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五十三章:飞颅
    第二千八百五十三章:飞颅
  
      这时候,似乎也发现了自己暴露在了我们的目光下,另一边大战的两拨人马,此刻忽然停了下来,并且其中李相濡最早发现有异,连剑都不打算要的样子,往皇宫方向逃窜!
  
      牧中平带着一口棺材,原来和李相濡,以及好些九劫真仙围攻樊天圣,已经占据了上风,忽然这时候看到李相濡跑路,他警惕的也逃了起来,至于剩下的,则是袁惊鸿和那叫做林师妹的,正在激斗已经伤痕累累的樊天圣,并且打算争夺六道神剑!
  
      整个战场已经是白热化的境地,甚至是随时就能够干掉樊天圣,但这时候却有人逃了,让周围的气氛变得十分的诡异。
  
      “李道友!这是何意?没有你,我们怎么抵御六道神剑的摄魂夺魄?”牧中平站在棺材上,身后还跟了一大批召唤出来的恶鬼,追着李相濡不放。
  
      “呵呵,何意?你们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我现在忽然想通了,不要那把六道神剑了可好?”李相濡冷笑着说道。
  
      “什么?”牧中平还是听不明白的样子。
  
      李相濡笑道:“就算我拿到了六道神剑又能如何?还不是要跟你们争夺一番?越强的人,就越容易陷入众矢之的不是么?”
  
      “桀桀……我们断不会如此!”牧中平眼珠子咕噜一转。
  
      李相濡朝着我这看了一眼,说道:“不用了,我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你们赶紧趁着樊天圣重伤,夺剑吧!”
  
      “我看道友是因为祖龙?要不然……李道友,我们拼一把如何?”牧中平当然不信李相濡会这么好心的放弃神剑,但看了一眼袁惊鸿正在追打樊天圣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他也有些犹豫起自己的决定。
  
      “不要命,道友自便。”李相濡知道我的情况,牧中平也一样,所以这两个老鬼,很快就闷头跑路了。
  
      “都出来吧。”我在关妙乐的救援下,已经抑制住了伤势,接下来毫无疑问是召唤自己的家鬼。
  
      三兄弟看着我境况,都大责自己当时不在,我苦笑安慰,其实把他们封印,也有我的原因,我尚且没办法保全自己,召唤他们出来极有可能会害了他们。
  
      戾血莲的状态和紫卿云的情况都不是很好,大家都有伤势,接下来还必须要找个地方恢复一下,而这里面状态最好的是关妙乐,但此刻除了之前受伤,还有帮助我恢复失去的,也只有大概一小半左右元力了。
  
      创元法的副作用带来的致命危险让我铭记于心,而阴气液体只能加快缓解,却不能完全解除的结果,也表明这种招数需要严格的控制使用环境。
  
      戾血金莲在没有祭炼到原来的程度,显然也不是无敌的,能量耗费,还有器灵和控制者的弱小,都是要命的缺点,需要我逐一的去完善。
  
      “祖龙!”我喊了一声,打算这趟把祖龙招回来就离开。
  
      但就在这时候,让我惊讶的是,祖龙并没有回应我,好像是仍然在这阴海下潜行,等在老大的背驮下看像阴海的时候,我发现整片阴海底下,已经到处是无穷的星光了!
  
      而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樊天圣那边也出了问题,他似乎再没办法控制先天鬼气,面色难看到了极致,袁惊鸿大喜过望,持剑立即念动剑诀准备做最后一击!
  
      可还没等袁惊鸿念出第一个字,樊天圣的脚底下,就率先涌现了无数的黑气,顷刻间一道道缠绕住了他的身体,而这些气息仿佛是活的一般,让樊天圣整个人挣扎逃命,因为看他的面色,可不像是享受的样子!
  
      “好像是……夺舍……”关妙乐惊讶的说道,而紫卿云缓过神后,也说出了第一句话:“是夺舍,好像是受到了祖龙大神吞噬的威胁,那道属于周天境的先天鬼气,正想方设法的夺取樊天圣的身体!”
  
