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四十八章:秋剑
    嘭!
  
      戾血莲的防御虽然强横之极,但面对绝顶的剑仙李相濡,加上圣道之极的剑歌猛攻,还是被轻易打破了防御,一声巨响,几片莲瓣居然给直接击飞当场!
  
      不过关妙乐也并非没有准备,她手持断剑也早就跟着念起了剑歌!并且在李相濡攻击到来的时候,也同样在她手中闪现古剑,这把古剑一拆二再拆四,很快雷光闪闪的在周边快速挥动!把周围全都覆盖在了闪电之中!
  
      只有剑歌才能抗衡剑歌!这是大家心中的常识!但关妙乐的剑法比李相濡可说是云泥之别。加上宝剑也断了,怎么可能是李相濡的对手,四把古剑,在李相濡几次飞梭一样的连击下,打得破碎不堪,而接下来再度要承受攻击的,就将会是戾血莲了!
  
      有之前关妙乐的一次助攻,紫卿云也得以喘息,立马让戾血莲快速退后的同时,把花瓣继续轰了出去。想要阻挠对方的持续威逼!
  
      “呵呵,看来,夏道友是真的动弹不得,这可是太令人惊讶了,一群的九劫老祖,就这么给忽悠了几天几夜,说出去,怕要给人笑掉大牙了,不过…;…;也就是你夏一天才敢这么做,要换了其他人。怕当场就溜之大吉了,哪还敢大刺刺的坐在应劫台那等着别人来试?”李相濡阴险的笑起来,随后又看了一眼关妙乐,说道:“关前辈也是擅长演戏嘛,连老夫都给你们骗过了。”
  
      “那也比不过你。从进入圣道门以来,你们就一直在演戏。”关妙乐冷哼,却已经陷入了无剑可用的境地。
  
      我看向了剑匣,传音说道:“用它吧,你应该能发挥它的全部作用。”
  
      关妙乐想了想,从我背后拿起了这剑匣,这一路上她和我为了能够演奏出《九歌》,也在不断的换着使用这件乐器,所以乐器对我们的适应性非常的良好,区别也就是互相之间交换下印记而已。
  
      “李相濡,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打起来我可以奉陪,不过打了一半,樊天圣跑上来收菜,那可就尴尬了,你确定真要打?”我冷笑道。
  
      李相濡冷冷一笑,说道:“樊天圣和你比起来,我总感觉还差了那么点劲,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心中阴郁。这李相濡是打算要趁机报旧仇了。
  
      “如果你夏一天光明正大的说自己瘫了,老夫倒也不至于如此咄咄逼人,但你昨夜却把老夫当傻子耍了,虽然现在是有那么点趁人之危,不过这也是你自己的选择。”李相濡看我不说话。忍不住继续讥讽起来,并且趁着关妙乐还在往九歌上打印记,他紧接着把第二次剑歌念了起来:“春早落花雪声小,举剑徘徊仙路稀,岸涯自笑青天上。乘风去来送未归!古仙道!乘雪落剑!”
  
      我面色难看,说道:“看来,李相濡你是自己找死了,这要是樊天圣跑出来,我巴不得是要跟他一伙了!”
  
      李相濡也不理会我的威胁。继续念起了剑歌,而牧中平说道:“夏小友,老夫也想要凑一凑这热闹呢…;…;”
  
      “呵呵…;…;牧中平,你想要热闹点,等一会也会轮到你的。不着急…;…;”
  
      就在牧中平话还没说完之际,这周天境下面磅礴的阴气里,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了!
  
      我一听这声音,心中忍不住咯噔一跳,是樊天圣跑出来了!
  
      六道神剑不是说笑的。一瞬间,黑光嗖一下朝着李相濡打了过来,李相濡的剑歌施展已经大半,整个周边世界都陷入了一片的飞雪之中,但这时候感觉到了黑光威胁。他猛然就取消了剑诀,立即要躲开这道黑光!
  
      嘭!
  
      樊天圣的剑,须臾间之后,和李相濡撞在了一起,两人这一撞,互相又都弹开了!
  
