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三十六章:西进
    大家刚刚上来,事情也多着呢,像是云冰心除了要种出玄天葫芦,还需要用元气重水来滋养妖云神剑的真仙剑胚,并且转换道体等。
  
      包括李念君和荆小蛮新上来,虽然许久未见,但也是匆匆的说了几句话就投入了忙碌的个人事情之中,毕竟她们中也有真仙剑胚不朽和贪天。
  
      加上现在天一道强敌环伺,不容半点疏忽,古神界更不是后花园,还不足让大家小憩。
  
      去往圆慈闭关的房间路上,我还碰上了追过来的赵茜,自然少不了问我怎么忽然取消冲击第三脉络七劫。
  
      创元法的事情大家已经知道了,包括副作用因为需要群策群力,所以也不能接着瞒住大家,这么大的风险如果只有自己知道,对伙伴而言就是一种背叛,说出来也好让大家都能够做好充分的准备。
  
      “我这些天一直留意和处理天一道的情报,并没有可以引起天哥如此忧心的事情……所以恐怕是在天一道之外,也是至关于天一道命运的事情了……”赵茜拿出了浑天罗盘掐算起来,结果面色怔了一下,但却没有再说什么。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我回想起圆慈和她的犹豫表情,心中难免生出一抹的豁然,难道他们算出了什么来,却为了我而隐瞒下来了?否则连我的第六感都能强烈的感觉到,他们居然会算不出?
  
      “没……没有呀,天哥,你想太多了,你这样心乱如麻,会让大家也跟着发慌的。”赵茜连忙提醒我。
  
      我深吸一口气,说道:“你说的有道理,对不起……算了,我不找圆慈了,他刚上来,也要忙着用元气重水滋养那朵金莲呢。”
  
      “是的,天哥,我知道你很担心天一道如今的处境,但如果真到那个地步,我们也不会什么事都不干的。”赵茜说道。
  
      “嗯,我确实是担心过头了……可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忧心,让我方寸大乱。”我苦笑道。
  
      “要不天哥,去见一见海师兄怎样?”赵茜想了想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不用了,这件事既然这么未知,问谁又有什么用,明日一早再说了,太晚了。”
  
      “好吧,那今晚……我陪着……天哥吧?”赵茜说道,我看了她一眼,笑着摇头,她却犹犹豫豫一会,说道:“不行么?你忧心的时候,我便让你宽心……不正是我存在的意义么?”
  
      “这……”我看了周围一眼,说道:“也好,那我们去神塔边缘那坐吧。”
  
      赵茜脸色唰一下就红了:“不行!要做去房里,要不然和白日宣淫有何区别?我不行的……”
  
      “什么?”我一愣,顿时才想起了刚才那句话似乎有歧异,但这小妮子到底想什么呢?所以连忙伸出给了她一个爆栗:“跟姗姗学坏了你。”
  
      “啊?才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赵茜捂着额头,一副要钻到地洞里的表情,我伸出,把她搂入了怀中:“茜,对不起……今晚我没什么心情……”
  
      “嗯……我知道……我就是安慰你,逗你笑嘛。”赵茜锤了我的胸口一下,我笑道:“你这要效仿‘小拳拳捶你胸口’的典故么?”
  
      “天哥!你老不正经……”赵茜推开我,看着我一副想笑的模样,却还轻皱着眉心。
  
      “我不是怕你要尴尬么?哈哈。”我笑着伸出指帮她抚平已经习惯轻皱的眉心,心下却叹了口气,赵茜最近帮上的忙太多了,几乎天一道神塔上方全是她走动的影子,操心劳累可见一斑,我不能给她快乐,但也不能让她变成不开心的女子。
  
