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一十章:逐梦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什么叫我变得苍老的?我摸了摸我的脸,却发现除了岁月几荀的痕迹,并无皱纹满布,心中陡然一惊的同时,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因为有人长得和我几乎近似,而且应该是年老的样子!
  
      “驱策万剑出紫关,战去丹丘不生还!!”万剑来的高歌声,猛然间响起,我看向了他,只剑他手中虚持一把剑的样子,而剑歌已然嘹亮!
  
      静谧的暗夜之中,沙石须臾间飘起,狂风如同平地席卷,竟如沸腾的剑意!关妙乐猛然间抓住我,随后快速的往另一个方向飞去,而曲池峰也没有丝毫犹豫,大手一招,一把黑色透明的大剑出现在他手中,据而轰的一声砸在了我原来所在的地方,下一刻,一个深邃的沟壑出现在了我眼前!
  
      而整个空荡荡的土地,只有灰蒙蒙的烟尘,以及阴戾的鬼气!
  
      “山河沧洲应独望,仙国风物又谁亲……”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那沧桑的感觉,那如遗世老朽的沙哑声,就这么钻入了我的耳中!
  
      “樊天圣!”我的心脏咚咚的跳了起来,六道神剑,一剑灭我三位家鬼的恐怖阴影,仍然徘徊心间!
  
      “都!让!开!”万剑来在高唱剑歌的时候,背后仍有不同他声音的怒喝声传来,我心中不由震惊,只能跟着关妙乐往后急退,让万剑来顶在前面!
  
      看来万剑来背后还有御身一样的存在,这样一来,之前斗剑的时候,他恐怕都未曾用尽全力!
  
      嗡!
  
      万剑来身后指挥万剑的那位,如同是一尊红色的血佛,在万剑来剑歌咋喝时,已经帮他在身后布上一把把明晃晃,却是虚影居多的剑气!
  
      而这些剑气中,有一半还是看不到的!它们不止是藏于剑群之中,连万剑来的前后左右,也全都毫不犹豫用剑撕裂成了无数的剑痕!
  
      悲风送君何处去,不觉孤身化血云!
  
      “悲风!”我霎时间了然了,这些剑威,是悲风无疑,这把剑无形无状,最是阴毒可怕,如果修为不够,天眼无法看到剑的明灭,瞬间就会给剑威斩成血雾,是真仙剑胚中顶尖的存在,可以说是专杀低阶的大杀器。
  
      只是前方黑暗中存在的不是别人,而是樊天圣,有了先天鬼气的加持,现在修为到了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但至少九劫是跑不掉的,所以又怎么可能会给对方轻易撕碎!不过,我仍然给这可怕的攻击给震撼住了!万剑来确实是高手中的高手!怪不得,牧中平会如此笃定他能干掉樊天圣了!
  
      我也没想到万剑来去借来的竟是‘悲风’,但夏瑞泽怎么会把这把堪称无限剑气的剑借给他?毕竟除了借,我想不到能用什么办法去夺剑,真仙剑胚不同一般的剑,它就是一枚类似种子的小东西,存在于道体之中,可随时召唤而出,强弱影响于使用者,也在于祭炼的强弱,而如果想要获得它,就必须杀死原来的主人,将剑胚拿到手,亦或者其主人主动将其取出。
  
      而万剑来说是借剑,大抵是真的了,因为夏瑞泽听袁沐影的说法是给困住了,那很可能放出他就是交换的条件,因为李相濡和夏瑞泽同属黑子一伙,这次的计策应该也会是一石多鸟!
  
      “夜凉魂归浣溪里,飞度临天若州山!万剑道!万剑飞度!”万剑来大手往前一送,万剑顿时齐发,剑影灼灼,如焚天灭日,有着撕裂空间的神威!
  
      这样的恐怖范围和剑气覆盖,寻常剑仙都不敢突然闯入,而关妙乐也确实带着我越退越后,看来他接到的是保护我的任务。
  
      而曲池峰则也跟着念起了剑咒,准备要为万剑来助战的。
  
      在万剑来剑光飞射,压制性的遍地落下的时候,黑暗中,也很快传来了剑歌的后半句:“血斑衣下居陋巷,遗仙何须又越云!仙鬼道!沧洲仙河!”
  
