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二十一章:我呢
    “不对,我前几天,还用通讯仪和掌门说话来的……”我犹自抱着一丝希望,结果孙陌尘眼珠子都瞪大了,聪明如她怎么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很快一脸‘我完了’的表情,说道:“夏大哥……你没有胡说什么吧?”
      “我……”我脸憋得跟猪肝似的,我敢众目睽睽下重复那些话么?完了,那可不是雪倾城!
      胡清雅也第二个反应了过来,一副安慰的说道:“我说大老板,陌尘新来的不懂规矩,肯定没记得帮你藏着掖着点,这通讯仪自老板娘上来,新掌门下去的时候已经转手交给她了,眼下是老板娘拿着呢,大老板这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麻烦可就大了,我们这通讯仪毕竟低了个水准,老板娘那个功能多点,早掐断我们联系你的线路了,这不,你进入了防御区,才恢复了我们的通讯,大家这才一股脑发信息给你咧。”
      我一拍脑门,冷汗津津落下,其他人除了紫衣和其他几个不知道胡清雅隐晦称呼的不知道外,大抵上都清楚我干了什么事,这回得跪‘先天搓衣板’了。
      “我……我做错了什么了?夏大哥,你该不会是表错情给老板娘了吧?”孙陌尘差点给吓哭了。
      孙陌尘眼泪还在眼中打转,我心中却早已经泪流满面了,苦叹道:“哎,她现在哪?”
      “大妇在掌门殿呢,我们想让她一起来迎你的,可茜姐姐没让,让我们几个自个来了。”云清笑呵呵的说道,她一身素色,身材还是很苗条,带着一股子的文气。
      “这……好吧,我立即去见她好了。”我心下已经是颓然之极,我刚接到第一次媳妇姐姐的信息,就该好好想想了,雪倾城平时说话就不是这个语气,这下可好了,直接撞铁板上了,不过真没想到的是雪倾城会这么大公无私,把掌门通讯仪一并交给了媳妇姐姐,怕是很相信她来治理天一道了。
      不过这里有华夏月,还有迁移过来的金仙道擅长管理的人才,以她的能力,应该能轻松入手。
      不对,我现在向这些干什么?我马上要完蛋了!
      我一路哭丧着脸,云清则在一旁安慰我:“公子,不要担心,大妇不会怎么你的,扛着第一波就没事了。”
      “云清,在这你是数一数二的聪明,你说我现在回头,去躲一阵怎样?”我小声说道,云清连忙摇头:“公子通讯也过去这么多天了,貌似大妇都没有气消呢……”
      “唉,清雅,你说说,我该咋办好?平时就你主意多。”我连忙和身边的胡清雅说道。
      “大老板,要不我们私奔好了?”胡清雅乐道,我摆摆手:“枉我对你那么好,净出馊主意。”
      胡清雅笑着耸耸肩,然后很小声的贴着我的耳朵说道:“床头打架床尾和,今晚大老板卖力点喔。”
      “滚!”我笑骂道,但高兴完,我就蹲了下来,抱着脑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似乎为了让我分神,白如琪说道:“大哥,现在可能至尊大人没那么闲理会你的,我们出来的时候,她还在会客呢……”
      “哦?会客?什么客人,很重要么?”我连忙问道。
      “是呀,很重要吧……”白如琪看我给转移了思绪,松了口气,我让她快说,她当下说道:“是灵越派派了使者来商谈赔付的事情。”
      “哦?灵越派呀,连他们那好色老祖都被我干掉了,这次让我去说,不吓得他们浑身哆嗦得抖虱子似的就怪了。”我笑道,总算是找到能大振夫纲的事情了。
      然而我还没高兴哪怕一瞬,白如琪就说道:“那太好了,使者头目是个女子,叫应香雪,她还说要和你谈呢,然后就给姗姗姐拉到一边,再然后我们连见都没见过她了,现在还在议事殿那边呢。”
      我冷汗又忍不住冒了下来,紫衣在我身边坐着,伸出了细嫩的手,轻轻摸着我的额头:“一天,你是不是生病了?我帮你暖暖身子吧……”
      后面我已经是浑浑噩噩的状态了,而到了神塔上,也没有人来迎接我,倒是给孙陌尘和胡清雅送到了掌门殿前面,让我自个进去。
      我每一步都如同重逾千斤,而刚刚踏进掌门殿的第一个台阶,赵茜和韩珊珊就飘了出来,韩珊珊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姐永远支持你,相信你,姐先去忙建设上的事情了,对了,那应香雪应姑娘,在我这呢,咳咳,看来你去哪都能找到肉吃呀……”
      “你……”我咬咬牙,而赵茜同情的看着我,说道:“天哥,没事的,我们已经帮你安慰过了,天姐姐也不是特别生气,毕竟这么大家业,对不对……”
      我微微叹气,只能再一次踏上台阶,很快,映入眼帘的那一缕红裙,出现在了我的眼中,心中,甚至于脑海中。
      叹息之后的吸气,忽然让我的心又再度提了起来,那种凝滞感,那种欢畅感交织着,让我忍不住想要叫出她的名字。
      而踏入殿内,媳妇姐姐那缕红裙,还有四周的大殿,却慢慢的暗了下来,而等我回过头,嘭的一声,大门却瞬间给韩珊珊和赵茜关了起来!
      我脸色骤然间苍白了起来,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关门放狗吧?
      “媳妇……”我禁不住语气有些哆嗦了,背对着我的媳妇姐姐却似乎在等待黑暗的完全降临一般,而等到整个大殿几乎都黑下来的时候,阴气一下子让整个大殿骤然冷了下来。
      “我没有主动去当别人面首的夫君。”媳妇姐姐的声音不缓不急,但却带着一股凛然的阴冷,我咕噜的下意识咽了一口唾沫,说道:“媳妇,我只是和雪倾城开玩笑的……我没有当别人面首,她也没有面首。”
      “还说没有,她和我什么都说了。”媳妇姐姐缓缓的回过了头,红裙如给风吹起,飘到了她身后,而那有着金色瞳圈的双眸,正认真的看着我。
      她的容色依然无瑕,双颊如堆雪洁白,美得不可方物。
      “既然什么都说了……那……那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我苦笑道,媳妇姐姐莲步微抬的朝着我走过来,双目瞪着我,说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上去,肯定没好事发生,我也知道……可我真没想到,最后你们居然真的走到了一起!”
      “媳妇……对不起,我没能守住自己……”我叹了口气,对于雪倾城的情感,我也觉得十分的复杂和难以割舍,所以在她愣住的那一会,我说道:“我和她一路上来,遭遇了很多事情,大家分道扬镳,而她却救了我好多次,如果不是她,或许你也见不到我了……我对她怀着感恩的心情,而与她共同创立天一道,共同迎接敌人,一路走过这近十年的风云,我能够如何?我不是铁石……”
      “可她是谁,你知道么?”媳妇姐姐忽然的说道。
      “我不知道,但她……也是我的女人,我的好伙伴。”我平静的说道。
      媳妇姐姐愕然的看着我,本来坚定的目光,在这一瞬间有了迷茫,静静地看着我好一会,她叹了口气,说道:“你离不开她了么……那我呢?”
      一瞬,我如遭雷亟,有些不知道这样的问题,该如何的回答,知道了持雪倾城通讯仪是媳妇姐姐后,一路上,我百般为自己辩驳,但结果都是苍白无力的,我不能对不起媳妇姐姐,但同样的,也放不开雪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