      我愣了一下,连忙问道:“他体内不是已经有一道先天鬼气了么?”
  
      “是的……所以才没有成功,但现在两股先天鬼气互相竞争排斥,他才会表现出现在这个样子!”紫卿云毕竟是夜皇,能够很清楚揭示出大家看到的一切。
  
      “周天境那道……不是给困住了么?”我又问道。
  
      紫卿云摇摇头,说道:“祖龙大神似乎把下面的大阵破坏了,所以先天鬼气才会如此。”
  
      “那夺舍成功会怎么样?”我连忙问道,结果还没等紫卿云回答,一声龙吟如同海啸一般响起,随后巨大的龙嘴一口就把缠住樊天圣的先天鬼气咬去了大半,也是樊天圣拼命在关键时刻拉扯出了很远,要不然连他也会给吞掉!
  
      最大的一股先天鬼气,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给祖龙吞没了!
  
      祖龙在吞了这道先天鬼气偶,竟开始一飞冲天,但此时此刻,它已然不再是透明的星光之龙,在获得了先天鬼气后,它巨大的鳞甲缓缓的在色素的沉淀下出现,一头巨大的,崭新程亮的星光黑龙就这样显现人前!
  
      巨大,除了这个词语,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形容这头巨龙的恐怖了!
  
      加上灿灿生辉的乌云环绕在它的身上,在它直冲云天的时候,雷光也不断的闪烁着,那一缕缕的龙须和龙脊巨爪,都壮美漂亮得难以想想,不止是我,连关妙乐和三兄弟,奴奴都震惊得不能自已起来。
  
      嘭!
  
      但就在我们震惊的时候,一声冲撞带来的震动,把我们的目光再度引向了祖龙底下的世界,在那里,袁惊鸿剑歌念罢,手中的剑也贯穿了樊天圣的胸膛,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呵呵……哈哈……”袁惊鸿双目瞪大,一手持剑稳稳的抓着剑把,另一手死死抓住了樊天圣拿着六道神剑的手!
  
      樊天圣刚才给先天鬼气缠身夺舍,不但失了先机,道体也好似絮乱的状态,给这么趁人之危,难免就此招了道,挣扎无异,最后只能惨嚎一声,一口血喷到了袁惊鸿的脸上!接下来,他本还打算引爆先天鬼气,并以六道神剑反击,可这时候,那位原来跟着袁惊鸿的林师妹,竟忽然毫不犹豫的从背后一剑,扎入了樊天圣的脖子!
  
      而这把剑还并没有就此停住,甚至像是自然而然的,滑入了袁惊鸿的喉咙!
  
      轰隆!
  
      无数的雷光下,这场面诡异得让我无言以对,袁惊鸿也双目怔怔,或许他也没想到那位林师妹会在这时候突然的暴起发难!
  
      “一切,就为了今天!!”林师妹高声吼着,并且开始疯狂往剑上灌注元力,准备引爆这次攻击!
  
      “这……这是什么意思?一天……这林师妹……”关妙乐也愣住了,她压根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快去……去拿六道神剑!”我一边说,一边反应过来,立即让关妙乐去夺剑,因为这时候,其实往往是夺剑的最好时机!
  
      戾血莲飞快的朝着袁惊鸿那边飞去,而关妙乐已经背上了九歌,冲过去跟着夺剑!
  
      嘭!
  
      袁惊鸿竟没有半点犹豫,瞬间炸开了道体,以虚体逃离原地!至于他自己的宝物和行囊都落入了周天阵残余的阴海中!
  
      而樊天圣在这时候因为再也没办法压制住先天鬼气,双目一红,彻底给对方夺舍了!即便现在林师妹那把剑还扎在他喉咙,他仍然不顾一切仰天咆哮,血水在伤口里飞溅而出,喉咙也带着诡异莫名的破音!
  
      轰隆!
  
      一声炸响,林师妹手中的剑炸开,樊天圣的脑袋当场就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