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四十九章:松动
追击牧中平是为了让李相濡落单,如果这两强联手,那樊天圣就真要被干掉,而李相濡现在看似占据上风,实际上樊天圣的筹码应该还没翻起来,因为听说之前还有两个九劫的真仙给先天鬼气控制了,况且先天鬼气如果真正的爆发,李相濡恐怕是第一个招灾的。
  戾血莲启动离开这里,也是为了避免底下大爆炸的时候给波及!
  李相濡当然知道这一点,剑歌对轰的时候,也开始借力撤退,方向是皇宫那边,要知道就算是爆发鬼气,樊天圣想要称皇称霸,也需要有文武百官,总不能全都一股脑杀了,到时候他还只是光杆司令,那就没必要做那么多事了。
  剑境如同狂风扫落叶,周围到处都是给战斗击垮的景物,而李相濡示弱逃离,樊天圣则冲上追击,两人直接冲击撞到了神塔附近,又在那边斗剑起来!
  关妙乐召唤九歌追着牧中平,但牧中平可不是什么宝物都没有,一本六道圣典也不亚于乐器九歌,不断的召唤鬼怪来对付关妙乐,一时半会估计关妙乐也拿不下对方。
  牧中平九劫已经有一段时间,加上修炼的是鬼道,最擅长以多打一,关妙乐想要获胜,没有外力的帮助是不行的,只不过可惜我在使用创元法之前没有召唤出三兄弟和奴奴,所以竟没办法打开魂瓮,要不然现在要干掉牧中平也不是难事。
  我们一路准备冲出后山,这里的鬼气已经弥漫得到处都是了,这一次是周天境的阴海倒灌,把周围一大片的地方全都淹了,整个后山都填满了阴气液体。
  而这时候,似乎先天鬼气也已经能够在这片大地上显形,李相濡数次想要逃离这片地方,阴海就立即会冲出一只只触手,把他拦截下来,要不是圣道之极自带一部分隔绝异端气息的防护,恐怕李相濡也撑不下去!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连两位九劫的被控鬼仙也跑出来了,它们在樊天圣的命令下只做骚扰之用,却没有半点正面迎敌的打算,这顿时让李相濡十分的郁闷,毕竟剑歌是两人对决的时候才能无碍施展,而如果旁边还有人打扰,稍不小心会很容易给打断拦截。<>
  一旦没办法施展剑诀,樊天圣就能使用无限制的使用六道神剑的力量,因为此刻的他随着阴海蔓延起来,身后已经给好几道触手给连接起来,力量似乎也因此大增了,竟能和李相濡的‘与剑相濡’相互抗衡,而且偶尔一道追魂夺魄,也逼得李相濡的化道法启动。
  用化道法化解这样大威力的无形攻击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从李相濡难看的面色上就能猜出他的脉络也不断受损。
  我坐在莲台上没有动作也是为了尽快的恢复一些脉络,而且刚才给李相濡的剑歌打中,戾血莲给打坏了一部分,此刻抓紧恢复已经困难,要攻击那是坏上加坏的下场。
  想了想,我觉得樊天圣至少不会控制先天鬼气去破坏神塔,就传音给了关妙乐后,就让戾血莲带着我又返回神塔去了!
  可还没等我到达神塔之时,两道气息很快就从外围飞了过来,我不禁诧异的分辨他们的气息,却发现竟是去而复返的安守臣和他的一位同伙。
  安守臣在高空中看到我,淡淡的一笑,说道:“夏道友,怎么你对六道神剑没有兴趣么?”
  我冷冷一笑:“没看到我的戾血莲给打坏了?你们要想拿六道神剑就赶紧去吧,趁着现在樊天圣给李相濡拖住,要是李相濡死了,随着时间的流逝,阴海的先天鬼气和樊天圣接触得越多,之后再想夺取六道神剑就难了。”
  安守臣双目一凝,似乎在考量我话中真假,我倒也懒得理会他,朝着神塔上飞去,但没想到这安守臣根本没打算去拿六道神剑,而是朝着我冲过来,并且说道:“夏一天,你拿着戾血金莲和先天魔气,长期以往,终究要给魔气影响,不知不觉将会变得性情暴躁,杀戮成性,要不这样吧,你把这两样东西交出来,由我带回玄仙门镇压如何?这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大家好,而天一道,以后也会成为我们玄仙门的附属门派,受到我们的保护,你看如何?”
  “呵呵,圣道门都没敢开那么霸道的条件,你们玄仙门自以为还长了翅膀?”我讽刺道。<>
  “即是说,没得谈了?”安守臣呵呵一笑,我想了想,说道:“倒也不是,只是条件还差了点,又要戾血金莲,又要先天魔气,连天一道都一并拿下了,我岂非太没面子了?”
  “哈哈,条件吗?当然有的谈,不过我们玄仙门也不是什么风险都不用承担,九重天门眼下应该也和你们天一道势不两立了吧?而圣道门听说有意南侵,天一道早晚也会成为附庸,我们横插一杠,也冒着风险的,夏道友想要有什么,先说说看?”安守臣追在后面,也不着急攻击了。
  “你现在狮子大开口就要这三大件,我也有些不知怎么回答你,要不这样吧,谈判总得让人考虑几天吧?就三天吧,三天后我给你答复如何?”我笑道。
  “等三天后,夏道友那邪门法术恢复过来,把我们一股脑都烹杀了?其实夏小友,我之前就觉得很好奇了,你是从哪里借来的胆量?居然诓骗我们这么多九劫真仙?”安守臣阴冷的说道,这时候的他已经改变了之前的斯文,变得有些愤怒起来。
  “诓骗?说得跟我没办法杀你们似的。”我森然一笑,只能是控制戾血莲朝着樊天圣那边飞去,现在我没办法对付安守臣,只能是往下面带人。
  金莲虽然受了伤,但速度仍然很快,安守臣带着一位女道追逐过来,始终没办法追上我们,不一会大家没上神塔,却又回到了原来事发之地!
  这时候阴海已经淹到了神塔的塔柱,周围看起来跟汪洋大海没什么区别,在黑暗和阴云遍布的后山,山也看不清楚了,只能感应到李相濡和樊天圣斗法,而阴海在这里翻腾!
  我朝着樊天圣飞去,这安守臣似乎耐心耗尽,伸手一点我,背后的飞剑立即朝着我急速射来!
  这飞剑速度果然也是快得很,嘭的一下就扎入了金莲的防护罩,并且不断的旋转想要扎进来,场面变得万分的危机起来!
  我咬牙强行牵动祖龙之力冲击脉络,但显然这种脉络结石化非常的难打通,好在这时候,发现我情况有变的关妙乐放开了牧中平返回来了!
  牧中平又跑去和李相濡汇合了,整个战场的格局,除了多了个安守臣在追击我们,反而回到了原点。<>
  这样的境况对我很不利,可眼下只能硬着头皮贴着阴海飞行,毕竟先天鬼气会优先对付追在后面的安守臣!
  我越来越断定樊天圣能出来的原因,这家伙既然能够控制最大一股的先天鬼气,很可能是和对方有了沟通,毕竟先天鬼气自由生长不知多少年,已经具备了一些灵智,双方想要打开突破口,必然是选择合作,而现在一道道的鬼气不断冲击和缠绕安守臣,就很明显一切都在樊天圣的控制下。
  安守臣一手持剑,一手持拂尘,一会砍伐,一会劈飞一道道恍若触手的鬼气,估计也正郁闷为何我没事,他反而给追着他吧。
  而此时靠近和有机会接触了阴海后,我忽然发现第三脉络居然有松动的迹象!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