      李相濡全身金色的圣光环绕,威武的不行,不过显而易见也是激发了圣道之极的所有能量了,否则刚才一剑,就会被鬼气入体!
  
      “好剑法,就知道你这小辈不凡,却不知隐藏如此之深。”樊天圣一袭的黑衣,在阴风中猎猎飘扬!
  
      李相濡满脸戾色,也在看着对方:“樊道友,看来近来过得不错嘛。”
  
      “哼。”樊天圣冷哼一声,然后看向了我,说道:“夏小友,你刚才说的话,做不作数呀?”
  
      “迫于威胁,合作也是必要的嘛。”我现在也顾不得怎样。至少也比给李相濡杀了的好。
  
      “很好,我把临夜国收为己有后,用先天鬼气控制六道神剑足以号令天南,而你若是肯为我所用,又拥有了戾血金莲。以后这天南有我一半,也会有你一半!”樊天圣大声的说道。
  
      我面无表情,说道:“合作的事,到杀了他们俩终止,至于要不要统治天南。可也由不得我们来说吧?”
  
      “也是,先杀了这两人再说!这李相濡由我对付,至于牧中平这阴险小辈,就便宜你了!”樊天圣哈哈一笑,随后六道神剑一指李相濡。剑歌顿时念了起来:“殿前遭雨叶又深,数度长歌无客游,荒山野水空无路,怎知此处曾故国?仙鬼道!故国深秋!”
  
      剑歌一起,周围狂风四处,落叶飘散,一大片的荒野景致出现在了我们周围,毫无疑问,樊天圣有了六道神剑,加上本来剑法就出自正统。叫板李相濡也不是问题了。
  
      “雨积云庭映彤枫,林扉清溪似渊穷,青鸟时惊剑影来,其声遥在飞翠中!古仙道!云庭剑影!”李相濡不敢怠慢,冷冷的跟着念起了剑歌,而这一道剑歌的景色,竟和樊天圣有异曲同工之妙,可见这家伙老奸巨猾,是要乘势而起了。
  
      大雨本来已经随着狂风飘落而下,叶子给雨水打得不断的沸腾,而荒山野岭那,到处都是残破的废墟,但即便站在这样的剑境之中,李相濡也似同闲庭信步的游历一般,竟和这深秋故国的景色融为了一体!
  
      呱!
  
      一声青鸟的叫唤声。一瞬间像是击破了长空一般,下一刻,也不知道是剑影还是狂风,顿时把整个剑境打得模糊了起来,而李相濡的身影不断的出现在整个剑境废墟中,时而是破旧的庭院,时而是宫廷残破的楼道,时而又是荒草林立,破败到看不清道路的皇城大道上!
  
      但我知道这绝非是闲庭信步,而是正剑舞在深秋之中!只不过剑法太快,显得像是人站在那儿罢了!
  
      樊天圣的剑意,明显要比李相濡差上一筹,不过仗着六道神剑的威力,把剑境竟衍化得如同阴曹地府,阴风瑟瑟。恍如是常人眼中破败而充满死亡味道的酆都城!
  
      我心中是十分期望这李相濡给抽取一魂一魄的,毕竟这剑歌之下隐藏的六道神剑剑威,就连万剑来这样的高手都扛不住,李相濡能否抗住还是个问题!
  
      然而很快,一声轻啧声就传来了,而李相濡也抱以一声冷哼:“哼,这把六道神剑果然邪门,要不是我有化道法在身,恐怕就着了此剑的道了。”
  
      我心中一愣,暗骂李相濡的化道法果然厉害。居然连六道神剑夺魂夺魄的招数都能化解,看来不是四重也差不多了!
  
      樊天圣没阴成功,也就只能专心剑境了,但我却不大看好樊天圣,因为李相濡敢单挑他,必定有仗着化道法的心思,这家伙是真打算拿下六道神剑!
  
      就在我郁闷的时候,脚底下的莲台很快就移动起来,而关妙乐已经打开了剑匣,朝着牧中平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