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四十一章:耐杀
    听罢这粗俗的挑衅,我冷冷一笑:“阁下悠着点,别找错对象,脑袋掉了都不知道。”
      话音刚落,一只虚幻的青蓝巨手从空中斜斜抓下来,关妙乐目光一凝,长剑立即要拔出鞘,我抓住她的手,立即瞬移到了一边,轰隆!
      这巨大的手岔开了站在原地不敢动弹的孙赞霖,砸入了地面后消失不见,而原地很快站着一尊铁塔一样的巨汗,那巨汉双眼青光,梳着飘逸的大背长发,编制成了一条条的马尾,而体形至少有三四个壮汉那么粗狂,我一眼就认出了是个巫族!
      “一个小鬼修,老子抓苍蝇,你在这站着捣什么乱!”那巨汉一伸手,就把孙赞霖拍得飞了出去,撞毁了一间屋子,方才停了下来。
      “那……北祖前辈!快快住手!那位道友惹不得!”孙赞霖站起来后,仍然叫唤了一声,不过叫北祖的巨汉却冷笑一声,看了一眼关妙乐,说道:“原来还有个九劫的人仙婆娘,啧啧,喂,兀那婆娘,这小子可是你的禁脔?”
      关妙乐咬牙,脸色难看的说道:“哪来的愣头青,大巫中没见过你这种蠢货!竟不知我关妙乐!”
      巨汉北祖哈哈大笑,随后眼睛瞪得滚圆:“你这婆娘也不懂说话!我吃了你的禁脔,再找你麻烦!我看你能如何!”
      “找死!”关妙乐噌一声拔出长剑,我拍了拍她的手,说道:“这神塔顶上全是九劫真仙,我一个八劫敢上这来,等同送死,不拿出点实在的东西来,麻烦还会不断,妙乐姐你也不能和这里所有的九劫斗吧?总得我自己打开缺口。”
      “呵呵,你这小婆娘玩烂的臭肉还打算跟我打?”北祖听罢阴笑起来,随后嗖的一下,以异乎他身材比例的速度,一瞬间就到了我面前,大手跟抓小鸡似的要拿住我!
      我再次闪瞬到了北祖的身后,打算拉开和关妙乐的距离,但接下来一声阴险的声音又从云端传来:“北祖,你一个新晋九劫也敢在我们这些老前辈面前夺食?未免太过不识抬举了!这块肉,是我白炽的了!”
      这次又是谁?我脸色阴沉,这送死的还真不少。
      其实在这么高的神塔斗法,对我而言没有太大的压力,毕竟我是三条脉络,杂修脉络修炼了鬼道,萃取鬼气都没问题,第二脉络感染鬼气后更是方便吸收,至于第三脉络因为本体是先天鬼气,那就无需多说了。
      和两个九劫纠缠,对我还是相当吃力的,所以再一次瞬移后,我已经有了爆发一脉创元先宰了他们的想法,不过我却很快发现,剩下的十几位九劫的真仙里,有好几位爱看热闹的都已经汇聚了过来!
      我立即冷声说道:“除了这叫白炽,北祖什么的,还有没有想要吃我的肉?或者想要给本人一些下马威的,都站出来吧,过了今天就没这个店了。”
      这挑衅的话,顿时引来北祖嗤鼻冷笑:“兀那小子,太不懂规矩,老子都说了愿意吃你这块烂肉了,还他娘的想要分给别人,不识抬举!”
      “哈哈,有意思,这我白炽这么多年来,听到的最好笑的话了,臭小子,难道你还打算自己拿剑把自己分成几块,让我们几个老怪分吃了不成?”白炽阴阳怪气的说道。
      “呵呵,这小子说话我喜欢,肯定很好吃!算上我磨驮一份!”一个长相也很彪悍的妖族也站了出来,我冷笑一声,准备开工了,结果这叫磨驮的妖族刚准备要飞来,却给一个面露阴森寒意的女妖拦住了:“磨驮道友,莫要着了道,这小子看起来邪门,你吃了他也未必能增加多少修为,但阴沟里翻船,小命却是不保。”
      我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笑道:“磨驮,你就那点小娘皮都能拦住的脾气,也敢妄言来吃我,也不怕出门让别家笑话?”
