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二十六章:熔灭
    嘭!一声巨响,墨休染直接给我轰了出去,他手中拿着一把比之前释放那九把要大的断剑,脸上全是惊诧:“好厉害的剑力!果然真有一力降十会的剑法。”
  
      我心中一凛,这么结实的一剑,居然还让他逃了,这墨休染果然是有点实力的,换了之间柏掌峰那老头,怕是撑不住这一剑的!
  
      不过剑气仍然把墨休染的道体打出了一道裂痕,在快速的元力加持下才恢复了过来,而他控制的九把剑也如愿以偿的斩到了戾血金莲上!
  
      砰砰砰砰!
  
      九剑斩中四剑,每一剑都发出了相当大的气浪,不过莲台皆以防御见长,连洛神琴都没办法以音波破它的防御,可见出类拔萃,而剑斩同样也是如此!在强大的防御下,整个戾血金莲只是晃动了下,就飞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莲台,老身来拿下!”那老妪叱喝一声,立刻追着莲台而去,手中的双爪或抓或砍,花样百出,不过以我的阵法知识,这却不是杂乱无章的办法,而是在铭刻符文阵,准备让戾血金莲就范!
  
      至于手持洛神琴的海乘风,则不断以破仙之音来袭扰我,趋于让我的第二脉络更显被动,毕竟她的破仙之音每次攻击,我的第二脉络都要承受着颤栗一样的打击,就彷如一个人正在替我承受此种伤害!
  
      不过一脉创元的防御能力可不是说笑的,脉络全都暴起后覆盖周身,极大的活性了道体,如果不是刀削斧凿的攻击,想要让它被破坏恐怕不容易。
  
      一剑没有对墨休染带来致命攻击,我瞬间缩地术追上了海乘风,无限天剑顿时启动,一连串密集的攻击,全都往她身上掷去,这恐怖的剑雨想要完全抵挡是不可能的,该需要承受的伤势,没有半点逃出的可能!先是洛神琴给轰中十七八剑弹飞当场,紧接着她的道体也连中数剑,原来整齐的衣衫,好几次给我轰破,白皙的皮肤一片片的变红,其状惨烈!
  
      不过海乘风并不是什么都没准备,一身的邪法,立即宣泄而出,周围红云弥漫,竟是极强的魔气攻击!章鱼遇险而喷墨逃窜,这海乘风中剑危机之中,也有这逃跑的本领,我冷笑一声,吐出了‘纳灵法’三字!
  
      我其实根本没打算真的要取了她的小命,收了剑法,纳灵法瞬间纳去了她的血云,而墨休染这时候冲过来想要救援,却给我的纳灵法当场轰中,一瞬间他整个人再度飞了出去,浑身红色的烈火熊熊,毫无疑问是给大了正着!
  
      两个九劫的真仙,一瞬间里各和我对轰一招,结果带来的结果已经非常明显!这是极度的压制,劫数在这里全无作用,当力量一瞬间拉升到一脉创元的程度之后带来的破坏力,一般的九劫真仙根本承受不住!也是海乘风和墨休染就算在九劫中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否则刚才一击之下,就得烟消云散了!
  
      花容失色的海乘风脸上带着惊惧,而墨休染同样如此,他现在已经没办法控制九把飞剑去夹击戾血金莲,只能是回剑阻拦我的前进,因为给纳灵法击中后,他的元力至少给轰掉的一半还多,这么大量的元力,一部分是因护身罡罩被破的损失,一部分则用来恢复了道体,但即便这样,他的情况还是相当的狼狈!
  
      海乘风和墨休染刚才的精神劲全都消失了,此时全是如临大敌,这样的表情在一个八劫真仙的面前,显得十足的古怪,而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忽然一声爆炸,随后惨叫声也跟着响起了!
  
      戾血金莲的莲台上,紫卿云悍然发动了进攻,周围一片的血云,而老妪浑身都是殷红色的血雾,显然给戾血金莲这一下打得不轻!不过我并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毕竟眼下正是我乘胜追击的时候!
  
