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四十四章:探知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霸占整个神塔的应劫台,这就等同第一手的元气直接输送到自己手中,其他的仙家都将要抽我吸剩下的二手元气,要说大家不觉得郁闷恶心是不可能的,但眼下就算是一坨大便,为了小命大家都得咽下去。
  
      这座超级神塔上的应劫台,我实在太熟悉,之前就在这里冲击过劫数,眼下坐在上面的时候,浑身都感觉被巨量的元气压给压制着,强制我吸收多出的部分,而戾血金莲因为是先天之物,本身底子也厚,从出土到现在,也恢复了不少的能量,现在吸收这里的元气倒也不成问题了。
  
      夜皇紫卿云也借由金莲,把道体恢复并重回到八劫了,现在她也是用戾血金莲滋养出来的道体,听说越是往后,越会比以前自己当夜皇的时候要强一些。
  
      关妙乐坐在莲台山,目不斜视的说道:“有七八个心怀鬼胎,这戾血金莲对他们恐怕也志在必得,也会怀疑你以八劫的力量斩杀三个九劫带来的副作用,估计等你恢复的这段时间里,要闹出点什么事端来。”
  
      “除了妙乐姐,现在基本上没什么人知道一脉创元的副作用,所以只能有劳妙乐姐和夜皇了。”我淡淡的说道,在取消了一脉创元后,我浑身上下的血液又开始凝固了,这样的副作用让人无比的难受,按照之前的经验,使用的力量完全,至少也要恢复个十天半个月左右,现在过半恐怕要超过七天,这段时间老怪环视,想想都觉得刺激。
  
      “我尽力倒是没什么,但孤掌难鸣,怕还得仰仗夜皇才行。”关妙乐看了一眼身边一身黑色皇袍,正睥睨站在那对视监视这里的几个九劫真仙。
  
      “定不辜负我主重托。”紫卿云平静的说道,我‘嗯’了一声,也没再说什么了,自从见过媳妇姐姐,她就改变了称呼,我也懒得去纠正,她的心智坚强,不会轻易改变。
  
      “我……马上……就不能说话了……”我脸上的表情很快陷入瘫痪的状态,这种面瘫现象虽然能够抑制,但也是迟早的必经之路,不如放任直流,让整个副作用来得暴风骤雨一些,也好早早恢复能战之躯。
  
      “我主放心既是。”紫卿云点头,就坐在了我后的左边位置,而关妙乐想了想,也坐在了我身后右边的位置,我们三位在莲台中央以三个角盘膝而坐,并在紫卿云的控制下飞向了应劫台。
  
      咚。
  
      巨大的莲花把整个应劫台覆盖住,吸收到的元气自然是非常的纯正,紫卿云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这一趟要冲击九劫,而戾血莲也将会再上一个台阶。”
  
      我没办法说话,已经进入了闭关的状态,而关妙乐也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之前找的那间洞府其实也不安全,把周边扫了一遍才敢布下大阵自毁道体,眼下这里元气充沛,但也是强敌到处,又是和那边洞府差不多,只不过对象换成了你了,不过刚才那出场架势,把一干不世出的绝顶老怪给吓得一个个都懵了,那感觉真是太畅快了。”
  
      “嘿嘿,我主以后将是天下共主,关道友既然没有了门派之隔,何不与我一般投向我主麾下,共创伟业?”紫卿云笑道。
  
      我没办法说话,听着紫卿云这么一说,暗道不愧是当年这临夜国的霸者,只是眨眼就已经想到要笼络关妙乐了,这些话我不方便说,但她却非常的方便,而且此时此地也是最好的说项之地。
  
      “这……”关妙乐毕竟是老牌的圣道门九劫真仙,在古剑门里面还大把的徒子徒孙,所以很快说道:“我……我还想回门中看看,看看这些徒子徒孙是否全都抛弃了我,要不然心中总是不自在,心里不舒服。”
  
      “呵呵,即便是道友回去,又能如何?圣道门如今已经大势所趋,连你这样的九劫真仙老祖都不过是说罢就罢,他们早就给时局所左右,这样的徒子徒孙要来干什么?”紫卿云傲然笑道,她也曾经是九劫真仙,还是当年天南有数的高手,所以现在虽然不比当年,但怎么都是戾血金莲的实际控制者,气魄雄浑远不是一般真仙可比。
  
      “唉……这真是令人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关妙乐叹道,显然也在纠结不知道怎么办好。
  
      “天一道盖含无数门派,有教无类,却又有强有力的条规限制,是真正以名门正派为目标的正道,关道友想要施展李翔抱负,天一道正是最为适合的门派!而且我主也在盛情邀请关道友,对关道友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连自己的弱点都没有丝毫隐瞒,若是换成他人,岂敢如此?”紫卿云说道。
  
      关妙乐苦笑:“我早知天一道的教规,也知道一天对我信任备至,只不过对旧门心中尚存一念,既然说道这份上,不加入亦是不行,那紫道友,你我以后可就是同门了。”
  
      “志同道合。”紫卿云说道。
  
      闭关强行恢复脉络是对付眼下情况的唯一办法,一脉创元的力量固然逆天,但副作用同样是用生死一线来交换。
  
      知道这副作用的赵茜和关妙乐也曾经提出过四种脉络的假想,比如不启动二脉创元,而是四种脉络留下一种备用,只以三脉络启动的方式,不过这点却给我否定了,这能够让我面瘫,身体僵如铁石的创元法,根本不只是脉络的问题,是涉及到道体僵化的层次,所以这应该是最残酷的状况。
  
      这也让我回想起下界的时候接触过关于‘渐冻人’的知识,既是明明大脑还能思维,但身体却渐渐陷入无法由自己控制的状况,这可怕的感觉,就是现在我的样子,也不知道如果使用过度,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时间很快过了一天一夜,没有预兆的,似乎九劫的真仙开始靠近了过来,这里面,最先飞来接触我的,是牧中平。
  
      “夏小友?老夫牧中平,有点事想要找道友商量下,不知道道友方便与否?”牧中平桀桀一笑,那声音跟夜枭一样。
  
      “一边去,我主正在冲击八劫的巅峰,准备冲入九劫,你有什么事,过几天再来。”紫卿云毫不犹豫的劝退道。
  
      牧中平却没有要走的念头,继续往前几步,似乎还打算说点什么,结果紫卿云很快站了起来,说道:“怎么?听不懂话么?”
  
      牧中平眼睛半眯下来,说道:“夏小友,我也就是问点事,既然不方便,那就算了,不过……”
  
      紫卿云看他好半响不说,冷道:“不过什么?”
  
      “不过,这件事是我代人问的,如果夏道友不打算商讨,那对方可能会自己过来问。”牧中平嘿嘿一笑。
  
      “那就让他自己来!”紫卿云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牧中平贼溜溜的眼睛瞅了我一眼,我心中冷笑,却实在是面无表情,他离开后,紫卿云说道:“看来,主公你的事情,多少还是让一些有心人察觉了,现在这个时间段,也成了他们验证效果的时候,戾血金莲对他们的吸引力不亚于六道神剑,况且真要找先天魔气,也用不着出天南。”
  
      “什么?难道还有别的地方有?”关妙乐一惊,旋即看向了我,惊道:“他们还有这胆子?!”
  
      “呵呵,没什么有没有,利益所趋,就是刀山火海他们都敢走一圈。”紫卿云很平静的说道。
  
      我虽然背对着她们,不过我的感知没有半点的问题,一眸一笑还是可以凭借周围空间波动感应到的,而这时候,果然两道气息飞了过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