      “你个鬼崽子!老夫吃了你!”磨驮大怒,瞪了一眼女妖就冲了过来,给一个八劫的如此挑衅,他哪儿还忍得?
      想不到想要闹事的居然还有三个,而且都是妖族和巫族,这两族不好沟通,在消息闭塞的情况下,当然不知道我的凶名,至于人仙那边,或许袁惊鸿和万剑来可能是知道,但未必会和这些妖魔鬼怪说起。
      我冷笑起来:“也好,今天就让你们尝尝鲜。”
      “妈的,小崽子太嚣张!”磨驮瞬间到了我面前,可结果忽然双目就是一凝,因为我这时候,浑身上下已经和之前大不相同,不但脸上血管脉络遍布,连身上都到处是缠绕的青筋,整个人看起来狰狞而残酷!
      而就是双目的范围,我也感觉到了一股暴躁无比的力量正在涌动!把这冲过来的磨驮身影看得是一清二楚!
      嘭!
      剑匣一瞬间从背后让我甩出和对方撞在了一起,发出‘铮’的金铁敲击声,这有点像是古代的编钟,而击打之后,一股猛然的魄力一下子就震荡开来,把后面冲过来的北祖和白炽都震得身形一晃!
      这是九歌中东皇太一的轰鸣,而这一击,也把剑匣开关打开,里面九把利剑开始剧烈的颤抖,并且发出了类似于弦、琴,钟,锣,等古乐器互相奏响的声音,这仿佛是一首旋律的开篇,由气势恢宏的‘东皇钟’开始的!
      “有点意思!”给撞出去的磨驮双目欲裂,它甩了甩手,顿时拿出了一把三戟长剑,既是一把长剑三个头,手把却有半米来长,这样的兵器相当的独特,倒很有妖族的特色!
      而这时候,我却已经拔出了最细最长的湘夫人,以雷霆之势从白炽的身后发动了无限天剑,毕竟他现在是最轻敌的一个,连兵器都没有召唤出来,而且他没有大巫那样如同岩石一样的皮肤,所以一把细剑‘湘夫人’,以最快的速度,最锋利尖锐的攻击,一定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漫天剑雨倾巢而下,快速剑雨如同疾风一样让旋律奏响!前方很快就陷入一片的剑海汪洋,而噼噼啪啪雨打芭蕉的声音,也迅疾彻响其中,听起来妙曼无比!
      但这快节奏的声音,却掺杂了一些可怕的厉叫,让整个演奏变得有些不和谐起来,幸好它是非常短促的,就好像是姑娘轻声的呻吟后就进入了云巅,轻快却短暂。
      白炽给秒杀了。
      “这个不耐杀。”我阴森森的看向了手持三戟长剑冲过来的磨驮,顿时吓得他身形一滞,但我却暂时没有要追杀他的念头,而是送还了湘夫人入剑匣继续豢养,而在喳喳之声下,拔出了如同君子剑一般中规中矩的东君剑!
      两指轻轻捻着剑尖,微微一弹,剑震如筝弦,带着一股子的妙意清音!
      我旋即看向了北祖时,这时候原本应该是贪婪而霸道神色的大汉,此刻已经满脸都堆上了严重的霜色了!
      我一瞬间杀死了白炽,把对方道体打成了筛子似的,不但血溅得满地都是,连原来它的样子都看不出来了,整个场面血腥程度就跟把牛羊大卸八万块似的残酷!
      自己的血泼了一地的感觉,恐怕谁都不想尝试一下!
      ‘不耐杀’这三个字,也把在场的九劫真仙全都吓得脸色惨白,一个个如同泥菩萨一样,全都脑子有些转不过来的愣在那。
      场内只有吸气的声音,却没有出气之声!
      神塔变得萧瑟而冰冷,北祖和磨驮这时候早就没有了轻敌,停滞在那进退两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