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三十一章:线索
    第二千八百三十一章:线索
  
      “到现在还没出结果?”我笑道,这牧平本事在九劫里面算是稀松平常,不过脑子却很好用,关键在临夜国布局了这么多年,下起棋来,简直是一套套的,把临夜国变成了一锅粥,熬得有形有色。
  
      “加入的人越来越多,樊天圣本来还是占据主动,现在却已经被撵得到处乱跑,但正道和邪道混在一起,利益分配也不是那么均衡,摩擦很大,偶尔还有挖天坑下阴手的,老祖死伤在那边变得极端寻常。”赵茜一副无语的样子笑道。
  
      “狗咬狗一嘴毛,牧平和黑子他们应该有合作计谋,一边消耗周边的精锐势力,一边在圣道门玩大动作,其他周边的门派,都多有损失,得意者是谁?都是为了把夏瑞泽捧红火了,他们截教,认为夏瑞泽是通天转世,因此而不留余力,机关算尽,只凭借一个牧平去做,断然是做不成的,我不知道樊天圣是给人当枪使了,还是是枪头那部分,但现在无论如何,天一道都不是很适合陷进去。”我深思熟虑后说道。
  
      “是呀,他们拧成一团,是我们优势大点,不过天哥,再熬一熬,等我们天一道的大局铺开,不是他们能够跳得起来的了,当年我们能够把他们挤到只剩下几个人,现在同样也会,女子军团和大家都不是吃素的呢。”赵茜笑道。
  
      “这几年,恐怕不好熬,圣道门和临夜国一平定,我们会成为众矢之的,毕竟独自占据了五大世界的出入口,等同吃独食,夏瑞泽和黑子不可能坐视不理,一旦袁惊鸿和万剑来这两个内患和周围的门派陷入休养生息的阶段,他们立刻会反扑天一道,到时候我们天一道凭借如今的实力,对它们而言,是螳臂当车,不值一哂。”我隐隐担忧起来。
  
      “天哥所谋所忧我也知道,但他们占尽天时地利,现在又借势占据了人和,我们守着这出入口却还要顾全大局而暂时不引元气下去,时间本来仓储有限,也不知道倾城掌门的情况如何了,这么久没有消息,我真的好怕……她如果不成功,天一道溃败的口子,或有此而撕裂开来了。”赵茜也不无担忧,而她的方向和我不一样,是五大世界的出入口,这是我心一直想去故意忽略的,但现在已经过去那么久,我心的隐忧也开始不断滋生。
  
      重重叹了口气,我说道:“恐怕我还要走一趟圣道门。”
  
      “啊?”赵茜愣了一下。
  
      “我去找那二愣子帮忙。”我皱眉说道,李破晓现在是圣道门稳定的因素,一旦天一道稳定的格局被破,我算一个人天下无敌都没地方用力。
  
      “哦,好的,不过恐怕他不会听天哥的吧……”赵茜在答应之余,又觉得不靠谱。
  
      “没事,也算是调查一下圣道门的情况,孙道极前辈和叶云秋他们,都是我在意的人,总不能让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给人当枪使了,即便圣道门归夏瑞泽没有悬念,但也不能给他们那么轻易得到。”我冷笑说道。
  
      “也是,不过夏瑞泽生性多诈,又擅隐忍,天哥要小心点。”赵茜说道,她一直以来都从我的出发点去考虑整件事情,是我心腹的绝对心腹,对夏瑞泽,也是一如既往当成了对手。
  
      “好,我准备一下启程了,我留下戾血金莲稳住天一道吧。”我心虽然不舍,但天一道不能什么大杀器都没有,毕竟圣道门之行也不是去斩妖除魔,这妖魔都还披着一层人皮呢。
  
      “嗯,那我们准备什么样的理由去呢?”赵茜还是多问了一句,我说道:“访友吧,顺道把圣道之极还给李相濡好了。”
  
      契约精神是没办法不执行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拿在手多少心惊胆颤契约生效什么的,毕竟近来刚从墨休染那得到一套灵宝飞剑,虽然不如圣道之极这等神剑,但如果不是遇很强的对手,也不至于会给我的一脉创元震断。
  
      “那海乘风……我们该怎么对待?”赵茜又问。
  
      “妥善按照俘虏来对待吧,想要恢复道体随便她,这不是半年能够恢复得了的,而且九重天门同样和我来去圣道门的时间差不多,最少也得俩三个月时间,到时候回来一并处理好。”我说道。
  
      “好的。”赵茜点头,立即要下去分派任务,可刚刚走出门口,却回过头凝眉诧异说道:“天哥,外面陌尘求见,恐怕又生变数了……”
  
      “什么?让她进来。”我有些惊讶,而赵茜很快传音知会孙陌尘。
  
      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孙陌尘急匆匆进来,说道:“夏大哥,防御区外,闯进一个九劫真仙,说是要找你的。”
  
      “是谁?哪个方向?”我心疑惑,孙陌尘连忙说道:“从圣道门而来,说是叫李相濡,要找你拿东西。”
  
      我皱了皱眉:“这时间都没到,这么急匆匆的来催债了,这李相濡,真当我……”
  
      本来心已经有了杀意,毕竟五大世界这老家伙已经是背着一大堆的命债,现在正好用一脉创元干掉得了,但这念头一生,又转念一想,暗道夏瑞泽狡诈,估计借剑之事圣道门都众所周知了,如果我现在杀了李相濡,怕到了圣道门的手,会成为另一个描述的版本,成为我为了独霸此剑而滥杀剑主,到时候要讨伐天一道有理由了。
  
      而且,李相濡九劫了?
  
      那问题恐怕不简单了,我能不能打过他?这是一个疑问。
  
      一脉创元虽然厉害,但我的八劫修为却成了硬伤,对付一般九劫精英我肯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李相濡是一般精英?那是李古仙不在的时候,也被称为‘剑神’的恐怖剑仙!况且化道法练到什么程度,我也不清楚,至少夏瑞泽的纳灵法四层了,李相濡的化道法会低了?论资质,那也是一座恐怖的巅峰。
  
      “让弟子不要阻拦,放他进来。”我皱眉说道。
  
      大概两个小时的功夫,李相濡站在天一道的神塔顶峰,这老家伙还是那样一派的笃定,凤目含威,走路隐隐有超凡脱尘的味道,连天一道一些不明真相的女弟子和长老,都对天一道‘迎来’这么一位仙人而驻足观看,可见这老家伙魅力惊人!
  
      看着李相濡一路和两个引路的女弟子热聊,一路走入掌门殿,我的双目半眯了下来,随后说道:“李相濡,真没想到你还真的冲了九劫,这一次,是要拿回圣道之极干什么?打算返回圣道门一统圣道,然后举除魔卫道大旗,攻我天一道?”
  
      “哈哈……夏小友,老夫断无此念呀!”李相濡捻须爽朗大笑,然后大步朝着我走来:“也是与你这老朋友叙叙旧,顺道取回圣道之极罢了,至于圣道门,如今满地精英,夏瑞泽夏掌门又为此之最,可还轮不老夫说话呀。”
  
      “哦?现在夏瑞泽又位了?”我冷笑一声。
  
      “是呀,夏小友,其实,老夫早无争雄之心,夏掌门才是圣道门之雄主,如今一统圣道门,没老夫什么事咯,想要过来取回神剑,浪迹天涯,最终归隐于田园,安心修炼便好。”李相濡爽朗无,我差点把仙风道骨这类形容词放在他身。
  
      “呵呵,难得李道友如此魄力,怕现在这么说,出门怕又是另一行径吧?”我心也在考量着该怎么激他说出点线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