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二十三章:保费
    “接引灯……那即是说,在交接的时候,命运会出现岔道口?”我连忙问道,媳妇姐姐推开了我,说道:“难道你觉得呢?”
      “算了,命运虚无缥缈,做足人事,静待天命罢了。”我苦笑道,却隐隐有着对雪倾城下去的隐忧,她离开的时候,恐怕也一样担忧我的未来吧?
      “你在担心她么?”媳妇姐姐问我,我叹了口气:“我不想讨论这个,如果我无情无义?你又怎么看我?”
      “还是一样看你。”媳妇姐姐笑了笑,随后说道:“无论你变得如何,我还是一样待你如初。”
      “九儿……”我心中不禁对自己生出一丝的烦闷,但那一瞬间的怅然,让我直接掐灭了,我说道:“我现在脑中一团的混乱,我只想静静……”
      “女子军团之中,还有个叫静静的女孩么?”媳妇姐姐鄙视了我一眼,我拍了拍额头,说道:“好了,你也别跟我贫了,我会觉得太对不起你了,九儿,那么久不见,让我补偿你吧。”
      “补偿什么?如何补偿?”媳妇姐姐诧异。
      “我交公粮还不成么?”我笑道,随后一把将她搂入了怀中,媳妇姐姐挣脱道:“哼,给我跪那边的刺果去,珊珊那小妞特意为我找来的!”
      “哈哈,交了公粮就去跪!”我根本就没理会她的挣扎,死皮赖脸的没放手。
      三天后,我得到了金仙道那边的弟子来的消息,目下弟子已经全部撤回了,原因是自称九重天门的门派,将三座神塔和搬运一空的集市都占领了,而且陆陆续续正在增兵金仙道,似乎确定了我的身份,速度不可谓不快。
      不过丢失了八方天门阵这等超级宝物,要是不抓狂就怪了,而且我手中还有戾血金莲这样的四大恐怖宝物。
      站在掌门殿上,我听着弟子们的汇报,脸色阴沉了下来,这九重天门还杀了几个留在金仙道不愿意离开的弟子。
      “继续看看他们有什么打算。”媳妇姐姐坐在掌门位上回答,至于弟子死了的事情,并未对她有丝毫的影响,但据我对她的了解,那也不过是暴风雨的前奏罢了,雷霆之怒不是没落下,而是静待时机。
      传讯弟子离开后,整个大殿只剩下我和媳妇姐姐,还有赵茜。
      “本来还想把金仙道这烫手山芋割地赔给灵越派后,让正道来帮我们挡住这一劫,但这一回恐怕是失算了。”我淡淡的说道。
      “也就天哥想出这损招,灵越派毕竟也不是全都坏人,雷正一死,他们坏的那部分也不敢再伸手,好的部分,也会洁身自好的。”赵茜苦笑。
      “我也不是全忽悠他们,你看看,金仙道那片地方富庶得很,现成就有三座神塔呢。”我嘿嘿一笑。
      赵茜眼睛笑成了月牙,而媳妇姐姐看向了我,说道:“那现在呢,你还有什么损招?一旦他们九重天门举兵而来,我们天一道以目前只有三座八劫神塔的趋势,根本没办法抵御。”
      “我知道,但现在我还没办法,先等等吧,一时半会他们也不至于来到这。”我说道,这几日落下了不少的事情,几乎是两眼一抹黑,没有足够的信息,就没办法定制好的策略。
      “嗯,让弟子密切注意金仙道周围的情况。”媳妇姐姐说道,我和赵茜点头,就退出了神塔。
      很快赵茜就去通知其他的天一道各部宗主开会研究接下来天一道的防备工作了,而我则去应香雪那边,准备尽快谈一谈赔偿后剩下问题,毕竟内忧外患,天一道现在几乎算是陷入了外交的绝境了,得缓和一下和正道的关系。
      西北很远那边的魔门,是九重天门,而东北部,临近天一道的则是圣道门,天一道卡在中间,等同一颗小点,对这两座巨无霸暂时没有办法,而西南那边,则是临夜国,眼下临夜国在樊天圣的手中,现在过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至于圣道门再北上一些,则是安守臣所在的玄仙门,这样的态势,天一道被挤在了火源上,可谓是困难重重,进退维谷了。
      “夏大哥,我们现在还没接受金仙道,却听说你招惹了九重天门的掌门,眼下人家都逼过来了,如今让我带着金仙道的契约回去,我如何跟掌门交代?”应香雪有些怅然,而她身边的两个长老也是一脸的不高兴。
      “金仙道签给灵越派的时候,确实没想到这一点,而我们守在那边的弟子,实在也难堪抵挡和守护,甚至还牺牲了好几位,唉,我们也是照管着赔,想要等你们接收快些,可时不待我呀。”我苦笑道。
      “我就说夏大长老怎么会那么好心赔付我们整个金仙道!原来打着这个主意!这是要借力打力么?”一位年老的长老有些郁闷。
      我面色平静,说道:“何长老这么说就不对了,难道你们签定之前,就没想过这么大利益下,尾随带来的危险性么?其实抵抗临夜国和抵抗九重天门,有什么区别?只是一个先来,一个后到而已。”
      “你!”那何长老瞪了我一眼,然后说道:“阴险狡诈!非我正道所为。”
      我皱了皱眉,说道:“何长老,金仙道也等同于你们灵越派那么大的地盘了,你们守得住就是你们的,我们守不住只能赔给你们,各取所需而已,这里面的基础设施,交付你们的时候可是完好无损的!”
      应香雪有些委屈,看着我说道:“夏大哥,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我心中苦笑,之前我就知道金仙道肯定要出事,所以回来不久就把金仙道当成了赔付礼物草草签给了灵越派,这样一来让圣道门帮着挡住九重天门的压力,可结果协议是签下了,但使者还没走,正准备去金仙道核对赔付呢,现在九重天门一来,那可就没办法去验收了,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难免让灵越派感觉到无辜和委屈,这躺着都能中枪,委实太过了点。
      我把应香雪带到了一边,她两眼已经蒙上了一层光影:“夏大哥,金仙道门人弟子尽皆转移到了天一道的中央神塔,那边的资源除了神塔和搬不走的基础设施,也不存在其他东西了……可现在我们连这些都带不回去,可怎么和我们掌门说起?主……主人……你就这么坑我?”
      “这件事,我知道你处理不了,所以不是来了么?况且我也不是没替你想好办法,这样吧,你照常带着地契回去,东西你也带到了,那就让圣道门做主呀……我们天一道没办法,灵越派也没办法,难道你们圣道门还没办法么?金仙道对你们来说也不远,对圣道门来说更是如此,那是前沿阵地,眼下你们有了地契,是合法地主,难道九重天门会为了这个和圣道门开战?”我解释道。
      “可是我们……”应香雪还是觉得这不是好办法。
      “天一道是三流的小门小派,眼下给九重天门逼到这田地,总得找退路吧?我们退无可退,可圣道门却不是,金仙道虽然烫手,但也不是只烫你们灵越派的手,相信我,灵越派把地契交给圣道门,他们也未必会吃亏。”我当然知道光是这么说,应香雪肯定还觉得我欺负她,就说道:“这样吧,你回去后,说我们天一道会给圣道门交些保护费,这样行了吧?”
      “啊?”应香雪愣了下,我笑道:“没法子,小门小派,总得生存,魔门都打上门来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