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二十八章:孩儿
    听说我把人家九重天门的掌门给掳来了,天一道弟子全都沸腾了,跟看猴子似的跑来看热闹,别说半路上来人迎接,就是到了神塔那儿,也到处人山人海,气得莲台上的海乘风羞得气岔了好几回,那种痛苦可想而知。
      “大家看一看,瞧一瞧,这位就是九重天门的掌门海乘风,这次特意来我们天一道参观的,大家都不要激动,不要挤,飞得远些都能看得到!”我大声的驱散人群,海乘风再度气得是脸色发白,而这一次,还是孙陌尘来迎接我,毕竟女子军团此时还都在闭关冲劫,哪有时间看热闹。
      “天哥,你好不厚道呀!怎么跟满街叫卖似的。”孙陌尘难为情的笑道,还看了一眼海乘风,这女掌门此刻早就背过气去了,脸红得跟烫过水似的,羞得她无地自容,毕竟也是一大门派的女掌门,此刻居然给人绑来了,这辈子她还用混么?
      “我可是给足了面子了,明着还说是来做客的。”我笑道,其实我之前也是把血藤苗给去掉了,要不是海乘风还想趁着我分心偷偷跑了,我也不至于这么不给脸,也算是对她的一种惩罚罢了。
      “夏老魔,你放开我,要不然我就引爆虚体死给你看!”海乘风怒道。
      我冷哼一声,看向了紫卿云说道:“夜皇,看来得直接用血藤苗附体让她老实点了。”
      “也好,对付这种顽敌,此法甚善。”紫卿云说完就打算引血藤苗扎入海乘风的身体,结果海乘风一看还不吓得花容失色?立即告饶连连,我也不介意放过她,反正也不是第一回了。
      海乘风给折磨得很无奈,差点没哭起来,我也懒得理会她,天一道死的几个弟子也惨,没找她来填命算账就好了。
      “对了,我说海掌门,你说你那道侣墨休染什么时候来?这次会带多少赔付给我?”我笑道。
      “我说过了,他还不是我的道侣!”海乘风怒道。
      我耸耸肩:“也不差那点时间,不过破坏了你们的婚事,可真是抱歉得很,不过一码事归一码事,就暂时让海掌门屈尊呆在这了,等把帐算清楚了,你再回去和他补上大婚,洞房花烛夜吧,嘿嘿。”
      海乘风越想越气,却没办法真把我怎样了,脸上全是厉色。
      “天哥,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姻,这可不好……”孙陌尘看海乘风长得标志,难免同情心泛滥,我却笑道:“两情若是长久,又岂在朝暮?我又不是强行霸占了海掌门,只是就事论事,要是九重天门不给我个正理,我当然得给他们一个说法。”
      孙陌尘只是简单的‘哦’了一声,就通知了其他人准备开会,研究接下来怎么应对九重天门的事情。
      用专门的捆仙索把海乘风铐起来后,我让孙陌尘把她先押到偏殿那儿,自己则去了掌门殿闭关的地方找媳妇姐姐。
      到了掌门闭关的地方,两个女弟子正守在外面,问过之后,却发现媳妇姐姐并没有闭关,只不过却还在里面不出来,也不见说是何缘故。
      而我刚想要打开门,门却率先打开了,赵茜一脸的喜色出现在门口,说道:“天哥来的可是巧了,天姐姐不是很舒服,还在里面呢。”
      我愣了下,说道:“不舒服?怎么回事?”
      赵茜却还在笑,我伸出手背放在了她额头上:“你没发烧吧?九儿不舒服你也呆了?”
      “才不是,你来。”赵茜把我的手拿下来,拉着我进入了闭关的集气大玉盘那边。
      媳妇姐姐正在那打坐,但却没有半点要站起来的意思,甚至也没有引动元气冲劫的迹象,而她现在经历这么长一段时间,也不过是七劫的状态,我的第三道脉都比她冲劫速度要快一些。
      “九儿,怎么了?”我和赵茜到了玉盘上面,媳妇姐姐睁开了双眼,说道:“没什么,只是……”
      “是什么……”我心中一慌,伸出手把她的柔荑玉腕放在了手心,轻轻探了入了一道柔和的气息,气息缓缓游走,很快把四肢百骸都游走了一遍,但我仍然没有发现出了什么问题,只是她小腹的位置,倒像是有些异常的运动。
      “天哥,你别看了,你想来也不是很清楚这事。”赵茜笑着把我的手拿开。
      媳妇姐姐摇摇头,说道:“可有什么感觉么?”
      “这……”我脸色微微一变,目光凝重的放到了她的下腹,顿时沉吟起来:“看不出来……”
      咚!
      赵茜手指一曲,直接给了我脑门上磕了一下:“天哥笨蛋。”
      “嗯?”我愣了下,有些茫然不解,结果赵茜靠过来,对着我的耳朵说道:“天姐姐有了。”
      我嗖的一下站了,起来,脸色顿时如内火自燃,有些不可置信:“真……真的?”
      “好了,我可不搀和了,去外面了,动静可别闹太大,吓着了孩子,大家都不会放过你。”赵茜酸溜溜的埋怨了我一眼,然后就出去了。
      媳妇姐姐摇摇头,脸上仍然洋溢着溺爱的微笑,我的缓缓的坐了下来,轻轻的把她搂入怀中:“数十年弹指一晃,白马过隙,日月如梭,怎的都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九儿……谢谢……”
      我眼中挂着吹弹可破就会落下的珠泪,眼圈已经忍不住微红,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境况,我从来都没敢去想,从小时候就站在我背后的媳妇姐姐,呵护我,爱护我,成为我的妻子,而现在,她还有了我的骨肉……
      “你喜欢么?”媳妇姐姐平静温和的说道,她的骄傲,此时此刻早就因为腹中的孩子而变得温柔,不再有半点棱角,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母仪天下。
      “喜欢……我喜欢得不行,我甚至从未曾想过,当年我是怎么从我母亲肚子里蹦出来的,我想这小一天,恐怕现在也是如此。”我笑道。
      “胡说什么,逻辑都不对了,你怎的知道就是男孩儿?”媳妇姐姐躺在我的肩膀上,双目忍不住白了我一眼,她的瞳孔很漂亮,瞳圈是金色的,哪种奕奕神光,远比任何人都来的有神。
      “我就知道……对了,外婆知道了么?”我喜欢小女孩,但一般都是说反的,都会得到正确想要的,这才违心说是男孩罢了。
      “我要让她像我那样,男孩必定如你一样折腾,你可知道,当年追随你那么多年,我可是累坏了,你却没有一天是省心的,一刻要停留的心思都没有……”媳妇姐姐笑道,随后才接着说道:“周瑛去了应劫台了,她要算一算孩子的天命,算一算命运之轮是否因此而有所变数……”
      “外婆一定高兴坏了吧?”我眼泪落了下来,外婆多年以来为我所做一切,想起来确实是令我感动无尽。
      “嗯,是呀……她呀,听说了后走着走着差点没扳倒在玉盘的边沿那……眼泪还流个不停。”媳妇姐姐淡淡一笑,似乎也极尽回忆着当年一切种种。
      外婆说服她成为我的童养媳,是花了大心力,花了大智慧的,换成了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做到这点,截取天运,说到底,到底是怎么劫取的,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外婆真的有如此大的能量么?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眼下多年过去,我的天命也有了正果,即便未来还漫漫的无所适从,但至少现在就是一个命运的节点,不是么?
      我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笑出了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