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三十章:煮粥
    “外婆。”我过去扶住了她,一起坐在了应劫台的台阶上,这里是禁地,除了有万全准备要冲击八劫的长老,是进不来这里的,就是有事都要打申请,因为从这里开始,就是沟通上天的地方了。
  
      “唉,兴冲冲而来,百姓兴而归,天运之未然,外婆也是无能为力了。”外婆叹息说道,扭过头看着我,说道:“一天,你怕天运将罚么?”
  
      “不怕,难道还能一道雷把我炸死?”我笑道,却没有外婆那样的忧虑,毕竟孩子的事情让我太兴奋,我还没有达到忘喜顾忧的地步。
  
      “虽然不能一道雷把你打灭,但它有的是让你颠沛流离的办法,上断头台不怕,但看亲人上断头台,你怕不怕?”外婆慈爱的摸了摸我的头。
  
      “怕,若是这样,我便捅上天去就是。”我苦笑道,其实命运看不见摸不着,外婆这样说并不是没有道理,须知天崩地裂非寻常就来,海枯石烂也不是一日之功,是各种各样的因素加起来才导致了败相变成现实。
  
      “你这孩子,要知道畏惧天运,没大没小的孩子心性,都是要当爸爸的人了。”外婆恢复了笑容,她似乎想起自己马上有个乖曾外孙抱了,心中喜悦起来。
  
      “孩子若是生出来,还要让外婆带呢,天运的事情,我自己再想办法处理。”我大包大揽的说道。
  
      “你呀,总口花花的没正经,想想你小时候,还说‘不能娶只能纳,那哪家女孩子愿意给我做妾?’这类的话,就知道你是不安分的孩子,还好,当年知道你这性情,故意没教你道法,让你受尽生活打磨,要不然当时可就逆着要上天了。”外婆还跟对付小孩子似的,拍了拍我的脸蛋。
  
      我苦笑道:“怪不得了,如果当时不是尝尽艰辛,可能我真的会是不一样的人生,外婆,我现在才发现,您才是所有人里面最大智大慧的。”
  
      “也不知道小小天生下来后会怎样,我怕按照你这孩子的心性套进去,若是管不好,怕天都斗不赢他。”外婆两只枯槁的手自己握在了一起,脸上的慈祥,让我眼中含泪。
  
      当年我受尽磨难,无数次历经生死而仍未有退意,或许是性格始然,也或许是老人家故意为之,而当时,却确实有无数保护我的手段,我就是她的马前卒,虽站在最前面一往无前,但背后实则已经给外婆布满了千军万马,怕想要有失都不可能。
  
      护犊之心,以外婆为最。
  
      我笑了笑,把外婆的手拿了过来,握在我的大手之间,说道:“天运难测就无需再测,外婆,往后我竭尽全力就好,不要再为我操劳过多,多享受下天伦之乐就是了,小小天由你照顾我才放心。”
  
      外婆笑了笑,并未再说什么。
  
      我心道现在天一道的背后,是整个五大世界,即便在古神界立足未稳,但仙家资源也永远不可小觑,怕是要乘风破浪的时候,古神界都要抖一抖,孩子生存在我的光芒之下,恐怕会真如外婆所说,连天都斗不赢他了。
  
      所以有时候我才会想,如果是个女孩儿,或许才好。
  
      想到这,我不禁苦笑:“外婆,你算出来是小小天了?算了……我不问了。”
  
      外婆淡淡一笑,看着天空良久不发一言,我也静静的坐了好一会,才在赵茜的提醒下,带着外婆返回大殿那边,因为周边的消息已经汇集过来了,而外婆也返回去继续闭关,我并不知道她接下来的举动。
  
      我坐在掌门位上发呆,赵茜在我身畔说道:“天哥,刚才几个掌握消息的长老跟我刚刚碰过头,有几件大事恐怕你得留意下。”
  
      “好。”我回过神来点头。
  
      赵茜继续说道:“圣道门那边出了乱子,消息渠道封禁了好长一段时间,所以我们一直不知道这两个月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后来里面的消息陆续传了出来,听说里面和天哥之前记录的情报以及猜想有很大的联系,那边出了内乱,底层弟子知道的不多,但长老一级别,却都传的沸沸扬扬,眼下去临夜国那一批九劫的老祖,都给架空了,怕整个圣道门实际上已经易主!”
  
      “什么!?还有这种事?有没有进一步的资料?”我连忙问道。
  
      “据说,这一次,中央三门率先出事,波及另外六派,而这样,实际上也算是控制住了整个圣道门了……”赵茜说道。
  
      “中央三门,是新圣道门,道极门,万剑门,分别拥有各自的九劫神塔,掌握最多,或者最精锐的资源,新圣道门恐怕是袁沐影连同她师父夏瑞泽控制住,道极门的孙道极前辈却是谁能控制?难道是李相濡连同倪诗和孤独睦?万剑门呢?不应该呀,万剑门有李破晓,不该这么轻易就给黑子和夏瑞泽蛊惑才对!”我心中暗暗觉得古怪。
  
      “听说,是叶云秋亲自登上了掌门之位,对外宣称万剑来已在临夜国牺牲,他作为万剑来的唯一子嗣,继承整个万剑门!”赵茜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毕竟我说过叶云秋和我是好朋友,但却混淆在夏瑞泽那边,就委实古怪了,而且李破晓在万剑门成为万剑来的弟子进行修行,怎么会对这么大的事情没反应?
  
      “此事甚大,但却让人摸不着头脑,孙道极前辈不像是任由妖魔作祟的性子,难道是受到胁迫亦或者蒙蔽?”我从掌门位走下来,踱步想着圣道门的事情,这圣道门是天一道的邻居,如果真这么轻易在大半年的时间里就给夏瑞泽他们吞下,就等同让天一道和猛虎睡同一个房间,非常危险。
  
      “这我就不知道了,三大门派分别宣布了袁惊鸿和万剑来除名,而其他的九劫老祖,暂时还不知道那边怎么应对,但想来他们敢这么做,肯定有他们的道理,而且除了明面上我们看到的,坊间还有一些传说……”赵茜犹豫要不要说。
  
      “说说看。”我也在惊诧圣道门的大变,就算是坊间传言,恐怕也有参考。
  
      “也可能是黑子和夏瑞泽他们害怕统治不稳,不得民心,所以坊间还出现了一些关于袁惊鸿和万剑来这些老祖,当年所作所为失德的一些传言……”赵茜凝思。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叶云秋看来并非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当时拿到玉诀我就看到他表情不对,结果连我都瞒过去了,唉,他性情沉稳远超我想象,恐怕童年遭遇阴影不小,隐忍到如今才借势发难,恐怕万剑来都始料未及。”
  
      “天哥说的是,叶云秋品德、名声兼备,当上掌门李破晓应该乐见其成,不会去阻挠他。”赵茜分析道。
  
      “是的,李破晓近些年性情大变,从毛躁生涩早已经沉稳凝练,恐怕在那边也是静待那些人乱跳,以待变数如何,再做决断吧。”我笑道。
  
      赵茜笑了笑:“总不能只有我们成长,他还是天天跟在天哥屁股后面乱跑吧?”
  
      “嗯,连我现在都有点看不透他了。”我说道,旋即沉凝了下,又问:“玄仙门和临夜国那边呢?”
  
      “玄仙门我们的手伸得不远,消息停滞不前,倒是听说为了六道神剑,出去了不少老祖。”赵茜说着,酝酿了下说道:“临夜国那边,最近倒是事情不少,那边老祖云集,乱成了一锅粥,比唱大戏还精彩,一把剑争得大家头破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