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五十二章:抽噎
    被拂尘卷住之后,我浑身如同火烧一般,烫得浑身冒出青烟来,一个个的水泡从无数的缠绕拂尘丝线中冒出,旋即又立即给火焰烫得炸开,液体干涸结痂,这样的恐怖攻击,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一瞬间我差点痛得丧失意识!
      模模糊的,看到远处关妙乐没办法维持自己的法力,衣服一片片给对方长剑划破,我双目炽烈如火烧,熊熊和身体的热度合二为一!我歇斯底里的怒吼着,浑身却也不断给拂尘烧了又烧,朦胧还听到安守臣问我‘签和不签’,‘服和不服’。
      我浑身上下,包括双目都痛得欲生欲死,这拂尘丝线可长可短,每一条缠绕着我的道体,都让我给烈火灼烧得体无完肤,而一道道的丝线的头部,也快速的侵入了道体之内,似乎要把我的先天魔气拉扯出来,不过似乎感应不到气息,安守臣只能让丝线的继续入侵!
      一条条的细丝扎入身体,并且在道体内恣意乱窜,这样的感觉没有人会觉得好受,而加上自己瘫痪已经缓解,能够感受到痛苦的情况下更是残酷无比!
      他口中叫骂已经并不在意我签和不签了,我是否生死他也不在乎,因为我现在就在他手中,他的豪赌成功了,我并不具备任何攻击能力,甚至连反抗的任何实力都没有。
      那剩下的就是让我死得如何让他内心舒服点罢了。
      “不是很能玩么?现在怎么不继续玩?我还以为有多厉害!今天既然落到我手里,就让你们生不如死!”安守臣一边高声笑起来,一边不断的讽刺,而关妙乐那边,衣衫篓缕,血迹和暴露的身体,让整个场面也变得刺激着所有人的大脑!
      我想着引爆道体,只是可惜在创元法的副作用下,我调动不了任何的力量,只能承受痛苦,而无法做出任何的回应。
      紫卿云的实力不过是八劫,再强攻无果的情况下,甚至引动戾血金莲要进行自毁,只是她的意图很快就给发现了,连她都没办法支撑哪怕一下,就给另外两个九劫真仙抓住了。
      “呃……呃呃呃……”在对方的拂尘丝侵入到我的喉咙时,我发出了一阵阵恐怖的声音。
      安守臣似乎还很有成就感,高兴的大笑起来,狰狞的双目仿佛就像自己是地狱中爬出的恶鬼,但当他发现我的嘶吼从阴凉变得冷冽的死后,才意识到了我的异常。
      “吼……吼吼吼……”远古的咆哮声低沉而如巨浪汹涌,周围很快陷入了一片漆黑浓稠的世界中,安守臣整个身体一怔,随后立即想要逃开,但下一刻,‘轰’的一声巨响,他的脑袋猛然间就给一条巨蛇大小的透明雷龙咬住!
      咯、咯咯的骨裂之声响起,最后一声‘啪’的脆响,整个头颅就给咬成了一块块,一时间,安守臣的眼珠子,脑浆,牙齿、耳朵全都爆了出来,肉末就跟打浆机里的西瓜,粘稠的溅了我一脸!
      接下来,那小龙张牙舞爪的咆哮起来,这声音越来越大,震得我的耳膜瞬间陷入了失聪的状态,而这一次,周围剩下的九劫真仙才全都震惊回到了自己的理性之中!
      这时候的理性,毫无疑问就是:逃!
      但那只透明带着闪电的星光祖龙,却长大得比他们想象还要快,怒吼之后,猛然间就膨胀如巨蛇,而龙头一卷,瞬间就把还想要从虚体冲出来的安守臣一口吞入了腹中!
      祖龙的腹部里面,恍如是烈火烹油一般的景象,安守臣的道体猛然间开始溶化,随后化作一道道滋养祖龙的能量,而冲出来的绝望虚体,同样在这化解之力下,形同虚设的烟消云散,成为一团祖龙身边的云或雾。
      这时候,祖龙又增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巨大的身体盘旋在戾血莲上,而底下的阴海水体,竟不断给它吸收,并且凝聚和使得身体不断的变大!
