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二十七章:唇枪
    一团团的戾血漩涡炸开的时候,旋转如若一朵朵绽放的血莲,一下子在前方全都盛开了,不过这样的美丽,又怎么可能是没有代价的?所有在攻击范围内的敌人,全都给血熔了进去,连惨叫声都没听到几下,估计谁都没曾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而绽放最是激烈的老妪那儿,花团锦簇美不胜收,她是连虚体都没有逃出来,一起给戾血金莲溶解了!
      不一会,一朵朵的戾血金莲从大到小,从小又变成了莲瓣,直接又从绽放之地返回,一瓣瓣吸得是光泽喜人,仿佛用琼浆仙液刚刚擦拭浇灌,美不胜收!
      莲瓣又回到了莲台上,一朵朵的恢复了原该它的位置,仿佛又重新变得含苞欲放起来,而我能够轻易感受到它吸食了一大群的八劫和九劫的真仙后,血气的沸腾远远超越了之前!
      吸血的莲花!
      我倒吸一口寒气,而海乘风两眼都瞪大了,她或许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想要的戾血金莲会是如此恐怖吧?这样大范围,大规模的溶血行为,简直匪夷所思,来多少批量的敌人,怕只要是它的覆盖范围内,都得成为它的养分!
      这朵戾血金莲,果然是号称杀戮之物,这凶狠的劲头,造成的后果恐怕连一脉创元都不及它!而看起来还没有成长到六道神剑的程度,不知道到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老妪和长老们都给戾血金莲熔炼了,海乘风好一会都没晃过神来,瞬间就想往神塔方向逃窜,但我一个缩地术就拦在了她面前,给她带来的,当然是毁灭性的无限天剑!
      “你是恶魔!是魔头!”海乘风放弃道体出逃时,不断叫骂着,我冷笑一声,一伸手就用纳灵法把她吸了回来,圣道之极架在了她的脖子上:“你杀我天一道弟子的时候,他们有没有跟你这样骂我似的骂你?”
      海乘风颓然,眼神躲闪的说道:“我是后面到的。”
      “呵呵,是你下令让他们来这里作恶的,我只不过是同理待之,不是么?”我冷声一笑,然后圣道之极缓缓的扎入了她的虚体,霎那冒出一阵的青烟,海乘风痛苦叫起来,眼泪也忍不住往外冒,圣道之极专门用来对付虚体和鬼体,一切异于元气的不正气息,都要给它轻易歼灭,可想而知扎入身体的感觉是多么的可怕了。
      “你不会杀了我!你不敢!”海乘风还算硬气,边哭还边叫起来,我冷冷一笑,确实,她还算很聪明,知道我并不敢轻易杀掉她,因为她是九重天门的掌门。
      “我有一万种让你永生难忘的痛苦等着你。”我残忍一笑,随后把她丢到了戾血金莲的莲台上,莲子那儿很快就串起了数十道的红色血苗,将海乘风彻底捆在了莲台上!
      “你们掌门,我先带回天一道了,想要救回她,再派使者来。”我冷笑说道,一群没敢冲过来的七劫真仙只能呆呆的看着我站到了莲台山,随后一溜烟全都跑了!
      我坐下来的那一刻,毫不犹豫的把一脉创元取消了,因为即便不取消,现在也已经是面临力竭的境况,我的耐受力能够比上次好一倍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当然,第三脉络的实力提升可不止是一倍。
      深吸一口气,冷却下来的脉络能量开始凝固,由此带来的道体固化现象仍然不可避免的发生了,这创元法的副作用着实太大,根本不是现在的我能够承担的。
      紫卿云非常的聪明,看到我打坐在莲台山,她就知道我又要陷入很长一段时间的恢复期,之前在临夜国使用过一次,她费尽办法都没有活性化我的脉络,甚至一度还认为这是不可逆的。
      这一次长时间的使用虽然在临界点的时候停了下来,比之前要好许多,避免不掉半‘瘫痪’个十天半个月,而这一次伴随的还有点呼吸困难,既是吸收元气的时候,有点不畅之感,也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
      海乘风给困在莲台上,开始还不断的激我说话,结果我石头一样背对着她不支声,她也没其他办法,而且说的狠了,还要给紫卿云蹂躏一遍,她无语之极。
      创元法带来的威力让我对抗九劫精英都不在话下,同样给我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副作用,这种副作用和三大道法的副作用也完全不一样,归元法会让自己失去记忆,化道法直接损伤脉络,纳灵法则是逐渐成魔,而创元法居然会脉络和道体固化,简直匪夷所思,至于它们是否会造成真正的不可逆,目前还不得而知,毕竟大家都没有使用过更高层次的大道法。
      比如现在夏瑞泽的四层纳灵法,或者李相濡更高层次的化道法等,我都没有见过,因此或许更高级别的大道法伤害性更高,恐怕也不是奇怪的事情。
      在返回到天一道中央神塔的时候,我总算是恢复了过来,站起来的那一刻,浑身爽利,这变成石头的感觉着实不爽,而我现在发现我越来越没办法离开戾血金莲了,一旦我石化,戾血金莲就是我强大的后盾,要不然中间来哪个敌人,我怕几条命都不够送的,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缓解副作用,比如收集全部的先天之气之类的。
      “八劫真仙,杀得我们三个九劫真仙抱头鼠窜,确实威风,确实强大,你要是不是哪位原来九劫的魔头掉落劫数变成了这个样子,说什么我都不会信的,不过,这种法门带来的副作用看来不小,夏老魔,若是我们九重天门倾巢而来,我看你该如何抵挡!”海乘风似乎以为自己得到了正确的结论,把我想象成了曾经道入九劫过的老怪物。
      “那有如何?小姑娘,惹到我天一道,可没什么好果子吃,等本老魔一旦恢复九劫真身,必然再上你们九重天门问罪!”我阴森森的威胁道。
      海乘风给一道道的戾血金莲血苗捆缚十来天,难受程度可不比我轻松多少,虚体虽然穿着衣物,但捆成了个粽子,也显得该凹的凹,该凸的凸,羞耻度可谓十足。
      看到我上下端详她,并且目光在某个部位停留的时间还超过别的地方一些,她气得是面露狞色:“夏老魔,你若是够胆,一剑杀了我海乘风!”
      “那个不行,既然掳来了,当然要蹂躏一番不是?对了,你可有道侣什么的?那墨休染是不是你的道侣?他那套剑不错,很适合我一个朋友。”我笑了笑,一招手就把捆缚在莲台上的九把剑召唤了过来,轻松一抹,把这普通灵宝级的宝贝抹去了印记,丢在了一边。
      海乘风看我居然一瞬间就抹掉了这印记,脸上带着一抹愤怒的同时,也难得显出了诧异,说道:“果然是经验丰富的魔头!”
      这器神真解是上古手段,代表当年六神天的最高水准,当然远比现在的古神界要先进得多,我嘿嘿一笑,吓唬道:“我在蹂躏人方面也是,要不是试试?”
      看我坐在她身前,她又挣扎了下,结果给血藤苗勒得更紧了,我大饱眼福无需多说,反正对付这种魔门的女仙,不逼得她精神溃败,她绝对不会乖乖的就范,当然我也不是色中恶鬼,只是为了让她有个教训,在当俘虏的日子里,别把我想得太好说话了。
      一来二去的唇枪舌剑,海乘风没占到半点便宜,甚至还给我吓得够呛,到了天一道的时候,她已经觉得我是真正的魔头了,大抵上算是配合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