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三十八章:九歌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我沿着熟悉的路子朝着关妙乐所在小城前进,一路上继续冲击第三脉络,眼下离着七劫已经是一步之遥,只不过路上鬼气已经不再那么汹涌澎湃,大有抑制的态势,所以我暂时没办法突破,也不知道关妙乐所在的小城市神塔是否完好,如果还能用,倒是可以冲击一下七劫。
  
      周天境里面,六道神剑曾经镇压了一道主先天鬼气,因为不断有顶级神塔的助力,所以里面的先天鬼气得到了充分的滋养,从而在千年的滋生里,诞生了两道小的先天鬼气,其中一道为我所得,炼化成了第三脉络,而另一道则夺舍樊天圣,却反被镇压,成为了他得到六道神剑后的助力,否则如果是最大的那一道先天鬼气,这樊天圣是不可能轻易压制的。
  
      最大的那一道先天鬼气,在周天境的阵法压制下,肯定是出不来的,毕竟那是整个临夜国的根本,还在影响着临夜国的每一寸地方,现在也不知道它的情况如何,竟开始有减弱的迹象,或许是之前我出临夜国时爆发的回溯期,亦或者,它正积蓄爆炸的力量冲破大阵!
  
      但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现在暂时我都不会有危险,随着第三脉络逐渐稳固,我吸收鬼气的量也变得大了许多,甚至现在还得专门寻找一些鬼气重的地方冲击劫数。
  
      三天时间又是晃眼而过,我来到了一座废弃的小城再度联络关妙乐,得到了新坐标后就去了小城的后山,并且在一处布置了大阵结界的山洞前面,拍了拍大阵的生门。
  
      看来关妙乐受伤不轻,并没有出来迎接,而是打开了大门让我进去,我一边警惕,一边飞进了洞中,而发现她的时候,她正在恢复道体的状态,旁边到处是临时以鬼气提纯转换元气的阵法,我吃了一惊,说道:“妙乐姐,你怎么成了这样子?”
  
      “还算好,来得及躲这里,差点我就殒落变鬼修了。”关妙乐苦笑着说道,她现在道体重铸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所以没有出来迎接我。
  
      “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吧?”我说着,看向了浓稠的鬼气,关妙乐却说道:“怎么帮?这都是鬼气,你虽然是鬼修,却也不是万能的。”
  
      我想了想,说道:“古剑门擅长的是雷法吧?”
  
      “嗯,圣道门都擅长。”关妙乐说道,却看了一眼我背后的剑匣:“这是乐器‘九歌’?”
  
      “乐器?不,是得之九重天门的九把剑……因为上面没有剑铭,所以不知其名。”我笑道,这关妙乐不会是眼花了吧?这明明是九把剑。
  
      “一天,你这么说就错了,其实《九歌》是墨休染不知何处得来的一篇乐谱,听说累积了千于年的材料,才于三十年前才集天地造化,锻造而出,这后天灵宝,也跟着乐谱取名‘九歌’,而此物一出炉便震惊了天南,如今也是天下知名罕有的乐器!甚至比他们掌门海乘风的洛神琴还要厉害,我想这也是墨休染能够获得九重天门掌门倾心的缘故,而此九歌的每一乐一器皆为不同,分别为东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东君、河伯、山鬼、国殇,其名皆取之上古神灵,都有莫大威力,若是配合得当,可有万夫莫敌之能!确实是古今罕有的宝物!对了,也不知道这墨休染如何了?”关妙乐后面忍不住还问起了墨休染来。
  
      “墨休染给我打成了虚体,这剑匣九歌就给我收为己用了,想不到这不是剑,竟是一套乐器?不过……、二、三……九、十,你说了一共是十个名字,不是九歌么……”我愣了下。
  
      “不,一共有十乐十器,也就是你说的九剑,可剑匣你没有算进去,剑匣叫‘东皇太一’,为演奏九歌之主体!真没想到墨休染都能给你击败,你简直是比很多老祖都厉害了,也不知道是墨休染没有机会动用全力,还是落单给你联合陷阱击杀?”关妙乐反倒不着急自己的道体恢复了,她对墨休染的道体被毁兴趣更大点。
  
      “怕是没有机会施展全力吧。”我苦笑道,想不到这九歌有那么大的名头,还是一件乐器。
  
      其实想想,这海乘风擅长洛神琴,弹奏的破仙之音非常的厉害,要不是有一脉创元的第二脉络抵御这破仙之音,我给她阴死什么时候都不知道。
  
      这墨休染比海乘风厉害的话,九歌肯定演奏起来,应该也是强大得离谱的,只不过当时墨休染太小看我,最后半首歌没奏出来,就给我宰了,现在虚体怕还在九重天门恢复等着卷土重来吧。
  
      我拿出了剑匣九歌,看了一眼这黑不溜秋的匣子,说道:“洛神琴我遇到过,圣道之极一剑之威何等威势,竟没有留下创痕,也不知道这件宝物如何?”
  
      咔嚓一声,取名‘东皇太一’的剑匣打开,里面九把不同颜色的飞剑展现而出,它们有着不同的宽度,也有着不同的长短,可能是要在飞行的时候发出不同的音色才故意如此锻造,但却无一不是锐利难挡,应该是罕有的神妙金铁。
  
      接过了这把九歌,关妙乐轻轻抚摸剑匣,爱惜说道:“呵呵,他估计看你一个八劫的真仙,因此不屑施展这把九歌的全力,故而反给你打杀了吧?那墨休染性情喧哗,又甚是傲慢,还喜欢在人前卖弄自己本事,却不知道我们圣道门也不乏好音乐之人才,三十年前,在锻造出‘九歌’之后,墨休染就诚邀过天南名师工匠去欣赏,我们圣道门这里,就派出了最善琴音的我前往,记得那时,我可是万里迢迢的去鉴赏的,结果这家伙连碰都不给我碰一下,就给我们看了一些歌诀,然后自己演奏给我们听,罢了话不多说就遣返了我们,后来我气不过回来,不但把这些歌诀写出来,还融合自己的想法写过一篇关于这把名器的介绍和破解办法,并且收录于道极门,故而我很清楚这把乐器的使用方法和演奏的诗句,它设计得妙虽妙极,但仅凭他的性子,怎么能发挥这把九歌的全部能力?我看这把‘九歌’还未必是他独立锻造的呢!”
  
      “我看也是,不过妙乐姐居然善晓音律的事,我却从没听说过。”我对这美女姐姐表现出佩服的神色。
  
      关妙乐笑嘻嘻的说道:“反正你又没问过我,难道我还要没事在你面前自顾自的歌唱一曲?”
  
      “那个……我可不好意思让你这么做。”我腼腆笑道。
  
      “那倒是无妨的,只不过我此番出来并未带上我擅长的乐器,若仅是轻唱,却又展现不出全部实力,我断然不会拿出来献丑,待这次能有小命回去,我再在你面前卖弄好了。”关妙乐两眼俏皮的瞅了我一眼,然后摸着这把九歌,有些爱不释手研究起来。
  
      “哈哈,那当然是好的,不过音色对我而言,就算好听也只是知道好听而已,仿佛对牛弹琴,却不知道什么意思,对了,要不妙乐姐……这把‘九歌’我给你吧,你手中那把剑则给我?我们对换一番,就各自欢愉了。”我笑道,九歌虽妙,但不适合拿来乱砍乱伐,这等乐器,我又怎么能发挥它半点妙用?还不如给适合的人去用好了。
  
      “我说一天,那可是不比圣道之极弱半分的东西,只是墨休染祭炼不到位,方才不显其能呀!”关妙乐愣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