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零八章:琢磨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慢着。”我连忙制止他,叶云秋疑惑了下,然后说道:“他去临夜国,我知道牧中平是想要引他上当,那边必然有难以想象的危险,但若是我不揭开此盒,又怎么能知道这里面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当时我们和牧中平前往临夜国,他说过,你母亲是被你父亲害死的,你可信么?”我又问道,那盒子就是潘多拉魔盒,如果关乎这件事,那我说的话肯定会对他有一定作用。
  
      但没想到叶云秋凝视我,然后认真说道:“我知道,他们都那么说,不过我母亲身份来历特殊这点倒是不奇怪,而我们天南九派,当年又有过一场清理,兼之母亲当年病重找到我父亲,将我领养去就仙逝了,母亲是临夜国余孽,被父亲清理杀死的消息才不胫而走,加上父亲性子乖戾,在天南九派中有不少人看不起他,甚至因此才中伤他,他又懒得去否认才至此消息流传,但我可以肯定,我母亲不是他杀的。”
  
      我松了口气,说道:“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过盒子我们无需亲手打开,毕竟我不全信于牧中平。”
  
      “也好。”叶云秋说着,虚空把盒子送了出去,揭开了上面的一层层封印。
  
      之前牧中平送我那枚鬼石,差点就酿成大祸,这家伙制作盒子的本事我是心有余悸,这回我也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不过盒子咔嚓一声打开后,却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爆炸亦或者什么,这里面,只有一块很简单的玉诀,而且能量的波动并不是很大。
  
      玉诀是诀别之物,至于用来干什么的,基本没什么悬念可言,但由牧中平来送,就有些诡异了。
  
      叶云秋伸手把玉诀拿过来,看了一眼后,淡淡一笑:“他送我父亲一枚玉诀干什么?”
  
      我看着玉诀,说道:“里面可有什么信息?”
  
      “没有。”叶云秋说道,然后把玉诀收入了袖子里,然后看向了我说道:“兄弟,这次仙国之旅,我和卫师兄、陈师姐、应师妹他们都没办法和你同行了,我父亲虽然行事只顾自己,但却重颜面,只要给他面子,他也会报之同等。”
  
      “嗯,我知道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难道还要拿玉诀来自己读取么?
  
      “好,兄弟,保重,若是有什么事,尽管以通讯仪传讯,千里万里,我们都会来帮忙。”叶云秋拱手。
  
      “多谢了。”我笑着回礼,然后和他返回道极门正殿。
  
      叶云秋离开后,我就回到了驻地,而那里,一个女子已经矗立在门口等我了,我淡淡一笑,说道:“你怎么在这?”
  
      “怕主人突然走了,追悔莫及。”应香雪开玩笑道。
  
      我看着她摇头,说道:“人来人往,可别毁了自己的名声。”
  
      “哼,我反正在这里认识的人不多,我也不是叶师兄,到处交游,去了哪儿都是名满天下。”应香雪笑道。
  
      “你也会的,我发现你资质真的很不错,如果长此修习,剑法一道,必定会是整个灵越派翘楚,嗯……甚至在天南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我笑道。
  
      “主人又忽悠我,却不知道潜龙在渊,叶师兄其实剑法才是卓著,至少在八劫这个层次,他剑法鲜有对手,就是万掌门太过严厉罢了。”应香雪说道。
  
      “是呀,看得出来。”我笑了笑,应香雪这次来是跟我道别的,只是单纯的舍不得我而已,我倒是不介意多陪她聊聊,所以找了个凉亭坐下,给她开起了小灶,为她单独传授剑道。
  
      当年商宛秋和我都学过言师兄的剑道,他的快剑最是适合女子,灵动飘逸,一把黑剑就能走遍中州,所以我挑选了言师兄的剑法,单独传授给了应香雪,毕竟是言传身教的事情,所以我一路讲解,一路传剑,最后竟引得无数的男女弟子驻足,毕竟这灵动的剑法实在太过吸引人,特别是适合女剑仙。
  
      我也并不介意被人围观,一会讲说,一会舞剑,众人居然都不愿意散去,直到了晚上,连袁沐影和卫光宇他们都跑来看热闹了,最后不得不草草结束这次补课。
  
      送走了应香雪后,我返回了驻地,恢复起了自己的元力,毕竟这次和万剑来对剑,消耗非常的大,趁着没去仙国,在这九劫神塔里恢复一番是很有必要的。
  
      中途当然少不了雷正那边赔偿事情的进展,大家其实已经算是间接忽视了这个事情,连我前往去问询,他们也说等消息,现在大家注意力都放在了六道神剑上,大人物目前都不管这事,官职小点的,也主动的把事情推后了,毕竟雷正死了,此事灵越派也很纠结。
  
      不过得到的消息是,目前灵越派会在讨论后,亲自前往天一道洽谈此事,也就算是正道默认了此处理办法,也算是这次事情较为完美的解决方式了。
  
      在我回去后,大家应该也知道我接下来要应对的事情,所以也并没有来打扰我,直到万剑来借剑回来,在擎天舟上把我叫上了船。
  
      三个人坐上一艘擎天舟是十分奢侈的事情,巨大犹如球场的船还十分豪华,上面设施齐全,等同现世的私人飞机了,听说速度比九劫真仙还要快,果然也不出所料,本来还能看到叶云秋和卫光宇,连同孙道极都过来道别,但擎天舟一启动,嗖一下只觉得眼前一花,后面只看到一座神塔仙岛矗立在后方了,这速度让我回想起了五大世界那会。
  
      风驰电擎的擎天舟根本没法子看到风景,因为它本身就是飘在最高处的,往左往右看,都不过是苍白的过往云烟,连所去位置我都没办法判断,仅能从方向中大致算出一些方位。
  
      万剑来把我叫上船后,就压根没打算理会我,而虚剑门的那位男子作为船长也同样没空,只有古剑宗的女子主动在我打坐的时候,敲响了我的房门,并约我闲聊。
  
      这些老怪物当然不会无事不登三宝殿,作为古剑宗的剑仙,对于剑道是相当醉心的,她来找我就是要和我讨论我跟万剑来斗剑那场。
  
      “剑歌相斗,必决出生死,剑法相斗,却是君子之交,多为切磋高低,夏小友和万师兄斗剑,确实是令人叹为观止,连我都不得不甘拜下风,故而想要探讨剑道。”能够冲击上九劫,这古剑宗的老怪物也不是什么新手了。
  
      “切磋琢磨,互相进益。”我笑道,虚剑门那位姓曲,叫曲池峰,这位古剑宗的老祖姓关,名妙乐。
  
      “正是这样!”关妙乐拍手淡笑,然后说道:“万师兄的剑法,侵略如火,每每发招,定能先声夺人,而我观小友的剑,能疾如风,徐时如林,却更加的契合我们古剑宗的剑法,故而我才想过来与道友探讨一下剑法。”
  
      我倒也不介意,反正和这类老怪物相处习惯了,当然不会存在生疏什么的,所以在甲板上沏了一壶茶,一边论剑,一边又用手比划起来,这关妙乐能够远比同门强得多,性格方面当然也不是冥顽不灵,除了讨论剑法,我也不时旁敲侧击她和万剑来的关系。
  
      结果得到的消息也颇出意料之外,她跟随万剑来来,其实也不是没有目的,和曲池峰一样,大家都是经过利益交换的,所以才帮忙万剑来拿剑,他们虽然想过要六道神剑,但自知不如万剑来,拿了剑,整个门派都遭殃。
  
      而听说,袁惊鸿也会带着两个九劫真仙老怪,前往临夜国。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