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二十五章:洛神
    遇上这几个八劫的真仙,我并没有因此而停下,一瞬间就越过了他们,速度仿佛流星赶月,而很快,我就突破了第二重的防御范围,他们因为戾血金莲速度太快,完全追不上,给远远甩得连气息都嗅不到了。
      而又过了大概一会,又有一队八劫真仙冲过来,这下子,我总算是认清楚了他们这趟带来的人马实力了,看来对方还不算是无脑,先行军至少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不过这一次,我仍然没有停下来,一路直冲第三神塔,也就是正面靠近天一道的那座,当年回想下,三掌门还在这里接见我。
      而这一次,三位九劫真仙,一瞬间就从神塔那冲出来,背后少说还跟了十几位八劫,上百位的七劫真仙!看来这次大举压境的,都是九重天门的精锐!
      “阁下何人!擅闯九重天门所在!”一个老妪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就震荡了过来,大有从天上压下的气势!
      我冷冷一笑,说道:“你们说到底,也是圣道门的客人,擅闯别人的地方也就算了,现在圣道门还没入驻,但直接说成自己的,未免太不要脸了吧?”
      “你说什么!?”老妪怒喝,瞬间就到了我前方能够让我看到的地方。
      这老妪一头白发,连绑都省了,看起来就跟鬼魅一般,加上双目冒着红光,确实不像是什么善茬,而且作为九劫真仙,也有着她自己的恐怖威压!
      不过坐在戾血金莲上,我完全不用担心这股威压带来的伤害,毕竟金莲类宝物本身就拥有不俗的防御,只不过因为戾血金莲作为魔道强大的攻击法宝,让人忽略了它擅长的方面罢了。
      “呵呵,海掌门,原来你也来了?怎么?为什么来了不直接来天一道找我,反倒是躲在这里等我上门?”我笑了笑,没有理会老妪,而是看向了她身后,和另一位中年男子一起到来的海乘风。
      “真是你!”海乘风娇艳的容颜,很快阴沉了下来,她恐怕也万万没想到我会说来就来,甚至是在她还没有做好第二步举措的时候。
      “海掌门,难道你觉得还有别人?”我让戾血金莲停了下来,而刚才冲过来的老妪,根本像是不理会海乘风的想法,照直冲击过来,并且手中两把利爪,朝着我一挥,整个空间裂开十道裂痕,交叉如网兜向了我。
      我根本没打算硬接,一瞬间退后,随后说道:“没有了八方天门阵,海掌门难道还觉得能抓住我?”
      “你来这里,难道不是送死么?”海乘风冷冷的说道。
      “来看看你。”我笑道。
      海乘风银牙紧要,然后看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人,说道:“墨师兄,便是这人,夺走了八方天门阵图,杀了柏掌峰,打伤了令师弟。”
      “哦?看起来相当的年轻,掌门确定他不是仗着戾血金莲之力?”那中年男子上下打量我。
      而老妪疾步追逐我,我带让戾血金莲不断后移,并且说道:“海掌门,谈判吧,你们打劫不成,反而给我打劫了,这事说白了也就是相互的,谁吃亏多点而已,况且之前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了,你们非要继续找死,我不小惩大诫怎么行?”
      “他一人便败了我们三人,但当时杀死了柏掌峰,他已然力竭,应该是一种邪恶的古法,所以我觉得他应该不善久战。”海乘风双目半眯下来,没有回答我,而是看向了老妪,说道:“霍师姐,还请先住手,且看看他想干什么。”
      那老妪听到了‘古法’两字,本就想停下了,毕竟她上来送死,再让自己身后的伙伴捡了便宜,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我也不想干什么,只是冤家宜解不宜结,这样吧,我还你们八方天门图,这事两清如何?你们退回你们来的地方,我也不会去找你们麻烦。”我开出了价码。
      “呵呵,你杀了柏掌峰,抢了我们的镇门阵图,我们现在兴师动众而来,你想要让我们把这闷亏吃下去?那往后我们九重天门,在天南如何立足?想想不觉可笑……居然给你们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天一道说两句就回去,以后恐怕我墨休染也不好行走天下了。”中年男子笑道。
      他身后也披着和海乘风一样的斗篷,背后也是一样鼓鼓的,不知道装着什么。
      海乘风看了一眼墨休染,嘀咕传音几句,中年男子点点头,随后披风一瞬间就给他用手扯开,随后背后九把剑整整齐齐的背在他身后的剑匣里!看来这家伙是那四把飞剑的青年一脉了,来替他师弟报仇的。
      是控剑的行家,我心中说道,而那老妪两把爪子互相摩擦,发出了咯咯的响声,意图少不了威胁恫吓。
      而海乘风也从身后把古琴取下来,说道:“谈判就免了,我们九重天门,何曾给人威胁过!?便让你再尝尝这把洛神琴的厉害!”
      我冷冷的看着这三位,又看了一眼周围围过来的八劫真仙,说道:“你们或许不死,但你们这群长老,不要了?”
      海乘风扫了一眼周围,下一刻,这群长老全都大声怒吼起来,显然是不怕死了!
      我心中微微一凛,不过就在我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那叫做墨休染的中年男子一挥手,说道:“诸位长老,你们都退下吧,我们三个打不过的,你们出手也没有用。”
      这话一出,长老们又如同潮水一般褪去了,现在看起来,这海乘风虽然是九重天门的掌门,不过这墨休染在整个门派中声威却更大,他敢于在掌门面前都这样命令其他长老,可想而知自己也知道自己的位置。
      而海乘风居然也觉得他该占据这样的位置,难道说,这墨休染真有那么强大?
      搬来了两尊大佛,看来海乘风不打算要好好对话了。
      “也好,既然要打,换个地方如何?这可是神塔,每一座都很重要,万一推倒了,也不好吧?圣道门会怪罪的。”我笑道。
      “小辈,这曾经是金仙道!眼下是你的地盘!”那老妪怒道。
      “呵呵,不巧,忘了说了,我们掌门之前不小心宰了个圣道门叫雷正的败类,眼下人家灵越派上门找补偿,金仙道给我们作价赔偿出去了。”我冷笑道。
      “哼!我说是你们天一道的就是天一道的!”老妪无理一吼,随后再次冲向了我!
      而这一次,海乘风也没有犹豫,作为第二位攻击手,那把洛神琴也弹奏了起来,一瞬间,我脚下的戾血金莲顿时震动起来,元力开始大量的消耗,可见对方那把洛神琴也是不亚于八方天门阵图的存在,目前的戾血金莲也不好抵抗。
      知道没办法不打这一仗,我也不敢再继续藏着掖着,第二脉络瞬间启动了一脉创元!
      下一刻,我浑身上下的青筋冒了出来,一条条,一道道如同蚂蟥一样爬满了我全身上下,第三脉络也跟着启动,作为阵脚作用,现在它已经不再是当时还在临夜国之时了,把我的力量大范围提升的同时,稳定性更为强大!
      我顷刻间从戾血金莲冲出,而这一霎那,墨休染也大手一挥,身后的九把剑猛然冲出,直取戾血金莲!
      “哼,想要先拿下我的戾血金莲?先看看你自己能不能活!”我冷喝一声,顷刻就缩地术出现在了他身后,竭尽全力一剑往他身上招呼过去!
      嗡,剑光一闪,周围一切仿佛都成了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