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四十三章:插针
    第二千八百四十三章:插针
  
      话音如同在静夜的山谷回荡,没有任何的阻隔之物。
  
      而这里一共二十一位九劫真仙,明明只给杀灭了三位,但周围却显得寂寂无声,恍如观战者并不存在一般。
  
      打开了剑匣,云中君如还剑入鞘,铮铮之声任仍然不绝,知道剑匣啪嗒一声合上,我把盒子背回了背上,伸出手把望月珠和孪珠拿起,挂在了脖子上,这东西看起来像是佛珠,回头拿去送圆慈好了,这大肉和尚佛珠应该还缺一串,算是感谢他平时帮忙。
  
      面对观战者,我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说道:“真的没有人来了?我手中还有一朵戾血金莲,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人有兴趣?总不会只对六道神剑有感觉吧?我趁早说出来,让你们想要抢的趁早,免得你们以后惦记而没有机会。”
  
      在第三重脉络七劫后,一脉创元的时间已经延长了,现在连杀三个九劫的巫妖,却还没有见底,再杀几个弱些的应该不成问题,趁着现在立威,免得石化了就麻烦了。
  
      我张开了口,戾血金莲很快从檀口飞出,旋即缓缓变大,黑紫色的莲台不断的旋转,发出耀目的红金色光芒,这一幕,让所有的九劫真仙两眼都看直了!
  
      “原来,四大宝物,居然有一件在夏小友这里,嘿嘿。”万剑来从空中飘落下来,而袁惊鸿也和另一个同是圣道门的女子飘落而下。
  
      紧接着,更多的九劫真仙也现身了,毕竟有人带头后,大家对于戾血金莲的积极性还是相当大的,那毕竟是和六道神剑一个等级的存在,这里的老怪可谓是众所周知,不知道的也不会来这里了。
  
      牧中平一贯诡异的桀桀笑声也传了出来,说道:“这朵戾血金莲,诸位道友还是别染指的好,没有先天魔气,根本没办法发挥它的全部威力,这里还有现成的先天鬼气在,而天南,哪里去找先天魔气?从夏道友那拿?登天么?别忘了,他不单单刚才杀了北祖,白炽,磨驮,来之前,还砍了九重天门的柏屈,陶秀,许清微,墨休染,还把人家掌门海乘风给掳走了,桀桀……特别值得提的是,柏屈和陶秀两位九劫真仙,连虚体都没逃得,就给打灭当场了。”
  
      “什么!?”
  
      “怎么可能!?”
  
      “连海掌门都给掳走了?”
  
      一时间,周围议论声顿时沸起,而其中身穿九重天门道袍的老祖,脸色苍白如同白纸,虽然面无表情,但手已然是按在了兵刃上。
  
      “呵呵,真没想到阁下这么擅长隐藏,之前可是有见过一面吧?”玄仙门为首的中年男子站出来说道。
  
      “原来是安掌门。”我眼睛半眯,发现竟是之前第二次来仙国撞上的安守臣,这家伙给我引来樊天圣,差点就给害死,看他如今一门居然还有五个,我当然是十分的警惕,所以阴恻恻的挑衅道:“安掌门有何念想?想不想带领门下一起夺一夺我的戾血莲试试?虽然比不上六道神剑,不过也不是寻常灵宝可比,带回去足可堪当镇派大任了。”
  
      安守臣捻须哈哈一笑,拂尘一甩道:“我们玄仙门是正派,哪能找一朵魔门至宝戾血莲当镇门宝物?只是听闻六道神剑肆虐天南,故而带领门中同僚前来带回此剑,封印于门中神塔,还天南一个和平罢了,至于戾血莲是阁下之物,我们却没什么兴趣。”
  
      “呵呵,那就随便安掌门好了,我反正来这里,也并非为了六道神剑,而是传递些消息的,免得天南失控,波及了我小小的天一道。”我心中暗骂安守臣能够如此无耻和隐忍,旋即看向了其他的九劫真仙:“其他的还有人要打这朵戾血金莲的主意没有?”
  