      “祖……祖龙!是洪荒祖龙!”
      “分……分开跑!快!”
      “吼吼吼吼吼!”看着剩下的四个玄仙门的老祖四散而逃,被激怒的祖龙咆哮一声,身体忽然一动,嘭!须臾间,逃得最远,反应最快的那个九劫女仙,就给一口咬成了肉酱,道体掺着骨头茬子,在透明的星光龙嘴里挤压得如同肉糜,而虚体更是连惨叫都没有办法,就给吞入了祖龙的腹中。
      而剩下的三个老祖跑得也并不慢,可惜又怎么可能逃过祖龙的掠食,又是须臾的时间,第二个叫云师兄的瞬间就没了下半身,拖着一身的肠子,吼叫着往别处逃去,但这一声只撑住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它没有躲过第二次吞噬也跟着化作了祖龙的美食!
      祖龙并非是一口吞不下它,而是猫捉老鼠似的戏谑罢了,在它的眼中,这里没有谁能够逃出它的掌控!
      轰隆!祖龙在吞噬了那云师兄后,扎入了阴海之中,而剩下的两位真仙,一下子趁机逃到了遮天云障的雾海外围!甚至以为自己能够就此逃离!
      可惜的是,等到他们再次从阴海中窜出来的时候,祖龙的庞大身躯,已经是大到难以想象了,就算是我,现在面对它的时候,都有面对航空母舰一样的既视感!
      人终究是渺小的,在这样的庞然巨兽面前,根本什么都不算!
      嗷嗷嗷!!
      祖龙的咆哮声充满了悲愤,那双目原来透着星光,此刻变成了血一般的猩红,这样的状态我从未见过,而等到我想要叫唤它的时候,轰隆的一声巨响,一道猛烈的雷霆激光从祖龙的口中喷射出来,剩下逃得最远的那个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霎那给雷霆湮灭,就仿佛连虚体都不曾存在!
      而那股雷霆把阴海划出了一道深邃不见底的线,随后一扫之下,最后剩下的那个玄仙门老祖也如同梦幻泡影一般再也不见了!
      可接下来,祖龙并没有返回我的身体,它一下子就潜入了阴海的底下,海水立即翻滚如同有人搅动,最后竟开始以螺旋转动起来!
      我挣扎的用一只手支撑身体翻了过来,然后一边呕吐,一边拔出了渗入到我喉咙内的拂尘丝线,一条条的丝线拉出来后,我才咳了几口血才勉强吱出声,与此同时,金莲已经把关妙乐承载回来。
      “我就让你逃,你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听?你这疯子!还年纪轻轻的……”关妙乐挣脱了绳索,还没来得及恢复衣服,就把我搬了起来,一边扯出拂尘丝,一边注入自己的元力,帮我恢复身体上的创痕,拂尘丝在我道体里一通胡乱搀和,我可谓是元气大伤,这一回脉络的恢复就变得更是缓慢起来,毕竟有的脉络从中断掉,要接驳恐怕不是一两天的时间。
      “现在……不是都活下来……了么。”我苦笑道说道。
      “你……”关妙乐‘哇’的一声哭出声来,她惊讶的时候就喜欢这喊,这时候连哭都是如此,听起来声音涩涩的,恐怕她已经不知道几百年没哭过了。
      接驳我的脉络后,阴海仿佛要退潮一般,阴气液体竟越来越少,甚至以肉眼都能够计算出一秒钟下降了几分深浅。
      “行了,妙乐姐,你一边哭一边替我恢复,搞得跟我死了似的。”我苦笑制止她,而她哼了一声后,仍然抽抽噎噎的,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想法。
      不止是阴海正在消失不见,连海面上的浓雾,也像是给什么东西吸收得一干二净,这样一来,很快把周围的一切都暴露了出来,包括另外一片海域战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