      我顷刻间缩地术到了墨休染的侧面,再度发动了无限天剑,剑光覆盖全面,让他只能不断的用九剑来抵挡,甚至给逼得不断的后退,而我的剑光仿佛无限一般,笼罩得他只剩下万分的惊骇!
  
      “为何还没有颓势!?”墨休染浑身是血,恍若是浴血奋战,然而谁又知道他从接招到现在,不过是几个眨眼的功夫,这么短的时间换做平时,根本干不了什么!
  
      海乘风刚从老妪被戾血金莲打伤的反应中晃过神,看到墨休染遭遇万难,只能冲了过来要救人,但去给我狰狞一笑吓得愣了一下!在绝对碾压带来的威势下,谁心中都有个不抵一剑的本能错觉,而这一犹豫,墨休染原来已经重伤的道体,顷刻给我的纳灵法纳成了血烟!
  
      虚体冲出去的时候,海乘风刚刚飞过来驰援,她的洛神琴不断的轰出一阵阵的风属性攻击,一道道的风刃不亚于一把把的剑风,不过在我的一脉创元天眼下,所有的攻击轨迹,全都一清二楚的显现了出来!
  
      虽然因对方驰援让墨休染虚体逃走了,但我大手一扫,还是用纳灵法把墨休染来不及带走的遗留物全都给捞走了,包括那九把还想要逃的邪剑,也没有任何一把逃掉!
  
      避开了音波剑锋,我出现在了老妪那,就把所有的战利品都丢到了戾血金莲上,并且直面老妪!
  
      这一次因为第三脉络的茁壮成长,我并没有和第一次仓促使用一脉创元那般感觉浑身不适,当然,想要轰出剑歌暂时是不可能的,毕竟剑歌准备时间很长,消耗的力量巨大,还不足以让一脉创元那样的超级道法消耗!
  
      老妪看到墨休染道体给击杀,已经慌了,加上戾血金莲的浓墨重染的发挥作用,她想要拿下戾血金莲恐怕不是一时片刻就能做到的,所以看到我一瞬,她想都不想转身就逃了!
  
      在一脉创元下,缩地术也提升了不止是一个档次,所以即便是九劫真仙超强的移动速度,也没办法躲过我附骨之蛆一样的追击,我没有去追那老妪,毕竟她相对墨休染和海乘风都没那么重要,现在趁着一脉创元的作用没有消失,我这一次选择了接近海乘风!
  
      但接下来,九重天门的长老们也看出了危机,由原来的观战,现在开始呼喝着要冲过来攻击了!
  
      不过还没等他们飞过来,戾血金莲爆发了,莲台上一层层的莲叶抖动着,猛然嗖嗖的飞了出去,全都朝着冲过来的长老们疾射而出,而那老妪逃跑的方向,更是追了十几枚叶片!
  
      这些叶片速度极快,奔逸绝尘的直冲目标,不过这些长老也不是傻子,看到老妪给戾血金莲欺负到这程度,也知道回避,就打算以躲避飞剑的办法避开!
  
      毕竟叶片看起来以这样急速下,并不像是灵活转弯或者跟踪的样子,结果让他们意外的是,这些叶片还真不大会转弯,而是以紫卿云指定了目标后,老实的直达目的地了!
  
      我心中顿感一阵可惜,看来戾血金莲毕竟是金莲类宝物,防御得力,攻击尚显得差了点,既不能跟剑丸那样灵活自如,又不能跟飞剑那样流星追月,想要逮住苍蝇一样的敌人,还是太困难了!
  
      可就在我骤然的犹豫之时,轰的一声巨响,刚才冲过来的那批八劫真仙,以及逃到那儿和长老们汇合的老妪所在,居然爆炸了!
  
      那些莲叶根本不是什么飞剑之类的东西,简直就是导弹,到了目的地,竟全都爆炸了!每一片都炸出了一团圆形的爆炸团,把能覆盖的一切,都熔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