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四十五章:嫌晚
    第二千八百四十五章:嫌晚
  
      “呵呵,不知道是什么事?要劳驾你这话事人来说?”我冷笑道,牧中平尴尬一笑,说道:“我也不过是代表大家,可不是大家的领袖,经过大家提了下意见,又定制了下周天境时候的配合,夏道友,这屠魔之举,恐怕是少不了要用上戾血金莲的,不知道夏道友可否割爱,把戾血金莲借给大家?”
  
      “哦?所有人的意见,还是你一个和之前那四个巫妖的意见呀?”我似笑非笑,目光却渐渐阴寒。
  
      牧中平打了个哈哈,说道:“是大部分人的意见,并非只是几位巫妖道友和在下的商量。”
  
      “哦,如果我说不借呢?会如何?”我笑了笑,微微的抬起了头,这是我这些天,暂时能够做到的动作。
  
      不过光是这一抬头凝视牧中平,就让他忍不住想要退后一步了,看到我目露不善,他连忙轻咳一声,而他身后不远处几道气息跟着动起来后,这老狐狸才说道:“自然不会如何,不过,除魔卫道,大家都责无旁贷嘛,我们是鬼修,也想让临夜国恢复原貌,而六道神剑,也威胁到了天南的安危,大家也不想这把剑落入个被先天鬼气控制的疯子手中吧?如果夏道友不借,呵呵,就太让大家失望了。”
  
      “是么?只是失望而已?那就让大家失望去吧。”我冷笑回答,看到几道气息异动,我恍若未闻,而关妙乐已经把手放在了剑把上,至于紫卿云,也做好了启动莲花的准备。
  
      “这个……老夫失望倒是能忍,不过其他道友,老夫可就不知道了……夏道友,要不你考虑一下?”牧中平阴恻恻的说道,这意思大有不答应就不是我没提醒你的势头。
  
      “呵呵,都有谁要惦记我的戾血莲?一并叫过来好了,省得我亲自一个个找来杀了。”我阴阳怪气的笑起来,牧中平脸色一变,眼睛也眯了下来:“夏道友,你这么说,未免不大敬重大家呀,我们好声好气的问你借,可不是要夺,你这么不给面子,难道真觉得能打过大家这么多九劫真仙?”
  
      这试探和挑衅兼备的话我听过无数次了,这些家伙从来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性子,似乎也已经察觉了这几天我一动不动了,所以肯定想亲自试试。
  
      而且,对于这帮老狐狸来说,越是叫得凶的,往往越是没本事,果然,我这威胁的话没有半点用处,很快那九重天门的老祖率先站了出来,而随后,那大巫和两个妖族也跟来了。
  
      还不仅仅如此,连牧中平的左右两位大臣也过来了,唯独就差假扮夜皇的尸鬼了,不过想想就知道原因,这牧中平断然不会把所有筹码压上。
  
      “夏道友才时隔不久,如今已经到了可喝退四位九劫真仙的地步了,光是这一点,怕是万某学你,大家怕也不会给面子不是?”万剑来嘿嘿一笑,随后瞬间就到了比牧中平还前面几步的地方,落地后他上下打量,说道:“夏道友,之前那杀人法术,是不是用一次,得恢复几天能量呀?要不,万某来给你打通下经络,恢复快一点?”
  
      我满怀恶意的一笑:“万剑来,丢了一魂一魄,明面上看不出来,但你也算个残疾人了,这么想送死?”
  
      “你说什么?!”万剑来给我这么以讽刺,脸色都黑得滴出水来,这‘明面上’几个字,对别人无所谓,对他却是致命的,因为大家肯定能联想到他没准已经成太监了。
  
      “呵呵,你自己知道。”我冷笑道,旋即看向了已经十分警惕的几个巫妖,还有周围正在伺机而动的安守臣,甚至在很远处已经隐约有了气息的袁惊鸿和他的队友。
  
      万剑来霸道归霸道,但不缺乏底层贼子的阴险,他也不敢立即行动,正是因为他本来就打算出头。
  
      我看来的人实在不少,当即笑道:“戾血金莲不借,想要抢的,上前一步!”
  
