿出一个争胜的剑仙来,不容易了,万师弟无利不早起,袁师弟更是不会拿下架子跟你干这事,古剑宗、虚剑门的那两位,不见兔子不撒鹰,都是老奸巨猾的人物了,临夜国争六道剑一行来此,怕是要挟持夏小友而去啰,名为带路,也是有测试的意思。”
  
  道极门掌门面上一惊,连忙道:“祖师伯未出门,便知以后事,这些都说中了,万师叔怕真有此意,还问我夏道友此时在何处呢。”
  
  “哎,一群老家伙,还没皮没脸的,我们天南九大派,气度也就这样而已?”孙道极苦叹一声,随后看向了我:“夏小友,老夫独木难支,如之奈何?”
  
  我笑了笑,说道:“逆流行舟,不进则退,和孙前辈这几日过得很畅快,并无遗憾。”
  
  孙道极握住了我的手,拍了拍,目光中隐有无奈之光,而这时候,远方很快嗖嗖飞过来三道强烈的气息,甚是迫人。
  
  孙道极目光如炬,眉心轻凝,对着那三道飞快的气息冷道:“呵呵,老夫这一败,已经没有了威慑力了么?万师弟,怎么不请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