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三十四章:疾运
    外婆是智者,连我也没办法揣度她,探讨完了命运的追求,我折返去了中央神塔的底部,在那儿,加上之前就上来的两个批次,最后一批的女子军团成员总算齐聚了,除了之前说的云冰心他们,这一次连我的爱徒令狐少梓,黄香菱,夏言青竹,言千彩都来了,济济一堂。
      而不止是这样,连海师兄,李庆和,王元一,张小飞,圆慈他们都上来了,这次来的批次无疑是最大的。
      “嘿嘿,一天呀,你又清减了?我可听说了,还有了个小小天,啧啧,肯定是要比你皮的,我这师伯可怎么办好哟,以后可好玩多了。”海师兄拍了拍我的肩膀,那公鸭嗓子还是有自己浓厚的特色,我苦笑一声:“师兄,是你又胖了!孩子再皮,大家一起带总不会有事吧?”
      “那可不一定,你的孩子,我光是想想,寒毛都竖起来了!”李庆和笑呵呵的说道,两眼已经是朦胧带着泪光,我笑了笑:“真是了解我的好兄弟。”
      “师兄!”张小飞满脸堆笑,把我抱住了,他蓄了两撇胡子,瘦得跟柴似的,已经再无当年小胖子的称呼,倒像是真正的道士了。
      “小飞,你又变老了,我快追不上你了。”我乐道,看着王元一,又揶揄起来:“你们互相比减肥么?哇,王元一,你生无可恋了怎么的?”
      “一天,别埋汰小爷。”王元一拿起了烟袋,深深吸了口,他眼圈泛黄,瘦的得跟吸了毒似的,牙齿都抽烟抽黄了。
      “他是又失恋了。”孙重阳拍了拍大肚腩,搂着自家老婆珑竹从人堆里挤了出来,目中带着一抹笑意。
      “孙重阳,你皮又痒了?”王元一和当年一样的细眼瞄了一眼孙重阳,让孙重阳很没形象的哈哈笑起来,我叹了口气:“重阳师弟,你再这么养下去就废了。”
      “我有老婆孩子,难道还怕没人要?”孙重阳笑道,这家伙真是意外的长残了,当年怕不比那李相濡差,现在,简直是云泥区别了。
      赵合也带着老婆上来了,炼丹怎么可能少得了他,此刻正在和赵茜说着话,看到我瞄了他一眼,连忙朝我这招手,我点头让他们兄妹先继续,就继续和大家重聚。
      圆慈身边带着个漂亮的少女,一身云裳,看着精致无比。
      “孩子……”我忍不住泪水盈眶,走过去摸了摸她的脑袋。
      孩子还有点羞涩,低着头说道:“爸爸。”
      “嗯,长大了,跟着你师父,如今学业可好?”我也低下头看她,华珂点点头,说道:“师父们教授的东西,孩儿都有认真的去学,并未有任何功课落下。”
      “那就好,我平时不在你身边,最觉得亏欠的就是你,现在上来了就好了,以后我会多拿出时间来待你。”我愧疚的说道,这孩子也是苦命,自从跟了我之后照看她的责任,一直都是圆慈和海师兄他们,而我却没有尽到作为她义父的指责。
      我刚才伸出手的时候,圆慈下意识的要抬起手的举动,让我心中仍然有些疑惑,看了他一眼,圆慈苦笑起来:“还是那样捉摸不透,你看起来状态也不好。”
      “滚,回头私聊。”我笑骂,这大肉和尚没有半点变化,我还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金莲,伸出手就抓了过来,再把自己的戾血金莲拿了出来参照了起来。
      这一看,心中也不禁沉了一下,说道:“功德金莲?”
      “这你都能看出来?你那一朵可就邪门了,别让两朵放一起,我那朵品级不够,还我。”圆慈皱眉,把疑似功德金莲的金莲抢回。
      “嘿嘿,看一看有啥。”我笑道,圆慈嘿嘿一笑:“你这一身邪门的家伙。”
      我不再理会这家伙,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少梓和香菱、夏言青竹、言千彩的身上。
      “徒儿拜见师父。”
      “拜见师叔。”
      我点了点头,问道:“学……”
      “我说师弟,你又问学业,你能不能有点创意?好玩多了,快给几个孩子说点好听的。”海师兄拍了拍我后背,我苦笑看着这几个眼泪汪汪的孩子,淡淡一笑:“都还好吧?”
      “师父!”少梓一句话都不说,直接扑了过来,我接住了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而香菱也是一样跟着抱过来,我无奈之下也只能继续宽慰道:“好了,都不小了,还那么黏师父,也不怕诸位师叔师伯们笑话,此番上来可有些不是时候,时不待人,怕是又要陪着师父颠沛流离了。”
      “弟子不怕,只要有师父在,一切都会化险为夷!”少梓聪明伶俐,怎么可能会担忧这些,但泪水浸湿胸怀,却是让我心中叹息,他们此行上来,怕真要随我受苦了。
      和众人又一一见面,并由着赵茜安排住所和修炼的地方,我约了圆慈去应劫台闲聊,这大肉和尚还是那样的邪性,神神叨叨的问我劫天运的事情。
      “这本书应运而生,水火不侵,刀伐不毁,应是天运一脉相承,恐怕也和我有莫大的关系。”我说着,详细的描述了起来,圆慈一边听着,一边插嘴问了几句。
      我想到了先前的事情,就问道:“刚才你抬手,是要拦我?”
      “嗯,你的运势太强,对孩子不好,但你们父女相见,我何必扫你兴致?反正也不差那么一道。”圆慈叹道。
      “即便是成为我的孩子,还是没有办法么?”我苦笑道。
      “命运那东西,就是这样吧,姑且走一步算一步,这些且不说,老大难的问题,比我想象的牛皮糖一些,但你现在什么情况?黑云压顶的,怕是要下雷阵雨了。”圆慈看了我的额头一眼。
      “嘿嘿,是不是印堂发黑,有血光之灾?”我自嘲笑道。
      “哈哈,光是血光之灾还好,怕我们跟着你一起倒霉!”圆慈嗤笑道,这大肉和尚一向邪门,他说到这,我还是忍不住脸色发苦。
      “说说,咋办,我让你来不是给你开玩笑的,这一船的小命都在我这绑着呢。”我认真的说道。
      “我咋知道呢?周半仙不是在么?问问她老人家兴许知道。”圆慈说道。
      “老是窥探天命,要遭殃的,偶尔你也带句话呀。”我说道。
      “好吧,让我想想,明天我再答复你,行?”圆慈舔了舔舌头说道,我点头:“尽快。”
      “对了,神皇倾城若雪那边可有什么消息情报?你们从下面上来,为何不见有人说起?”我皱眉问起来,雪倾城就在底下的神庭封印先天元气,他们从下面上来,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圆慈犹豫了下,然后皱眉说道:“想那漂亮的女子了?嘿嘿,话说回来,这情劫对你真是够好的,就明明是劫数吧,还有那么漂亮的女子往你……”
      “行了,废话别说,把倾城若雪的事情说说。”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双目灼热。
      “就那样,等呗,弱一点就去封印吧,我也不太懂这些阵法的事情,有肆小仙肆大神在嘛。”圆慈顾左右而言他,明显是有支吾的意思。
      见问不出什么,我就找个理由把这家伙打发了。
      现在时局紧迫,连我都真的感觉到,但到底会发生多大的事情,我却不知道,而偏偏未知已经悄然来临。
      因为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已经坐不住了,就在打坐冲劫第三脉络的时候,忽然心乱如麻,竟似被人侵入了脑子里一般。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