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零七章:盒子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叶长老,你卡在九劫的关窍上已经很久,老夫走了,你就会剑门闭关把,可要看好门派。”万剑来有些严肃的说道,叶云秋表情凝重,拱手说道:“是,掌门。”
  
      这短短的一句话,别人听起来倒是没什么,不过我听在耳中,又别有一番滋味,叶云秋虽然是第一长老,不过万剑来如果和他没什么关系,那他犯不着把门派重担交给叶云秋,看来传闻确实又再度印证了,那牧中平说的事,是否就是真的了?
  
      当时刚刚前往临夜国的时候,牧中平就说他万剑来和一个邪门女人所生,而老怪物极重名声,不敢认下女子就害死了她,再把叶云秋带回了万剑门培养,他当供奉不过是掩护,以后没准要继承万剑门的。
  
      想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牧中平给我的那个盒子,眼下还在我的行李之中,不过现在既然万剑来主动要去拿六道神剑,那这盒子,我就没必要拿出来了,毕竟谁知道是不是牧中平这老鬼的恶作剧,万一激怒了万剑来,这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所以我打算偷偷的把这东西找个没人的地方打开,或者把叶云秋带上,没准不错,毕竟能够有把握引万剑来到临夜国,里面的东西可能和老怪物有关,没准事关名声,毕竟没有比这个能让对方不顾一切的。
  
      “精英尽出,不是什么好事呀……不过既然万师弟你有把握,那去便去吧,但你已经无剑,怎能压制当年古圣道门的第一剑仙樊天圣?”孙道极问道。
  
      “要么师兄借道极圣剑给万某如何?拿到六道神剑后,再还你。”万剑来又问起来。
  
      孙道极一脸的嫌弃,说道:“此剑再与你们拿去,这天南九派还要是不要?”
  
      万剑来轻哼,扫了一眼左右,最后看着我说道:“也是怨你小子,若是不斗剑,岂会浪费这时间?罢了,我去别处借剑!两位师弟妹再次稍后我一日。”
  
      虚剑门和古剑宗的两位连忙拱手答应,而万剑来也不停留半刻,嗖一下就飞离了这里。
  
      万剑来知道我手中的道极圣剑也是借来的,当然不会再来问我要,因此跑去借剑也正常得很,不过也不知道他要去跟谁借剑,能够撑住他的剑气不炸膛。
  
      难道是李破晓那把不灭?或者夏瑞泽的悲风?
  
      近些年来,真仙剑胚的出现,同样是圣道之极这把剑没办法号令九大派的缘故,因为怎么看,也没有谁敢确切的说圣道之极就比其他真仙剑胚厉害了,甚至在我看来,它们还都是一个娘胎里诞生的,而真仙九剑中,官面上分别是浩劫,悲风,贪天,不朽,不灭,焚天,妖云,鬼凄这八把,如今除了不灭、悲风外,其余在我天一道的手中,而最后一把原来属于人神界的宝剑却始终没有踪影。
  
      那把剑,原来是人神界的神皇拿着的‘神道’,但六神天一战,神皇阵亡而雪倾城站出来以人神界至尊兼任神皇,那把剑其实也就此不见了,真仙剑胚都是核心凝形,名字都随意取得很,好比李古仙就把浩劫取名‘兔子’,因此其他剑也多是官面上承认后大家传唱而来。
  
      所以谁知道那把‘神道’是否在当年,通道打开一瞬的时候,真的趁机偷上古神界去了?毕竟古神界量劫也是那时候开始,而古圣道门是在量劫后建立,如果当时有哪位能者拿到了逃上去的‘神道’而命名‘圣道之极’,再建设出古圣道门,这猜想难道就不合理?
  
      想到这里,我也不再去纠结真仙剑胚的第九把下落了。
  
      万剑来飞离后,孙道极松了口气,走过来对我说道:“想不到夏道友竟能够力退万师弟,剑法出神入化,老夫大有不及,真没想到出了李相濡这孩子剑法卓群,还有你更胜于他。”
  
      “呵呵,我们量劫遗民,剑法多是经历多年的浸淫古法,故而此地多不适应罢了。”我客气的说道,心里却腹诽孙道极是有眼不识泰山了,这李相濡也是活了一两千年的老怪物了,剑法超凡还要胜我,只是藏拙不告诉你们而已,居然说他是孩子……
  
      不过这李相濡上来古神界后,道体就转换了,等同新生一般,被误认为年轻也不奇怪,况且这老东西为了骗小姑娘,居然头发都变黑了,简直是让我每每和之前古仙界的时候对比,简直是恶寒得不行,心中总是想着办法,怎么才能根除这天下一等一的祸害。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天然的错觉,我直觉这家伙要比黑子要阴险得多,毕竟能够统制一个大界面这么多年,据而当成过四大世界的领袖,这本就不是易事。
  
      “嗯,或许吧,但古法确实是大有学习的地方,若不是小友马上要去临夜国老夫不好再霸占时间,定然和小友多研究一番剑道,哎,可惜呀。”孙道极苦笑。
  
      “以后有的是机会,孙前辈不要太着急。”我笑道。
  
      孙道极也不再挽留,给了我一枚通行牌子,说是让我以后在这道极门中,可随意来去,就算直接来找他都无妨,我当然是很高兴,但马上要给万剑来掳走了,我也得先办自己的事情吧?
  
      道别了孙道极,我和应香雪、叶云秋他们返回了道极门的前殿,而跟其他人道别交代去临夜国后的事情,我单独约了叶云秋,去了一处人静山深的悬崖。
  
      “夏兄弟,你这是邀我来此何意?按理说,你应该去和应师妹多说说话才是正理,怎么约起我来,约我也得去酒馆一醉方休才对吧?这深山老林的,怪瘆人。”叶云秋狐疑的看着我。
  
      我暗骂这小子说话也是够可以曲解的,但现在是说正事的时候,能严肃当然要严肃点,所以我深吸一口气,说道:“老叶,你当我是兄弟,我同样如此,所以约你来,也不是一般的事情,我就问问你,你和万剑来万掌门是不是父子关系?”
  
      叶云秋怔了一下,本来想要摇头否认,但看着我目光灼灼,他咬咬牙,说道:“夏兄弟先说是何事好了。”
  
      “此事很重要,若是你不愿意告诉我,后面我要说的关于万剑来的事就此作罢,因为不关你的事,你知道的太多,对你反而危险,所以你先回万剑门好了,我等万剑来借剑回来,就去临夜国了。”我看他的表情,十有八九肯定是万剑来儿子。
  
      但既然他不承认,后面盒子的事情,就没办法说了,所以我把手又从袖袋中拿了出来,转过身就准备离开。
  
      结果不出所料,叶云秋好奇心也很重,立即拉住了我说道:“哎,我说,不过这件事,你替我保守秘密,即便是认为我是,也当不是我说出来的,可否?”
  
      “你……行,你亲口说,我就告诉你我为何约你出来。”我也对盒子好奇,里面不知道藏了什么。
  
      “不错,当年我父亲从外边带我回来,在人前说我只是他收的一个弟子!并未跟人说我是他的儿子,我也被他告知,绝对不能够承认。”叶云秋咬牙说道。
  
      “嗯,原因我不问,我要告诉你的是,我这有一个盒子,来自于牧中平,他说你父亲见过这盒子,一定会去临夜国找他,我没有开过这盒子,而既然他是你父亲,我也不必要瞒着你诓你父亲去临夜国了,这盒子交给你,由你处理吧。”我拿出了盒子,递到了他手中。
  
      叶云秋想都没想,就打算揭开封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