      哧哧!破风的万剑,忽然间速度变得慢了下来,而接下来,血色的云雾猛然朝着我们这方飘来,如同殷红色的沙尘暴,甚至把无数的剑气都直接给吹飞了!
  
      不过还是有无数的剑气闯入了云雾,但接下来,黑色的一股能量再度席卷,只听到‘唪’的一声剑响,就什么都没有了!
  
      而卷来的血雾虽然猛烈,不过万剑来背后的红色剑佛,却也是大手一挥,如同扫地一样,把红云也给扫飞了!看来这红色的剑佛,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宝物!
  
      “六道神剑!”万剑来咬牙凝眉,我和他相处月余,却未曾看到过这强者会出现如此凝重的表情!
  
      “呵呵……孩子,剑法不错。”樊天圣的声音依然笃定,恍若那时候初见我时,而紧接着,他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了散掉的阴云之中!
  
      而他出现的一刻,我整个人都惊住了,不是因为他衣服换了一身临夜国的服饰,是因为他身后飘着的是六把六道神剑!这六把剑排列整齐,剑把向天,剑刃向地,一会而上,一会而下的漂浮,又不断绕圈旋转合为一把,变化万千,令人惊叹!
  
      我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看错,它们合则为一,分则是六把无虞!
  
      但细细一看,这六把六道神剑,其实中间血槽连到把柄之处的一道光颜色都不同,分别是金、银、青、黑、褐、绿六种,这奇怪的颜色搭配,让我生出了一丝的迷茫。
  
      可很快被我吞入喉咙中戾血金莲就传出了声音,说道:“六道神剑为法剑,内衍六道,六剑即为六桥梁,分金、银、玉、石、木、竹!代表六道轮回的结局。”
  
      我倒吸一口冷气,想不到六道神剑竟能分出六桥,不过这些我都不关心,眼前看起来有六把神剑,应该是能够进行针对性的攻击了,或者六合一会有更恐怖的威力?
  
      眼下的万剑来,对六道神剑确实相当贪婪,眼睛半眯起来,忽然舔了舔嘴唇笑道:“阁下玩不好剑,不若送我,亦或者和我的指剑佛交换一下,或许会更适合阁下些。”
  
      “指剑佛?呵呵,是你背后那尊剑佛么?”樊天圣也笑了起来,随后手轻轻一捻,背后一把褐色的剑顿时发出一阵阵的啸声,樊天圣再度一笑,伸出手剑即自来:“孩子,你上一世无甚功德,这一世的一切算是全靠抢来,故算下来,可说是伤天害理、恶贯满盈,业力着实不小,这把剑适合送你入六道轮回。”
  
      看着眼前这一幕,我突然想起了当年的无量尺,这等神物,往往一出便是要命的东西!
  
      “神神叨叨的胡扯八道,修得真仙,一切不皆是抢来?谁抢到便是谁的!”万剑来冷哼,悲风剑一横,掌心快速一抹剑刃,血顿时把透明的剑染成了血色:“三旬犹在荒旧业,翌日才悟逐云仙,尺书不过云鸿断,仗剑能去须臾间!万剑道!剑去须臾!”
  
      “呵呵,便说你一切皆是抢来,自己道来也省去我来叫破。”樊天圣的没有半点给先天鬼气侵蚀的迹象,甚至声音,表情都没有异常,难道是真的压制了先天鬼气?
  
      指剑佛再度双手合十,接下来,千万剑又重现身边,它是万剑来的神器,就恍如是当年的净世青萍剑和九州照神镜,属于超级法器的类型。
  
      樊天圣却好像对六道神剑非常的自信,根本没理会这尊指剑佛,而是持褐剑唱起了剑歌:“西去暗逐仙皇梦,却夜寒声镜中秋,四季哀哀孤华鬓,为谁遗牒向此洲!仙鬼道!逐梦为谁!”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