      “好啦,你也不要担忧我,天哥既然要去神塔边缘坐,那我就奉陪到底好了。”赵茜脸红红的看了我一眼,她的样貌是极美的,特别是现在,也是风情万种,令人难以把持。
  
      我笑了笑,也不否定的飘向了神塔顶端的边缘那边,这座神塔建设仓促,跟道极门那恐怖的壮丽山河相比,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这里的地板都是透明的,往下看去,只有云海飘行,简陋的不行,而要成为道极门那样的地方,怕不建设个数百年,恐怕也到不了那程度。
  
      和赵茜坐在云端的边缘,看着云展云舒,从当年入道的事情说起,一路又说到了如今,直到星夜变成白昼,太阳星从漫漫云海线上缓缓升起。
  
      不用我去找圆慈,这大肉和尚大清早就跑来打断了我和赵茜说话,赵茜也不方便听我们的事情,就去处理其他的事情了。
  
      “出事了……”圆慈一过来,就凑近了我的脸,我心中一惊,连忙说道:“出什么事了?天一道没事,到底是什么事你直接和我说。”
  
      “我哪知道什么事?这不是正在瞅么?”圆慈上下看了我一眼,然后捻指冥思起来,很快说道:“闭户垂帷各安命,未必时运付别人。”
  
      “什么?”我愣了一下,却不知道什么意思。
  
      圆慈想了想,说道:“不懂算了,我可走了。”
  
      “喂,你给我解释一下!”我连忙拦住他,圆慈苦笑一声:“我说大哥,你别逼我呀,解释太多我要遭天谴的!”
  
      字面意思有些朦胧,但我能够大致拆解一些,愣了下,我还是问道:“说的是谁?”
  
      “不知道。”圆慈双一摊,然后大摇大摆的晃着身板走了,我愣在那,还在琢磨这句话的意思,恍惚了好久,才想起了自己还有要事要做,只能决心以后再慢慢禅悟这两句话了,毕竟圆慈虽然神神叨叨,但不会没事瞎掰诗句。
  
      过了一会,我已经出现在了媳妇休憩的闭关之所,她正在那和外婆商量什么,看到我过来,就说道:“要出门了么?”
  
      “嗯,至少去制止李相濡,并救出个朋友,所以时不待我。”我说道,救命的事我不能再拖了。
  
      “我猜到会是这样,救人也是自救,至少不能让如今的圣道门太过顺利。”媳妇也理解我的想法,只要圣道门的老怪物还活着,夏瑞泽就需要想尽办法除掉他们,否则这群遗老跑回圣道门,带上自己的心腹,那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我正是这么想的。”我说道,而外婆说:“小心谨慎,外婆现在还帮不上忙,只能不拖你后腿。”
  
      “我知道了,我会留下戾血金莲。”我点了点头,却发现外婆又冲破一劫,这速度简直堪比媳妇姐姐这直接恢复晋级类的了,不过我也不打算多问,毕竟外婆和我的修炼办法不同,她是纯粹鬼道,历来几次冲级给我的心得也是帮助有限。
  
      召唤出了戾血金莲,我顺便唤出了夜皇紫卿云。
  
      金莲的莲台可大可小,大堪比足球场,小能如巴掌米粒,紫卿云站在了刚刚够她站立的莲台上,看到媳妇姐姐时,两眼都直了。
  
      媳妇姐姐看她愣愣的看自己,说道:“你是我鬼道门下?”
  
      噗通!
  
      紫卿云吓得当场五服投地趴在了莲台上:“参拜至尊圣神!”
  
      “我古神之体不在,你也不用如此敬我,之前就听说过你了,只是今日才见到你,或也是事情太多,但此番,你想要留下是不可能了,你的主人更需保护,所以还跟着他去吧。”媳妇姐姐果断说道。
  
      紫卿云不敢起来,我却问道:“九儿,让她留下吧,这样我会放心一些。”
  
      媳妇姐姐双目移向了我,说道:“你一个人去我更不放心,现在临夜国的事情不解决,圣道门不会西进。”(http://)《劫天运》仅代表作者浮梦流年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