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一十九章:问句
    “妖异!柏掌峰!你快逃!”那女掌门看着我居然一下子变了个样子,娇美的面颊霎然间苍白了起来,她似乎已经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和不妥!
      “怎么?”那柏掌峰还在犹豫进退,但我可没有半点让他逃离的想法,只觉得施展了‘一脉创元’后,整个人就仿佛力量瞬间爆发了,那种不可一世的力量,仿佛能够毁灭一切!
      瞬间,我出现在了柏掌峰的身前,瞬间,圣道之极挥出,再接下来的瞬间,那柏掌峰已经中剑被劈成了两段!
      一个九劫真仙,在一脉创元加身后的我面前,连简单的一剑都没有扛住!而他刚刚抽出的那把备用长剑挡格的手,仍然还在运动之中!
      唪!
      柏掌峰的虚体一下子就从道体中冲了出来,他已经没办法继续留下了,他还不想死!
      “纳灵法!”我猛然间把他当场吸了回来,而经过一脉创元的加持,连纳灵法也强悍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轻易就把逃出去的柏掌峰纳了回来,而圣道之极作为熔火圣剑,烧灼虚体的能力就不用多说了,只是一剑,就把那柏掌峰的虚体烧灼得呱呱乱喊,痛苦无比!
      整个场面,变得诡异的恐怖,一个八劫的真仙,此时此刻,正在虐杀一个九劫的存在,不得不说,这种景象是多么的诡异!而我浑身暴起的脉络,也让我看起来如狰狞的恶魔,残酷中带着无尽的萧杀!
      不止是那青年人一边给三兄弟逼得逃离,就连控阵的女掌门,现在也檀口微启,说不出话来,等我的圣道之极把柏掌峰的虚体烧成了灰烬的时候,她才双目沉了下来,但却仅仅说了一个字:“逃!”
      “什么……”那青年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但看到柏掌峰死了,他还是知道害怕的,立马朝着女掌门那飞近,准备汇合后逃离这里!
      “也是你们逼我的,不让我走,那就都给我留下吧。”我伸手再拍魂瓮,奴奴这时候也跟着出来了,她小手一扬,那青年立即双目冷了下来:“阴雷!?”
      “配合三兄弟收尾。”我简短说了一句,随后持剑面对那女掌门!
      那女掌门面色黑沉似水,随后手一甩,阵图立即冲天而起,她整个人也瞬间朝着八座光门的其中一座飞去,我怎么可能让她逃走,缩地术须臾就拦住了她,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圣道之极斩向她妖艳的面容!
      “好狠。”那女掌门速度却快若疾风,猛然一退的时候,背后宽大的披风后面,霎时间出现了一方古琴,这古琴的背面如同盾牌一般,嘭的一下,和圣道之极撞击在一起!
      女掌门整个人给我的恐怖创元之力撞飞,但很快古琴轰一下磕在了地上,让她身形一瞬间停住,而接下来,她的手指很快扶住了琴弦,高速的铮铮弹起!
      “破仙之音!”女掌门轻喝一声,音波攻击立即覆盖得周围都是,连远处三兄弟和奴奴都忍不住呲牙咧嘴,可见这座大古筝的厉害!
      古筝的背后刚才吃了圣道之极一击,但却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这点让我十分的意外,不过更意外的不是这,而是她的‘破仙之音’对我完全没有效果!
      我的主脉络没有受到破仙之音带来的任何影响,但第二脉络,明显正在承担它带来的破坏而痛苦蠕动!所以我这一下没有再犹豫,须臾迎着破仙之音冲到她面前,以雷霆一剑要将她劈成两半!
      似乎发现破仙之音对我竟没有效果,那女掌门吓得脸色铁青,连忙本能的以琴的背面来抵挡我这一剑!
      “找死!”我冷喝一声,这一剑开山劈石,刚才那柏掌峰都是一剑干掉,她一个女掌门能比那柏掌峰强出半截就很了不起了,但用古琴来挡我这崩天一剑,就太过自信了!
      那女掌门似乎也知道这一剑下来,她肯定是死路一条,目露转瞬的绝望!
      轰隆!
      一剑之威,自然是恐怖得离谱!
      可烟尘滚动之间,我却感到了自己劈在了铁板上,因为这一下,只是把女掌门劈得持琴跪倒在地,并且地面凹陷一寸而已!却并没有把琴和人一剑两段,顿时让我一下子就懵了!
      我瞬间回想驱动一脉创元之力的时候,轰击的瞬间根本提不起劲来,这是第二和第三道脉已经抽不上任何的力量的原因!
      女掌门发现自己没有给砍死,看到我也迷茫了,她立即用古琴一挥,把我逼退,随后转身飞快得隐入了其中一座光门后面!
      居然逃了!
      我看了一眼双手的脉络此刻正快速的跳动着,而创元之力已经完全消失,脉络的力量这时候也正在急速的褪去,脸色忍不住想要抽动两下,但我却发现,我居然面瘫了!
      这个结果,让我一下子愣住了,但另一边,那青年因为给三兄弟夹击,又遇上了奴奴阻截,给打得败退连连,甚至在闯入光门出错后,给天门之力一下子炸得浑身焦黑跑了出来!
      “主人!快!快一起截住他!”老大眼看那青年已经是死路一条,逃无可逃,但自己却没办法和兄弟们有足够的一己之力干掉对方,所以连忙向我求助。
      可现在我浑身僵在那,根本上来说已经算是有些难动弹了,三道脉络,两道凝结,这种可怕的感觉,就是想一想都知道严重性!面瘫还是最轻松的一种!
      “虚体就不留了,从左二门出!”女掌门的声音,却很快传了进来,而那青年听到,立即放弃了道体,以虚体朝着左边第二堵光门那冲了出去!看来关键时刻,这女掌门的命令对他而言毫无疑问是圣旨。
      看着对方逃去,我却仍然动弹不得,只能尝试用第一脉络沟通祖龙援手,知道我现在的危险,祖龙的力量很快冲击起了第二脉络和第三脉络,并且花去了一炷香的时间,才让我能够自由行动,但这回,我算是知道了这创元法的副作用到底有多厉害了,用完第二和第三脉络的力量,我就会陷入‘石化’的状态,脉络僵硬,等同于一尊石像给人可乘之机。
      半个月后,好容易把道体的第二脉络和第三脉络全都打通圆润的我,坐在戾血金莲上端详着这八方天门阵的阵图,这是九重天门的女掌门留下的超级宝物,可谓困人方面是一绝,现在给我炼化后又祭炼了一番,已经有了困人的实力,对我以后和敌人大战,会有很大帮助。
      于此同时,戾血金莲也已经恢复了不少的元力,大抵上回到了遇上那九重天门女掌门之前的状态,这一战对我来说,现在没有任何损失,还多得了个宝物,不过,那女掌门逃回了九重天门,我现在倒是害怕他们查到我的身份,亲自跑来找天一道的麻烦。
      所以在到达金仙道的时候,我又联系了在那边驻守空城的一些弟子,结果得到的答复是并未听说过什么九重天门。
      我松了口气,又往天一道的中央神塔飞还,而半路上,我收到了雪倾城通讯仪发来的消息,大致是问我在哪,这让我很是惊喜,发了一道信息问她,是不是从神庭镇压先天元气得胜而归,并且有没有想我。
      “想你?”结果雪倾城回答了我两个字,还是个疑问句,这让我脸色一跳,难道是归元法用多了,她忘记了什么?
      结果在我思考要发什么过去问她的时候,她又发了一道消息:“为什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