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三十九章:练歌
    第二千八百三十九章:练歌
  
      “呵呵……我还是较喜欢圣道之极类似的纯正神器,这把给我用太浪费了,况且我不善演奏。”我笑道,真仙剑胚是一枚‘剑种’,光是藏于体内,凭剑种之力而凝形,主杀伐而擅对杠其他剑类,在死战的时候,发挥的效用远不是一般宝物可,关妙乐是善乐之人,乐器只要到了她手,她会觉得要剑厉害,所以‘九歌’凭空了个档次和真仙剑胚齐平,其实肯定是大大不如的。
  
      “你……”关妙乐对我有些无语,我还要解释,结果关妙乐一把将九歌硬塞给我,说道:“少年人心性,有我关妙乐在,还不信教不会你用这九歌了!”
  
      “啊?为何?我真不善乐!”我连忙说道,这关妙乐不会是有强迫症吧?
  
      结果不由我分说,关妙乐拿出了玉片,在道体还没恢复好的状态下,竟还努力的把记忆导入了玉片之,并且塞到了我手,还说道:“你不用帮我恢复,我自己来好了,又不是没挨过落得过此等境地。”
  
      “好吧,我看看,真不用我帮你恢复?那我们赶紧路吧,你要恢复,我让戾血金莲助你一臂之力好了。”我说着,把戾血金莲放了出来,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我手有戾血金莲,也用不着我再隐瞒下去。
  
      “戾血金莲呀……”关妙乐看着黑色的金莲缓缓变大,一时没想起还是怎么的,但等她想起的时候,差点站了起来:“这是四大神物!玄天葫,六道剑,打神鞭,戾血莲的戾血金莲!?”
  
      “嘿嘿,如假包换。”我笑呵呵的说道。
  
      “哇!你好阴险,大家都在抢六道神剑,结果你不知何时何处把戾血金莲弄到手了!我居然不知道!”关妙乐震惊道,但震惊仿佛还有延迟,她还接着叫道:“我知道墨休染没那么轻松给击杀了,如果是戾血金莲,那还真有可能呢!此物是何处得来?”
  
      关妙乐人品是不错的,至少和其他老祖起来,没那么多污糟事,我也不打算隐瞒,当然也没提及创元法,只是说道:“当时和樊天圣进入了周天境,他取得了六道神剑,我趁机拿到了这戾血金莲。”
  
      “原来如此!那是在好早之前拿到了这神器了!啧啧,阴险的小家伙,藏的那么深。”关妙乐轻啧道,随后在戾血金莲变得足够大的时候,她暂时收功飘到了莲台山,我趁着她端详金莲而布置阵法,让她之后能够在金莲恢复道体。
  
      有了戾血金莲带着飞行,一路关妙乐赞不绝口,但也仅仅是好和羡慕而已,倒也不没有要觊觎的意思,我则努力的去学习她给我的玉片,这里面全是关于一些简要的乐谱字义什么的,也是入门。
  
      当然还有一小部分是‘九歌’里的十乐十器的详解,这相对词曲入门来说要简单得多了。
  
      乐器九歌的词曲和剑歌是一样的道理,吟唱而出的时候,会带有自身的攻击效果,一旦驱动,十器共奏,威力无穷!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乐器九歌能够得到关妙乐的强烈推崇,确实不是一般宝剑能,甚至九歌演奏到了极致的时候,威力决然不输真仙剑胚!
  
      有了这样的理解,我抛弃了对乐谱的成见,专心致志的开始在前往内城的时间里,学习乐器入门和九歌的演奏,而关妙乐在途也把道体也恢复好了,抓紧恢复元力,并且顺路已经可以指点我演奏九歌的窍门。
  
      毫无疑问,关妙乐本身对于乐器的功力远墨休染要厉害得多,在她的指点下,我学习吸收得很快,要不了几天功夫,我掌握了所有的九歌演奏法门,甚至在余下的路程里,有许多听说连墨休染都想不到的地方,关妙乐也有时间全传授给了我。
  
      当然,对于我这样专擅剑诀的超级杂修而言,断然也不只满足于此,要不然我早给汹涌的仙修江湖大浪给淘走了,所以以九歌乐器为基础衍化而出的剑歌,很快把乐器九歌变成了真正的‘剑器’!
  
