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一十四章:生活
“樊天圣!?”我连头都没有回,立刻朝着前方逃去,而后面而那位安姓道人,疑惑了一下,最后的声音是‘六道神剑’这四个字,接下来毫无疑问就是群起拦截,毕竟樊天圣拿到六道神剑的事情,早就在所有门派中流传了,所以无需怀疑周边门派的消息慢了。
  爆炸声接连不断的响起,后面的情况我不清楚,但那三个别派来的九劫真仙肯定要遭殃。
  因为只有联络地点而没有袁惊鸿的所在,所以我只能闷头赶路,而现在越来越往临夜国的内部前进,是我最感到郁闷的,偏偏我还拿着鬼石这东西!
  鬼石很干净,已经给我抹除了樊天圣所有的印记,应该不至于是寻找到我的依据,所以先天鬼气才应该是问题所在,毕竟那一小股分出来的先天鬼气的‘母体’在樊天圣的身体内,要寻找到‘子体’的先天鬼气并不困难,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找到袁惊鸿后,我要做的就是先借大家的能力来拦截樊天圣,然后趁机逃出仙国,让他们想要六道神剑的自己去好了,这坑我肯定不会跳。
  飞行了一段时间后,关妙乐已经联系上了我,告诉了我如今的情况,她受了点伤,而曲池峰却是重伤,因为他现在也和万剑来一样,给抽去了一魂一魄,但关键是万剑来那一魂一魄虽然造成了他残疾,却不影响战斗,曲池峰就倒霉了,随机抽取去的魂魄,让他现在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基本上算是废了。
  我倒吸一口冷气,六道神剑果然是太狠了,受到一次打击如果避不开,不伤即残,基本等同宣判死刑,我现在倒是好奇万剑来给抽取的一魂一魄是什么?居然还能够战斗,难道他现在被抽去的是关于生理方面的?比如没办法再跟女人‘那什么’了之类的。
  我毕竟是男人,有这样的邪恶想法也正常。
  关妙乐和万剑来正在换另一条路,往袁惊鸿那边逃去了,和我的目的地一样,只是因为我是樊天圣的追踪对象,已经没办法回头和他们汇合了。
  而且只凭借关妙乐一个目前还算正常的仙家,根本没办法对抗樊天圣。<>
  又过了一会,关妙乐又来信息,她说遇上了刚才我见过的,隔壁门派的三位师兄师姐,一个瞎了,一个腿都没了,和他们大体的情况差不多,这六道神剑真是逆天了,居然连损四个九劫真仙。
  我现在才感觉到给樊天圣追踪是多么可怕的灾难,我可不想跟万剑来那样丢个一魂一魄的,到时候我怎么见媳妇姐姐呀?
  不过我也记住了‘安守臣’这个名字,这家伙居然没有给夺取任何魂魄,可见敢叫袁惊鸿为师弟,又是三人队队长的,绝对不是庸才。
  一路继续飞往目的地,孙赞霖的消息也没有断,说已经准备好了和我接头的位置,结果给我嗤之以鼻,质问他是不是和樊天圣勾结,准备来个瓮中捉鳖呢。
  孙赞霖第二条信息不敢再提位置,只说了牧中平永远站在我这一边的废话后,就不再来信息了。
  我这次除了自己逃命,没别的办法,而袁惊鸿因为正在朝着我这边飞来,基本上可以确定我要和他撞上了。
  但我也很郁闷,因为樊天圣追杀我不放,我就陷入了两难,‘鬼石’肯定是暴露了,里面有什么他们即便还不知道,但也懂得这东西可以吸引樊天圣,就算逃出了仙国,樊天圣不来找我,这些正道的也会来找我。
  所以我没办法继续走老路子,必须马上炼化先天鬼气。
  想到这,我改变了主意,不去袁惊鸿那了,而是改道去孙赞霖提供的接头地点,听说那里可以屏蔽樊天圣的追捕。
  为了能够逃得更快些,我把擅长飞行的戾血金莲取了出来,并且拿出了鬼石,反复的研究起来,这一次,我是想处理这道先天鬼气,要不然肯定会给樊天圣时时刻刻的找到。
  但怎么处理这先天鬼气,如今我却没有半点可考的资料,如果是媳妇姐姐在,她肯定是有办法处理,但之前我没有返回过天一道中央神塔,连她有没有回来都不知道,就谈不上这上策了。<>
  而且只不过是炼化的话,肯定没办法躲开拥有母体的追踪,所以我最后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最后一种办法上!
  我从贴身的衣服里面取出了红本本,这是我自得到以来就视若珍宝的东西,我双手合十把它放在手中,希望能够出现第三道体的修炼方法,因为有了先天魔气,会这么想也不奇怪吧?
  “劫天运呀劫天运,你可得救救我,要不然给抽魂夺魄了,往后可就没性生活了。”我自言自语呢喃,一旁的紫卿云扑哧一笑,说道:“一天小友,想不到你这么迷信,那什么是性生活?”
  “这个……你就别问了,反正你也没体会过。”我这词汇,除了韩珊珊和赵茜他们,其他人听不懂,结果紫卿云两眼发光,说道:“我也想体会下……到底什么是性生活?”
  “噗……夜皇,您还是算了吧。”我不好意思的看了她一眼,暗道这些仙家,好奇心都太重了,以后说话还是要小心点。
  “一天小友,独乐乐还不如众乐乐,你若是知道,便于我分享下嘛。”紫卿云觉得自己不够诚挚,我看她一副单纯的样子,只能用手指勾了勾她示意把耳朵靠过来:“真要知道?”
  紫卿云点头,而等她靠近后,我很隐晦的说了四个字,瞬间她脸就红了,一巴掌拍到我的背后:“无耻。”
  我耸耸肩,说道:“你自己要问的,又不是我要说,现在还要不要和我分享?”
  紫卿云这回不愿意理我了,我也乐得清静,拿起了劫天运打开,想要从中学习第三脉络构筑的办法。
  结果让我失望的是,打开了这本书,里面居然一片空白,根本没有什么构筑第三脉络的办法,看来一切都是我想得太美好了,能够有第二脉络,其实就很不错了,居然贪婪得想要有第三脉络,就有点贪心了。<>
  合上了劫天运,我思索着怎么办,而紫卿云似乎看我为难,说道:“既然连樊天圣都能控制先天鬼气,要不你控制或者干脆炼为己用好了,总比放在鬼石里安全,从来是力量多一分,办法就多一分,如果出了问题,我们可以用鬼石来封印就好。”
  我这么一听,笑道:“好办法,不愧是夜皇,这么简单的道理我都没想起来。”
  紫卿云哼了一声,还在为刚才我的话生气,我心中笑了笑,也不纠结的立刻展开对压制先天鬼气的压制,方法当然和当年的先天魔气一个道理。
  “一路去刚才我给你说的地方,顺便帮我护法,我要沟通下这缕先天鬼气。”我说道。
  紫卿云没吱声,我倒是毫不犹豫就呕出了鬼石,并且打坐好后双手握着,潜入了先天鬼气之中!
  这先天鬼气并不凶戾,只冰冷瘆人得可怕,不过以我现在八劫的实力,根本不在乎这已经给戾血金莲感染并且吸收到很微弱的鬼气。
  紧急的时候,炼化一道先天鬼气不是困难,何况还是如此微弱,所以没有费太大劲,先天鬼气就成为了我手中的‘绕指柔’,随心所动,和我能够轻松的沟通。
  把它含入了口中后,就把空了的鬼石拿在了手中,掂量了下想着怎么去解决它,结果忽然想到一件事,故而又把《劫天运》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