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一十五章:凭证
    拿出这本书的原因,是当年我炼化第二脉络的时候,已经将先天魔气炼化并且使用了多年,刚才我没有炼化先天鬼气就拿出它查看,肯定显不出什么来,但如果现在炼化了先天鬼气,或命运已然改变,所以书中出现不同也未可知!
      果然,我打开了《劫天运》的时候,整本的页面上,还是一片的空白!
      “一天小友,你该不会是想那个……那个事情想多了,拿出一本无字书翻来覆去作甚?”紫卿云笑吟吟的看着我,说不出有种报复的快感似的。
      我苦笑道:“夜皇莫要笑我,此书别家真看不出什么来,这是无字天书,只有我能看到字。”
      “呵呵,真的么?”紫卿云当然不相信,我心中叹息,当然自己也不相信,不过我并不是轻易放弃的人,立刻想着各种方法去折腾这本《劫天运》,可在注入了元气,甚至是烙印脉络什么的都无果后,顿时让我很是失望起来。
      最后实在没办法之下,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我决定作死用我炼化的先天去感染这本《劫天运》。
      结果不试没问题,这一试,这本劫天运居然发出了一阵红金色的光芒,随后显现出了一段段熟悉的文字,并且,很快在我把手按在上面的时候,第三脉络显现出来了!
      我两眼瞪大,而随着我的眼睛撑开,脉络的条纹越来越清晰,竟一下子刺透了我的灵魂,真的存在第三脉络!
      随着我的呼吸凝重,紫卿云也看到了这本书不寻常的发光,说道:“真是天书?”
      “嗯,是天书。”我兴奋的说道,看来这东西连接天运,我得到先天运数,它自然因此而显现出一页来,那即是说,我的第三脉络也该可以修炼了!
      紫卿云脸上还有不少的疑惑,显而易见她看到了书本发光,但却是看不到这里面的内容,会表现出不理解也正常。
      到了八劫,炼化一道还需要靠我的元气来培养的先天元气,简直是太容易了,我依样画葫芦,没过多久就把第三脉络的一小部分脉络铸成了,不过为了不让樊天圣怀疑,我按照分出一缕先天魔气的办法,将一道活着的先天鬼气分魂注入了鬼石之中,这样一来,鬼石有了先天鬼气后,它去哪儿樊天圣就会追到哪儿,至少不会再找我就是。
      至于樊天圣得到鬼石后压制住先天鬼气什么的结果,我现在只不过八劫,哪可能想到那么多?能逃去性命都不错了!
      现在把鬼石送出去,就成了我当务之急,当然,我也绝对不会马上把鬼石交给樊天圣,太直接了反而对自己不利,所以我把鬼石的新主人,选定为目前的万剑来或者袁惊鸿、安守臣这三位顶级剑仙。
      做完炼化的工作,大半天的时间过去了,樊天圣没办法直接追上这超级移动工具戾血金莲,要不然我还真没办法抵抗突然射来的六道神剑,不过这不代表樊天圣没办法,所以我立刻拿出了通讯仪,查看刚才我专心致志的时候,漏接的三条信息。
      第一条,是关妙乐问我为什么临时改了路线的,第二条,孙赞霖问我到了哪儿,而第三条,是万剑来的,是让我立刻回来,说是大家已经暂时达成了屠魔的联盟,要一举干掉樊天圣,但现在我到处乱跑,让大家一路这么追着又追不上,这联盟完全发挥不出效果来。
      我暗道就算是集合三位顶级九劫真仙,可未必能拿下眼下有六道神剑的樊天圣,别到时候又损兵折将就好玩了。
      但让我回去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都能想出来,不愧是万剑来这强盗剑仙能干的事情,我根本打算理会他,而是发了我带着鬼石,此刻正在前往孙赞霖预定目的地的消息给他,算是让他们自己追过来,因为我肯定要把主动权抓在自己的手中。
      很快,孙赞霖就已经能够用传音术联系我了,约定的地方是一个废墟,那里是临近布置的三个大阵之一,能够封印住气息,躲开追踪。
      戾血金莲已经被我收了起来,我也在想着这牧中平到底还有什么打算,可才飞了一会功夫,一道气息又飞了过来,这次的速度很快,而根据我的猜测,很可能就是樊天圣了!
      然而,让我忽然感到一阵错愕的是,在我赶忙逃命的时候,背后的拿到气息,却散发出了比樊天圣那无声无息的黑光不同的光彩!
      “是夏小友么?莫惊慌,我是袁惊鸿,绝非樊天圣!你和关妙乐关师妹联络并定下目的地后,我折道来了此地!一路上没有遇上樊天圣!”那道光芒速度不亚于樊天圣,才让我刚才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一听说是袁惊鸿,我顿时停下来了。
      “袁前辈?!”我一副诚挚的表情放缓了速度,并且瞅向了袁惊鸿!
      袁惊鸿一身的青衣,背后背着一块八卦铜牌,大概有圆头砧板那么大,看起来应该是如同万剑来的‘指剑佛’一样的宝物,而头上带了道士冠,背后背了两把道剑,看着相当的专业!
      “是我,夏小友飞行的速度很快。”袁惊鸿说话语气平缓,却很果决,按照我的想法,他应该是个杀伐果断,而且刚愎自用的人,但现在看起来,又有点不大像。
      不过看他眉间那两行竖线,就知道他就算不是块木头疙瘩,也是个善谋深虑的性子,看来我对袁沐影的述说有些理解上的先见。
      他说我速度快,当然意指的不是我道体的飞行速度,只是他没看到戾血金莲,故而不敢明言,想要旁敲侧击。
      “哦,以前学过一些逃命的本领,危急关头用上,袁前辈,先不说这个,我们赶紧先到目的地,免得樊天圣追来。”我提醒。
      袁惊鸿也不说话,上下打量我一眼,说道:“是鬼石让樊天圣追着你不放?不知此物有写什么特别的?”
      “鬼石当年具备压制先天鬼气的功能,而内又藏一缕先天鬼气的残魂,我不敢做主灭去,故而带着,以至于引来樊天圣追索,袁前辈来了就好了,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东西。”我说着,呕了几下,把满是粘稠唾液的鬼石取了出来,说道:“袁前辈,要不鬼石交给你吧,有了这东西,就算你们不找樊天圣,他也会来找你们的,我不过是八劫,小命都没办法自保,你们这些大拿们想要拿剑,尽管拿这东西守株待兔便是了。”
      袁惊鸿早就在关妙乐那得知了樊天圣追逐我的原因,一看这鬼石虽然觉得是我吐出来的恶心,但两眼也不禁发亮起来,但还是矜持说道:“嗯,也好,毕竟夏小友带着此物,着实危险,一旦让樊天圣这等邪魔拿到,便会给我们天南带来浩劫,就暂且由袁某代为掌管吧。”
      我一听表现得很高兴的样子,一伸手就把鬼石送了出去,现在这鬼石能压制先天鬼气是不错,但如今先天鬼气我都炼化了,还拿着它作死么?
      袁惊鸿不知我的计谋,以为我是真心诚意,接过了鬼石,感应到了先天鬼气的分魂,顿时笑道:“好,这毕竟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了,夏小友能够为我天南做出此等贡献,袁某也很佩服,等到出了仙国,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来圣道门找我便是。”
      “真的?有没有什么能找到前辈的凭证……以后让前辈帮忙的时候,也好拿出来,毕竟前辈贵人多忘事,怕过个几年忘了。”我恬不知耻的要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