      而后我还拿出了这些剑歌来和关妙乐请教,在我们俩的逐一改正和深入研修后,终于得出了一套可歌可剑的招数,让剑歌真正的有剑有歌,并成为了人、剑、乐合而成一的超级剑歌!
  
      “如此厉害的剑招,我闻所未闻,真没想到你竟善剑如此!怪不得攻剑擂连挫五战,连守关的孙道极孙师兄都给你两首剑歌拿下……不过话说回来,当时若是你换成此次新出的剑歌,是否一首便会分出胜负?”关妙乐一副心惊肉跳的表情。
  
      “具体还需得实战来看。”我笑道,摸着这剑匣,弹指相碰匣面,发出了咚咚的声音,奥妙之处又有诸多的变化。
  
      关妙乐白了我一眼,说道:“别弹,我不唱,不唱。”
  
      我笑了笑,又弹奏了起来,关妙乐如受蛊惑,嘴唇微启又抿起,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最后还是忍不住哼了起来,我笑出声,也停下了曲乐,她这人确实是很好乐的。
  
      不用多久,我们来到了内城超级神塔那边,而关妙乐联系了万剑来后,也得到了近来的消息。
  
      牧平这一次又成为了坑王,还真让他把樊天圣骗入了周天阵的周天境里,而眼下好几个门派的老祖都在阵外围剿樊天圣,不过鬼气浓厚超乎想像,现在大家又给僵持在了那儿,包括万剑来和袁惊鸿,也没有离开哪怕是一天。
  
      至于他们怎么恢复的,道理很简单,有这座临夜国的超级神塔在,只要联合开辟出一个阵法隔绝鬼气污染,元气恢复暂时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我联络牧平的时候,他派了三掌门孙赞霖来迎接我,我也没有拒绝,和孙赞霖在内城的城门外碰了头。
  
      “我说夏道友呀,你这么玩我,我也吃不消呀,我们好好在之前联络那地方接头不好了,害的我又折返奔波回了内城,好在我可以走捷径。”孙赞霖苦笑说完,和我、关妙乐打了招呼。
  
      “呵呵,能者多劳嘛,三掌门眼下不是手底下兵多将广,远当年金仙道的时候威风?”我下打量他的穿着,不愧是牧平的心腹,这至少也是临夜国一等的大员了。
  
      “嘿嘿,惭愧惭愧,其实还夏道友差得远了,夏道友每次都能捞到最大的好处,我们只能跟在后面吃点小灰小尘什么的。”孙赞霖笑呵呵的话说道,意指我坐下的戾血金莲。
  
      “得了便宜还卖乖,带路吧。”我摆摆手,也懒得跟他说什么,大摇大摆的坐在戾血金莲面朝着内城飞去,这一路我已经嗅到了至少十几道的九劫真仙气息,这让我禁不住还是大吃一惊,毕竟有这阵容,樊天圣居然没完蛋,简直是迹!
  
      “你们那新的夜皇呢?”我皱眉说道,这时候也故意把紫卿云召唤了出来,孙赞霖听我这么一问,看了一眼紫卿云,尴尬笑道:“那冒牌货,给老大控制住了,而樊天圣老大应该和你说了吧?被我们骗入了周天境里面,眼下大家伙正准备进行第六次围剿呢,希望这一次能够成功……”
  
      “哇,第六次围剿?你们这么多人,一拥而不好了?还围剿了六次?”关妙乐惊讶的说道。
  
      “关前辈不知,大家也不是齐心合力,一个前辈一个前辈聪明,哪有那么容易……”孙赞霖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