      这话就如同闷雷,丢出去却始终没有炸响,所有九劫真仙都沉默了下来,毕竟真要敢光棍冲过来的,多年前早就死爪哇国去了,活不成现在的老怪物!
  
      牧中平这老狐狸不愧是老谋深算,桀桀笑起来,道:“之前诸位说得是有头有脸,差遣我来的时候,也是趾高气扬的,怎么?现在就怕了么?要早这么脓包,就该打退堂鼓才对呀,现在这是做什么?赏花么?”
  
      这话果然就跟扎入心脏的快刀,一下子就把气氛再挑了起来,那巫族的率先就坐不住了,怒道:“今日你就算借也得借,不借,大家也要让你借!我们十几个九劫真仙,既然商量好了要一同对付你,就不是光说说的!”
  
      说罢,她果断的身先士卒,高高跃起后,两手摸出了一块光滑的玉盘,往我这边顿时照下来!
  
      这已经等同开战了,光芒嗡的一下照到了戾血金莲上,瞬间冒出了一阵青烟!而金莲的光罩也晃动了起来,显然对方的玉盘也不是什么劣质宝贝!
  
      两个妖族一看我没有立即出手,而光照大有被破的迹象,那男妖沐翰大声说道:“趁着他没有使用那法术,大家一起上!谁出力多,戾血金莲便是谁的!”
  
      “我要给磨驮是个报仇!”女妖也怒吼着冲过来!
  
      “老夫不信!这么狠的招数,你这小辈能用两次!”九重天门的老者也拔出了长剑,嗡一声就朝着我扎过来!速度又快又烈,仿佛我和他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可这时候,安守臣却没有半点异动,只是远远的带着五个真仙看着,包括阴险如袁惊鸿的也一般,这是要看看结果呢。
  
      “夏小子!吃老夫一剑!”倒是万剑来怒吼一声,但却是往后一跃,再把悲风神剑往前方一指,这是以退为进,打算避实就虚呢!
  
      老滑头终究是老滑头!至于牧中平,同样是只狡猾的狐狸王,左右一看,两个九劫的大臣是率先冲了过去,他自己却一副念咒却后退的样子,这架势大有蹭吃不嫌晚的意思。
  
      “找死!”我冷冷说完,看向了紫卿云说道:“能打到的,一个别拉下,那边半残的太监万剑来,多给几朵血莲,务必打灭。”
  
      听到我叫得恶毒,万剑来气得是火冒三丈,顿时想要激进冲过来,但不知道谁忽然提醒了他,又让他只打算用剑骚扰了,我暗道可惜,本来是打算主攻这老怪物的,毕竟他盛名在外,他如果死了,听到我报出名字,估计在天南都能横着走。
  
      轰隆隆隆!
  
      戾血金莲的莲瓣瞬间就旋转了起来,并且从莲台那脱落后朝着对方急速轰击过去!这速度虽然不如瞬移,但也快得肉眼看不到了,嗖嗖嗖的近百道红黑之光后,前方就开满了一朵朵的黑莲,而刚才朝着我冲过来的攻击,没有一道能够冲破这密集的攻击网络!
  
      血莲有吞噬溶解的特性,旋转的时候,周围的东西都给卷了进来,能量也给吸收殆尽,最先冲过来的沐翰虽然动作很快,但几朵血莲上下左右多角度的吸收,他非但前进不了半分,连退后都做不到了,就这么眼睁睁的给黑莲扯成了一块块的肉块,吸收进了黑莲之中!
  
      这血莲之前吸收过九重天门的九劫真仙,那是杀人不见骨头,而且范围之大,远比大家想象的要大,一连串的‘导弹’飞过去,基本上攻击范围内的敌人,全都清理了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