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五十五章:追来
    万剑来一咬牙,立即把剑往前方一压,叶云秋的剑立即发出了‘咯咯’的磨砂声,两把剑在对撼的时候,坚固的那一把势必会成为毁灭对方剑的锯子,万剑来很清楚悲风神剑的强横,而且即便是剑气类法剑,但它的硬度也绝对不是一般法剑可比的。
      嘭,果然不出所料,那把佩剑没有任何意外就给割断,叶云秋借着退势往后面疾驰,但万剑来根本没有半点要放过自己儿子的想法,悲风神剑再度一闪,就消失在了空气中,紧接着随着他的前进,叶云秋胸前很大一片地方顿时出现了细细的剑痕,血也染红了衣襟!
      万剑来果然名不虚传,在给抽取了一魂一魄尚未恢复的状态下,仍然打得叶云秋几近没有还手之力,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太过残酷了。
      叶云秋并没有得到真传,或许那也是万剑来有意防范的结果,亦或者也是对这儿子根本不上心。
      不过,叶云秋毕竟也是圣道门的未来最强的年轻一辈,剑法的凌厉不比自己父亲,但也不至于一两招就给打败,急退让万剑来只能够得着皮外伤,却造不成致命伤,所以最后双方一个继续退后的时候念动剑诀,一个停下,长剑一抹两指,也借剑歌要进行对轰!
      父与子的对决,在我眼里变得刺目无比,我其实更想自己动手,让这位伙伴承担弑父罪名,对于他的往后,将会是莫大的心理负担和变数!
      “三旬犹在荒旧业,翌日才悟逐云仙,尺书不过云鸿断,仗剑能去须臾间!万剑道!剑去须臾!”万剑来毫不犹豫,竟开始捻指掐咒,而那双犀利如旧的目光,展现出了磅礴无比的杀意,这种杀戮的念头出现在儿子的眼前,着实是万分摄人!
      但这样的迫视并没有让叶云秋有半点退缩,剑眉下面的凝目也深深的回敬了对方,而从他的手中,很快拔出了一把类似细线一样的幽红光芒来,这道红芒很快闪烁出傲人的光芒,恍若似一根屠仙的红线,又像是一把杀仙的长针!
      “情丝……”万剑来皱起了眉,忽然说出了这两个字,而叶云秋却并没有任何的回答,而是两指一掐红线,念起了剑咒:“仙丘夜酒怯秋声,再无啼鸪子时鸣,凉雨些微仗孤剑,断鸿千里无故人!万剑道!我剑孤行!”
      叶云秋剑歌有别当时初见,剑歌中蕴含绵绵怅然,持剑在手,竟有种孤独萧索自剑而发,我从不知道他的过往,一切皆从听闻而来,但从他剑歌中,却同样读懂了他的不凡。
      他在八劫的境界中踱步很久,但却在万剑来离开万剑门后,忽然的冲入了九劫真仙境,这点实在是让我有些匪夷所思,这不能付诸于运气了,很可能是一种藏拙,因为修为能否冲上去,也是可以控制的,只要他想留在八劫真仙境,就没人能够强迫他冲上九劫!
      而现在看起来,这九劫之后加上拥有独自剑意的剑法,让他已经和很多剑仙区别开来,恐怕就算不如万剑来的掠夺之剑,也不至于差上太多!
      不过这些都不意外,叶云秋剑法一向专长,又因为八劫的缘故而一直不显山露水,其实最意外的是,在他手中竟然还有一把未曾出现过的仙剑,这一缕情丝剑,确实是最让我看好的。
      嗡嗡嗡!
      情丝剑发出了彷如回应似的振声,并且它发出的光,几乎和其它剑的宽度已经没有多少的区别,看起来极为锋利和锐利,我毫不怀疑它能够戳破任何东西!
