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四十五章:初一
    拿到戾血金莲,再杀了我取先天魔气,就不用去斗樊天圣要六道神剑了,毕竟樊天圣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除了控制了一些九劫的鬼仙,还有封印在周天阵里的大股先天鬼气帮忙,而且大家围剿了六次都没拿到剑,谁知道第七次围剿会如何?
  
      但把目标定位在戾血金莲上,这事情看起来就好办多了,所以肯定会有先驱者过来探路。
  
      那两道气息很快就飘到了我面前,这是两个天妖庭的妖族,为一中年男妖和一年轻的女妖。
  
      “既然牧道友说了让我们自己来找阁下,那我俩可就不客气的开门见山了。”中年男妖笑呵呵的说道,紫卿云皱起了眉,说道:“有事快说,没看到我家主公在修炼么?你以为在这闭关,是菜市场摆卖,你想看货就来看货?”
  
      “夜皇何必如此紧张,我们不过是来打个招呼,顺便想跟夜皇的主公再打个商量而已,倒也没什么太重要的事情。”那中年男妖双目中带着笑意,而目光时刻不离我。
  
      “可不是么?我们就是想和你主公商量件事,又不是喊打喊杀的,你看看磨驮给你家主公打杀了我们都没说什么呢,你倒是先生气上了。”妖冶的女妖冷笑。
  
      “此处为原定闭关之所,闯人闭关如伤人性命,两位有事尽管说,再来卖关子,休怪我没提醒你们我剑下无情?”关妙乐噌的一声拔出了寒光四溢的宝剑,让两位天妖庭的仙修都脸色阴沉下来。
  
      不过中年男妖很快说道:“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就是想用借戾血金莲几天,等下去干掉了樊天圣,再拿回来交还给阁下,不知道阁下愿不愿意?”
  
      “那让我家主人借你道侣一用如何?玩坏了再还你?”关妙乐冷笑讽刺,这妙乐姐有时候也是口不择言的性子,便宜也不会少占。
  
      中年男妖咬牙,但很快阴险笑起来,看向了身边的女妖:“你去,让夏道友玩玩,反正也玩不坏。”
  
      那女妖脸色顿时难看下来,脸红道:“沐翰,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是让你去给他玩玩!你看他现在这情况,反正也玩不坏你!”叫沐翰的男妖阴冷的说道,两只凤眼也挤了挤,似乎还夹着什么古怪的提示,果然,那女妖似乎明白了什么,顿时脸上妩媚起来,说道:“哼,既然你都乐意自己的道侣给人仙玩,便莫要后悔。”
  
      说罢,女妖拉低了原本就饱满欲跃出的胸襟,打算飘过来。
  
      结果关妙乐噌一声就拔剑拦在了我面前:“滚一边去,脏得没法见人了还想要伺候人?把开玩笑当成真了吧?想要借戾血莲,你们也配?”
  
      沐翰是打算让这女妖过来试我呢,关妙乐只是没想到他俩这么无耻罢了。
  
      那女妖果断的停了下来,笑道:“啧啧,又说让奴家伺候你家主子,现在又不愿意了,这是要羞辱我们不成?”
  
      “再过来一步,休怪我不客气!”关妙乐已经是面带阴寒,而女妖也不敢太过分,顿时有要打退堂鼓之意,但很快,另一道气息也很快落了下来,这是一个巫族的大巫,长相狰狞,依稀面貌像是个女性,只不过看起来仿佛一条女蛇。
  
      那位大巫双目冰冷的看着我,最后才把双目放在了关妙乐身上:“我们借用戾血莲,是为了大家好,打死了樊天圣,再各凭本事争六道神剑!”
  