      给我这么一问,所有的九劫真仙都再次露出了一抹凝重,逼近这咄咄逼人的气势,确实让大家有些感到大丢面子,那都是九劫的老怪了,哪一个不是风光一时无两的人物?就算是散修,那也是一方洞府的主人,门下肯定有许多的门客和家眷,家主当惯了,在这里却给人呼喝,这颜面实在没法安放了。
  
      关键我只不过是个八劫的真仙,但偏偏他们还得把我当成前辈高人来对待,那事情可就尴尬了。
  
      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大家都知道权衡利弊。
  
      看到没人应答,我呵呵一笑的看向了应劫台那边,又看向了牧中平:“老牧,这杀了人,筋骨有些不大舒服,这应劫台我独占几天,你觉得这要求合理么?”
  
      牧中平愣了下,桀桀笑起来:“夏兄弟远道而来何必客气?这后宫禁地如今已经开放,应劫台也本就是大家都能用的,你要独占几天也没什么,毕竟周围气息也足够我们吸收了。”
  
      “嘿嘿,那就好,既如此我就敬谢不敏了。”我淡淡一笑,然后看向了袁惊鸿和万剑来,说道:“圣道门如今掌门易位,三位也已经不是圣道门的所属了,你们可知道?”
  
      袁惊鸿和万剑来互补相看,倒是袁惊鸿率先说道:“不知夏道友想要说什么?”
  
      袁惊鸿目露复杂,他们对于门中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知道并不奇怪,因为牧中平这小人肯定会用这个来大做文章,亦或者就算不是牧中平,这袁惊鸿和万剑来也应该不至于什么消息渠道都没有。
  
      “哦,三位原来所属的圣道门,如今派了个厉害的杀手过来,我就是想要提醒一下三位而已。”我淡淡的说完,也懒得再继续说点什么,飘上了戾血金莲的莲台。
  
      “多谢道友提醒。”袁惊鸿一副感激,而万剑来目中闪过一丝复杂后点头。
  
      而一旁的关妙乐看我说罢,同样也跟上了连天,并且拱手对袁惊鸿和万剑来他们说道:“呵呵,袁师兄、万师兄、林师妹,眼下我也不是圣道门的一份子了,此番和夏道友已经一路,也以他为主,就此先行别过,待到有机会的时候我们再继续合作。”
  
      “这个倒是无事。”被称为林师妹的原圣道门真仙连忙拱手,而袁惊鸿和万剑来都面无表情回礼,也不知道此刻心中想什么了。
  
      但现在他们四位已经没有圣道门这大势力做维系,就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了,而一旁的安守臣连忙过来笑道:“诸位!既然圣道门已经不是诸位的属门,那和不来我们玄仙门,我玄仙门大门,可是早早为三位敞开,此番我们应该以除魔卫道为契机,共同合作,结成一道,如何?”
  
      万剑来嘿嘿一笑,说道:“你们玄仙门能给我一座和万剑门一样的神塔么?”
  
      “这倒是可以考虑的嘛,万道友毕竟在一门中存在也实属顶梁,我们玄仙门正是缺乏你这样的高手,来来来,我们到一边去细说?”安守臣是见缝插针的家伙,竟在这时候劝万剑来转会他们玄仙门,实在是高手。
  
      袁惊鸿却没有理会安守臣的说项,直接飘去了别处,至于那林师妹,犹豫了下就跟着他去了,毕竟曾经就是伙伴,要分离总得说一声。
  
      我没有理会他们接下来怎样,因为我现在的一脉创元已经动用太长时间,刚才表现镇定,其实也是忽悠他们的,而坐在戾血金莲上也是为了自保,而关妙乐在路上已经知道我的情况,所以上来也是为了保护我。
  
      看到戾血金莲往应劫台上飞去,几个九劫真仙陷入了沉凝中,也同样不知道接下来他们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