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四十七章:晚心
“嘿,男女趣味,景致一对有,就波涛翻滚,哪有那么多设防的?李相濡,你在外面杀人,闹那么大的动静,把我家妙乐挑得邪火都跑出来了,要怪谁呢?”我瘫软在地上动弹不得,但表情却是一副陶醉的样子。
  关妙乐趴在我身上,就跟一条美女蛇似的,攀附得紧紧的,那双细瘦的手也不断的游走我的身上,仿佛已经忘情了一般,还发出细微的呢喃声。
  李相濡哼了一声,估计正在外间骂我们狗男女呢,不过很快他就说道:“这几日,夏道友弄了那么大的动静,刚才又杀了几个,体力消耗怕是不小吧?还有体力干这事,老夫可是佩服得很呀……”
  “少时相知却只动真情,老来空叹年华似水流,呵呵,趁着年轻,我总要纵情一些,李道友,近来是否寂寞了?这是打算看着我们而自渎么?”我笑骂道。
  “夏一天,别太放浪形骸了!你有这脸,老夫还没有!”李相濡骂道,一挥手,人就消失在了茫茫的黑夜之中。
  我松了口气,这李相濡被我这话激得离开,也是他还要点脸皮,要是真打算在这看着我们那个,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演下去了。
  关妙乐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怎么的,呼吸声重了许多,那灼热的鼻息吹拂我已经给她扯开的胸膛,感觉痒痒的,难耐的很。
  李相濡的威慑确实是非常恐怖的,即便是他离开后的黑夜中,那种未知的萧杀感觉,仿佛正在用一双犀利的双目死死的盯着我们。
  所以李相濡走了一会,关妙乐仍演得十足的入戏,那双修长的细腿,夹着我的大腿摩梭,动作可谓恰如其分,让我屡屡有种血脉偾张之感,那双狭长的睫毛在她亲吻我的肌肤时划过,酥麻了我的全身。
  “那个……手……”但随着她的手不断假装要往更深处去,我当然是忍不住叫了起来。
  “嗯……知道啦……我在认真呢……”关妙乐恍若未知,羞怯的应了一声,然后继续的伸进别处,我吓得连忙低声叫了起来:“我说的是住手!别摸!”
  “啊?我以为让我快点进入正题呢……”关妙乐这才止住了手,脸上全是戏谑之色,不过她很快又哼哼道:“我就那么没吸引力呀?你这孩子……”
  我哭笑不得:“我说妙乐姐,我现在是瘫的!”
  “哦哦……我还以为你天生不行呢……”关妙乐把手指放到了嘴里,眨着眼睛吸了一下,我差点没翻白眼,这挑逗也没谁了,我倒是忘了她的实际年龄了。<>
  而不一会后,远处又有了动静,爆炸声连片的响起了,我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趁着这个时候,我让紫卿云让戾血金莲生出一团血雾,完全的挡住这里所有的一切,这样一来,有刚才春色无尽的一幕打掩护,再遮挡一番就合情合理了,李相濡就算在外面看到这个境况,也会当成我和关妙乐在里面翻云覆雨呢,绝对想不到是做戏。
  但就在我觉得会安逸个一两天的时候,大概七八个小时之后,忽然我所在的应劫台竟隆隆作响起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不一会,轰的一声巨响,整个神塔仿佛要塌陷了一般,我吓得里面让紫卿云出来把血雾召回去!
  血雾散尽,这迷茫的烟云周边,抖动的频率非常高,但周边却没有任何一个九劫真仙,包括牧中平也不知道去哪了,我连忙看向了应劫台下面的周天阵,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得我差点没魂飞天外。
  这周天阵居然破了!
  底下,牧中平正和李相濡警惕的盯着大阵,悉悉索索的说着什么,不一会,猛烈阴气再度爆发,仿佛水漫金山似的,把后山这周天阵整个淹了!
  樊天圣主动破阵?
