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二十九章:共主
    “惊得佳儿,意外之喜。”我笑着说,把媳妇姐姐搂在怀中时,只觉得心境已然不同,眼下不再是两人而是三个,如此变化不可谓不大。
  
      “胡说八道,什么是意外之喜?”媳妇姐姐轻咬贝齿,脸上红云朵朵,我恍然笑起来,说:“对,当然不是意外之喜,是三天公粮交得及时!哈哈……”
  
      “你!色狼坯子,这般征伐我。”媳妇大恨,作势要扭我耳朵,我故意凑了过去,此时便是要给扭下也不枉了。
  
      女子怀孕不是寻常,经历磨难很多,这些都不是男人能够帮上忙的,而且算下来,中央神塔来回金仙道一趟,也有近两月,那一阵的离别放在平时很寻常,但回来时大不同的事情,反而让我整个人都为之一震,这是对于心境的一种磨砺,我现在只想着要好好的陪她多上几天。
  
      “可惜母亲还在人神界带着虞心这孩子,小雪也还没有上来,要不然她们要是知道,定然也会很兴奋。”我想起了母亲,她至今还在五大世界,上来的名额都很宝贵,毕竟不是谁都能够承受住古神界的元气,所以只能等待雪倾城那边把先天元气镇压和收服,再引元气灌注五大世界,徐徐让大家都能够得到缓慢转换的机会。
  
      下面五大世界在隧道打通之后,已经在普及转换的功法,只要元气到达,大家就能够享受它带来的便利,当然,这是一件非常缓慢的事情,要积跬步才能至千里。
  
      “孩子的成长,少不了一个整体。”媳妇姐姐笑道,然后忽然转过念头,说道:“你要好好善待女子军团的成员,一路走来,之间均互相扶持和借力,岂可轻易嫌弃?你是六神天的共主,日月所照,莫为王土,天地所生,皆为子民,若非有她们统治,我岂能放心?若非与你有肌肤之亲,我又岂肯信之?而天下生灵之重责,你背负身上时,便成了别人所不能为的重担,需为人所不能为,而责任不同,处境自也不同,更也不可再轻言小爱而可治天下,治天下……”
  
      我知道她下面要说什么,外婆从来不制止我纳妾,那是因为她知道我的命运,可我所求所爱,尽在眼前,如今她更是怀了孩子,我又怎么能让她在这个时候,把爱分享出去?即便是必行的路,可也不是现在,深吸一口气,我打断了她的话:“我知道了……我心中对你……”
  
      可惜我的话,还是让她的手截断了,她摇头笑道:“我治一界,依然是穷尽心力,你气运冲云为天下共主,岂可听外人呱噪?那些说你为情不专者,皆未历你之行,说你滥情不一者,皆是见识浅薄,目空一切者,我既不介怀,你又何须介意?”
  
      我睁大了眼睛,看了她好一会,忽然笑道:“九儿,你该不会是要挖坑让我来跳吧?这钓鱼执法,可是明令禁止的。”
  
      “你……”媳妇姐姐伸手拍了我的额头一下,道:“我若善妒,便是拦在你身前的绊脚石,你想再往前一步,便会因为我的阻碍而毁于一旦,我岂可不自知?只是我性情便是这般,当时心中也颇为介怀罢了。”
  
      我苦笑摇头,看着她好一会,伸出手把她下巴轻抬,轻吻下去,罢了笑道:“九儿,你比天下间所有人都伟大,若是六神天的生灵因我而得到惠及,皆是你的功劳……”
  
      媳妇姐姐瞳孔微晃,那弥漫在空气中的情动,让我陶醉不已,她的美由内而外,自心而始发,和其他女子不同。
  
      看来,很长一段时间在五大世界单独和女子军团接触,她被迫成为了五大世界执牛的至高统制神,心境已经不再是当年初出茅庐之时了,那种凌驾天地的气势,也已经从绝对的实力,转化为真正的皇者气势。
  
      “你便是引导我们这些气运的共主,若是所有的气运都被我和雪倾城所挡住而无法与你汇集,那我们才是真正的罪人,而命运若再无变数,更是六神天的灾难,是无数世界的灾难。”媳妇姐姐平静的说道,她还是把雪倾城上升到了她一个境界。
  
      “我不会不管她的。”我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雪倾城会成为命运的一个参照点,在我心中,她亦然白璧无瑕,没有任何可以诟病的地方,甚至我对她还有着深深的怜惜之情。
  
      “嗯,不可辜负了她。”媳妇姐姐答应道,然后说:“你去见见外婆吧,这段时日恐怕门中事情,我得交割给女子军团和门中长老,并专心把时间都给孩儿。”
  
      “好。”我伸出手轻抚她的秀发,说道:“你也不要太过操心天一道的事情,天塌下来,还有我呢,那九重天门的掌门,也给我掳来了。”
  
      “哼,又往家里带女人,我可听说又是个尤物。”媳妇姐姐轻哼道,脸上却是笑意。
  
      我苦笑道:“一路上给我折磨不轻,里子面子都没了,估摸着是不会跟我的,你放心好了。”
  
      媳妇姐姐笑道:“你说不得,否则要中途出点别的问题。”
  
      我哑口无言,呐呐说道:“愚夫先出去了,媳妇大人安心便是。”
  
      媳妇姐姐莞尔,但还是轻哼一声算是送我出门了,打开了门,女子军团的成员都笑吟吟的看着我,紫衣和小娇还往里面瞅,表情多有好奇,我笑道:“好好照顾……”
  
      “照顾大妇!我们知道的,陛下。”韩珊珊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推到了一边:“姐妹们,快来见见我们的小殿下啦。”
  
      一群女子把我挤到了一边,只有赵茜留了下来,说道:“你看,我可等到天哥亲自去看过后,才通知了她们,要不然你回来,我怕连挤进去的机会都没有,放心吧,天姐姐有我们,天一道也有我们呢。”
  
      我很无奈,大觉自己成了无用的人,只能说道:“我还是去见见外婆吧,对了,尽可能多的收集下临夜国的消息,以及圣道门、玄仙门、九重天门的消息,这段时间不关注是不行的,很快我们可能要面对的不止是九重天门的事情了。”
  
      “放心吧,天一道打下的基础很好,倾城掌门留下了很多妙棋,脉络清晰得让人害怕,只要加以补充人手,便是一个庞大的网络,再过数年功夫,怕周边其他门派会惊讶发现我们天一道其实早就跃然图纸上了。”赵茜笑道。
  
      “嗯,雪倾城是值得称道的管理者。”我心中对这点也觉得毋容置疑,赵茜笑看我,好一会说道:“而你却是我们大家的开拓者。”
  
      我戏谑一笑,道:“指哪方面?”
  
      赵茜瞪了我一眼,说道:“天哥!算了,我不理你了,外婆在应劫台又测天运,最近她总是勉强自己,怕只有天哥才能劝住她老人家,须知窥探天运,命数再强都要受损。”
  
      “我知道,这段时间都没来得及和外婆好好说说话,疏忽大意了。”我苦笑道。
  
      赵茜点头,很快也跟着女子军团进去了,她们一起早就其乐融融,和我刚离开五大世界上来的时候,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外婆屡屡窥视天运,为的就是越来越紧迫转动的命运之轮,她为了培养我而劳心费力不但,连命都想搭进去,我是不可能让她如愿,所以很快直奔应劫台,去好好开解开解老人家。
  
      而等我到了应劫台那边,外婆却早已出来,只不过一脸的颓然,让我心下不由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