      萧索的丘壑之中,凉雨窸窸窣窣的落了下来,我命令戾血莲一退再退,已经到了两人剑境的外面,但仍然忍不住伸出了唯一能动的手,感应这剑境里的所有剑意。
      哧哧的声音,很快在我手中划过,手上的护身罩给切出了好几道破痕,可见威力是多么的强横了,这是生死剑气,一剑恐怕就够定生死了!
      而叶云秋能够施展出这样的剑法,确实足够和如今不完整,并和元力所剩不多的万剑来赴死搏杀了!
      轰隆!
      两种剑境对抗在一起,轰鸣声不绝于耳,把周围树林的大树。石块都震得断裂和崩碎,而在剑境中央的父子,剑光乱闪,两人身上都出现了明显无比的伤痕!
      那把情丝是把偏向于女子的软剑,细如丝线,却能弯能曲,能直能坚,在他们交错剑法的时候,少不了数次的碰撞,数次的对攻,情丝剑和悲风神剑撞在一起,竟不会直接断掉,而是攀附其上,以丝线卷住泻力的带到另一边,是以柔克刚的剑法!
      叶云秋将这把剑发挥到了极致,看来很有可能是常年修习,只不过不是在人前,而是在人后,所以看起来他像是把万剑来的剑法学了半吊子,实际上,他要学的并非是万剑来的剑法,学只是为了对付,而他真正擅长的,应该是眼下施展的‘情丝剑法’!
      为何他学了偏向女子的剑法?这一点,我无法去想象,但至少这样的剑法,怕万剑来也不好对付!
      果然,叶云秋身边到处是一点点如同血斑一样的剑丝戳出的孔洞,而万剑来的剑痕虽然过快也能留下一道道的痕迹,但和这啼血一般的红点比起来,却显得弱了许多,那些红点点缀在两人之间,看着凄厉莫名,有种阴柔的致命!
      “呵呵,学的是你母亲的剑法,我就知道这把剑不会无缘无故就没了。”万剑来冷笑的说道,身上已经多了七枚血洞,正在往外面冒出斑斑血迹!
      “是,我偷偷修炼这么多年,就是要用它了结你的性命。”叶云秋毫不犹豫的说道。
      “当年你母亲是死在我手中不错,各中原因,难道你不懂么?”万剑来阴戾的说道,而手中的悲风神剑一划,到处都是剑影,他退去的路上,大树倒了一片又一片,剑气削铁如泥,威慑力十足!
      叶云秋冒着无形剑气,身上也早就都是剑痕,不过他同样把情丝用得如丝弦,一曲一奏皆是动情。
      “我当然懂,就连你当年怎么从天南之外逃过来的,我都懂!你杀了母亲,不正是因为于此么?”叶云秋冷笑,随后情丝红剑一挥,张口又是一道剑歌:“龙门孤云惧无言,镜水击石如夜琴,适来何期饯别意,欲寄情江却海深!万剑道!无言夜琴!”
      “你母亲食古不化,已经为他们所蒙蔽,若不杀她,难道看着你也跟她一起回去送死?一命换一命,怎知你也和你母亲一样,都是一样的顽固!”万剑来咬牙切齿,而听到儿子的剑歌竟没有半点犹疑,他也咏唱起了剑歌来:“驱策万剑出紫关,战去丹丘不生还,夜凉魂归浣溪里,飞度临天若州山!万剑道!万剑飞度!”
      轰隆隆,叶云秋双目赤红,怒道:“欠下的债,该还便要还,杀了的人,该偿命就要偿命!你做事只顾着自己,却不顾别人,我母亲所作所为,难道有错么?你便将她杀死,欲盖拟彰,今日无需他们来审判你,我便要在此为我母亲报仇!”
      “呵呵,逆子就是逆子!以为这么多年养你下来,你已经改变了心性,原来还是喂不熟的,真以为老夫不敢杀了你这逆子么!?”万剑来怒目中带着萧杀之意,背后立即显现了他的灵宝‘指剑佛’,这一次,是要施展他的‘万剑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