  我脸色不由一变,连忙命令紫卿云让莲台靠近牧中平那边,而关妙乐也诧异的问道:“这大阵是给破了吧?”
  “嗯,看情况是这样的,真不是好时候,这李相濡把人都赶跑了,现在难道还想自己拿剑不成?”我皱眉说道。<>
  很快莲台就飞到了靠近李相濡和牧中平那边,我一边打坐,一边问道:“怎么?两位这是等不及初一就要开阵灭了樊天圣么?”
  “呵呵,夏小友,你可真能开玩笑,这可不是显威风的时候,樊天圣引先天鬼气破了周天阵,马上污染肆虐整个仙国了,怕是老夫都在这待不住了。”牧中平笑呵呵的说道。
  “哦,那你说该怎么办才好?”我试探性的问道。
  “要么制止他,要么趁早离开这里,先天鬼气积蓄了千年的力量,周天阵本来就关不住它太久,之前给他打破了一次,是老夫费尽千辛万苦才修好,结果夏道友昨晚用戾血莲一炸,把整个连接这大阵的后宫炸出了这么多的窟窿,大阵缺失关不住先天鬼气,他自然要借机轰破周天阵跑出来了。”牧中平一副不高兴的表情。
  “老牧,你的意思是我的罪过?”我皱眉,却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牧中平桀桀一笑,说道:“就算老夫是这意思,那倒也没什么区别了吧?夏小友你如今有戾血莲,又有能够轻易击杀九劫真仙的实力,想必对付樊天圣也不成问题吧?”
  我眉间松了下来,这牧中平是打算让我参与进来,我心中咬牙,想着找个借口离开,过个两三天再回来。
  李相濡嘿嘿一笑,说道:“夏道友,老夫除魔卫道,你怎么都得搭把手吧?”
  “之前二十来个九劫真仙都拿不下他,现在周天境都破了,我可打不过,要打你自己去。”我冷笑说道。
  李相濡半眯起眼睛,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夏道友该不会是瘫了吧?莫非你之前大显神威的法术,和老夫这化道法一样,需要消耗极大的脉络力量?”
  我暗骂这李相濡老狐狸,化道法确实是先伤己后伤敌的化解型道法,反过来猜测我的创元法是这样也不奇怪。<>
  “不愿意拼命,还需要理由?”我皱眉说道,李相濡顿时冷笑,一副了然的样子,而接下来,他瞬间朝着我飞过来,并且此时此刻手中多了一把圣道之极!
  “那既不愿同戮魔头,那留道友何用?”李相濡狞笑起来。
  嘭!
  关妙乐瞬间出手,和李相濡的剑撞击在了一起,不过她这把宝剑即便是很好的兵器,但又怎么能和圣道之极相比,火星四溅下,当场崩断了,李相濡的圣道之极甚至差点划过她的脖子,吓得关妙乐连忙飞退!
  紫卿云猛然一指李相濡,而无数的莲花瓣快速就飞向了他,并且炸开了一朵朵的黑莲!
  然而李相濡也擅长遁速,黑莲刚开始攻击,他已经急退到了很远的位置,并且嘴里快速的念起了剑歌:“九天界深仙共隠,剑花满歌酒同倾,谁怜白鬓天沧上,閒倚清风敲晚心!古仙道!倾仙剑隐!”
  真不愧是李相濡!
  我心中骂道,这个时候就毫不留情念剑诀,不愧是杀伐果断!
  “先退。”我连忙说道,而戾血莲也把关妙乐裹挟起来,往天空上狂奔!
  看我们逃离,李相濡却依旧念咒,没有半点停滞,而下一刻,他整个人浑身剑气,竟化作一缕剑光,瞬息冲向了戾血金莲!
  轰隆隆!
  戾血金莲的防御开放到了极致,但在猛烈的九天剑气下,仍然如同摇摇欲坠的剑花,仿佛下一刻就要凋零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