      “戾血莲你家的?说给就给?”关妙乐估计也暗道不妙了,这次直接来了三,真打起来,她也对付不过来,毕竟九劫真仙里,一对一她都要够呛,一打三这种事还没干过。
  
      “你们杀了北祖,我们的人不够了,只能用宝物来填!”那大巫阴森森的说道,估计和那北祖是有点旧交,此刻帮两个妖族,也实属报复。
  
      “关道友,他们找死,你何须理会,你回莲台来,我看他们还要不要命了!”紫卿云脸色阴沉的说道,这话一出,两个妖族沉凝,而那女大巫也有些进退维艰起来,毕竟我要躲在戾血金莲里,他们三个攻过去,就等同撕破脸了,到时候再来一次一杀三,他们那是拿命来送人头呢。
  
      “呵呵,听闻我们家掌门也给天一道掳了去,不知现在情况如何?真想要问问几位道友。”很快,一道身影就到了我们面前,听着话里面的意思,这九重天门也要淌这浑水了,估计牧中平之前对我的介绍,把这人给激怒了。
  
      关妙乐看了一眼紫卿云,看到她双目镇定而犀利的盯着对方,自己也就不说话了,持长剑站在我身边,和对方僵持着。
  
      紫卿云捻着手指,一副做好了随时攻击的动作,确实吓得四个九劫真仙不敢动弹。
  
      才撑住一天就敢过来,这四位也算是够胆了,我一天的时间里已经运转脉络,率先强行解除了嘴角的脉络。
  
      而这重要关窍,我嘴角总算能微微上扬,冒出一丝阴森的冷笑,而这一丝冷笑,让四个九劫真仙脸色也不禁变了!
  
      “滚!再扰我闭关,杀!”
  
      ‘杀’字仿佛穿透黑夜,冰冷得让四个九劫真仙退了一步,而看到我双目缓缓睁开,这沐翰吓得面色惨白,连忙一边拱手一边急退:“不想扰了前辈闭关,小的错了,这就走!”
  
      “罗鸢也错了,前辈莫怪!”女妖也不敢滞留,飞似的跟着逃了。
  
      而那大巫和九重天门的老祖看两位妖族都跑了,也不敢真触了霉头,大家都知道枪打出头鸟的道理,所以立即一哄而散了。
  
      应劫台的周边再度安静了下来,好一会,关妙乐大松一口气:“一下就来了四个,这也真是的,好在你恢复过来了,要不然真不能把他们吓退。”
  
      “只是能……说话罢了,身体要动,还要几天。”我苦笑道,这顿时让关妙乐脸色大变:“哇,那可就是最糟糕的状态,希望他们这次别再来了。”
  
      “后面怕还会再来,关师妹,别松懈。”紫卿云改了称呼。
  
      “是,紫师姐。”关妙乐连忙答应,现在都是天一道的一员了,该尊敬还得尊敬,毕竟紫卿云活的岁数和境界都比她要高。
  
      “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声音还不大利索,不过心中早就知道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场面再度安静了下来,关妙乐这时候已经恢复了完全的道体,现在正在冥想和修炼一路过来,跟我创出的剑歌,有了这套剑歌,她肯定要比一般的剑修要强一些,但指望她和万剑来这样的恐怖分子比,还不大现实。
  
      紫卿云也继续打坐用戾血金莲吸收应劫台带来的强大元气,并且帮着我祭炼层次不断提高的戾血莲,以备不时之需。
  
      不知不觉,两天时间一晃就这么过去了,牧中平这老狐狸又跑了过来,也不知道这次玩什么花样。
  
      我睁开了眼睛,阴森森的看着他。
  
      牧中平当然也不知道创元法的情况,所以也会怀疑,也同样想从中挖出点什么来,毕竟这类超级道法,肯定有罩门,也就是副作用,毕竟李相濡他们的副作用也早就公诸于众了。
  
      当然,即便副作用要命,但想学的大有人在,可惜就算把功法摆在大家面前,大家也没办法学罢了。
  
      “夏道友,嘿嘿,老夫又来了。”牧中平拱手一笑,看我没吱声,他笑道:“眼看着,这初一马上要到了,夏道友却还没有冲击进入九劫的迹象,那即便是九劫了,怕也需要巩固修为不是?所以老夫代表大家过来,和夏道友商量件事。”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