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五十七章:赠送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叶云秋伸出手,把鬼石拿在了手中,看了一眼后放到了我手中:“此物非比寻常,你要小心一些。”
  
      我接过了鬼石,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六道神剑给一个被袁惊鸿称为林师妹的人夺走了,和我一起去追?”
  
      “林师妹?是林筱前辈吧?她是袁惊鸿的影子……算了,我们事不宜迟,后面说这事。”叶云秋点头,然后伸出手把情丝剑召唤了回来,并且看了一眼指剑佛和悲风剑:“指剑佛……便是当年他盗走抢来之物,为了此物,死了许多的人,我母亲和我,就是为了追踪这指剑佛而来到了天南,结果母亲被杀,我也给他带回了万剑门,多年来,我苦修剑道,暗中却也把母亲传授给我的剑法学全了,为的也是报今日之仇……”
  
      “唉,真没想到万剑来会是因为此种理由杀了伯母。”我叹息说道,而叶云秋摇头苦笑:“他不姓万,姓沈,不过这都不重要了,他早就不是以前的沈剑来了,而是杀人如麻的强盗万剑来而已!罢了……有今日之果也是咎由自取的,这么多年下来,他本来也不指望我会听他的,他也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当然,他确实对教育我尽心竭力,不过,那也是为了妄想有一天,我会成为他这样的人。”
  
      叶云秋确实算得上正义,多年下来也没有给万剑来的强盗理念所击垮,否则现在他就不会在这里了。
  
      “你要把这指剑佛带回你母亲所来至的地方?”我问道,万剑来从东方来的,显然是一个绝顶的门派,只是没人知道他的身世罢了。
  
      “是,这指剑佛是要带回去的。”说话间,万剑来已经把这类似于剑盘的东西抹去了印记,并且把自己的印记打上,而那把悲风剑已经化作一道透明的风,仍然在情丝剑的缠绕下四处乱撞,想要闯出围困。
  
      好在那道情丝如同绕指柔一般,捆缚出的一个球体把这道风困得死死的,让它想要逃都逃不掉,我看着这道悲风,说道:“悲风神剑,你打算怎么处理?还给夏瑞泽?”
  
      “呵呵,此剑是夏瑞泽用来当代价,换取自己自由之物,万剑来得此剑,定然也做了不少的坏事,而夏瑞泽也凭借送出这把剑,趁机把天南九派控制在了自己的手中,这把剑给回他,谁知道还要怎样?况且,他根本不会在乎这把剑了。”叶云秋冷冷的说道,随后继续的收服指剑佛。
  
      我笑了笑,问道:“真仙剑胚为神器,他会不在乎不需要?”
  
      “当然,因为他说,这把剑,算是送你了。”叶云秋说道。
  
      我心脏忍不住一震,脸色顿时苍白起来:“为什么?”
  
      叶云秋摇摇头,说道:“我要去杀万剑来,若是成功,必然会拿到这把悲风剑,问他:可会要回这把剑?他说:送与吾弟,他会需要的。”
  
      我脸色苍白,几乎想要站起来踱步,但适才发现自己半身瘫痪,根本没办法站起来,只能是呐呐说道:“为何他会这么说?难道他背后有什么想法?他有什么诡计?”
  
      叶云秋仍然摇头,说道:“不知道,他很神秘,做的事情,连我都无法揣度,我明明知道他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人,但他做的事情,无论是哪一件,都像是在帮助天南九派走出阴霾,你说我能够怎么办?我不相信他,但眼下却找不到不相信他的理由,我出来的时候,他几乎已经是把天南九派全盘控制住了……所以我,不想再回去躺这浑水,万剑门没有值得我留恋之地,我此次出了临夜国,会往东去了,会走最短的那条道。”
  
      我陷入了沉思,而叶云秋说话间已经把剑盘彻底控制住,只是它的颜色变得很淡,恐怕不经历一段恢复期,也难以恢复过来。
  
      空下了手,叶云秋把情丝剑抓了回来,说道:“兄弟,你还行么?看起来,你似乎半身不遂的样子,我一路上可听说了不少你的英雄事迹,连九重天门的掌门海乘风都给你掳走了,这可不像是你现在这样子能干的事。”
  
      我苦笑道:“我的创元法副作用很大,要恢复过来恐怕都要好几天,这悲风剑你需得帮我磨一磨它的煞气才行。”
  
      “也好,此剑煞气很重,更像是魔剑一些,看来夏瑞泽不喜也是正常,他要行正道,端着这把剑有失体统。”叶云秋感触得非常正确,这把剑确实就是魔神界出产的魔剑之一,还有一把贪天,目前在荆小蛮手中,如今还在用重水豢养中。
  
      “呵呵,这家伙一会正道,一会魔道,我看他这次能正经多久。”我冷冷的说道,叶云秋笑着摇头:“正邪一念,皆在心中,不是人变得邪恶了,是环境让他必须邪恶,也不是人变得正义了,是环境必须让他正义,捍卫正道之士,如今已经很少了,不是邪恶没有来临,而是引诱他入邪道的利诱有多强罢了……”
  
      “你……”我看他袒露心声,也不由有些张口结舌起来,叶云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放心吧,卫道者无处不在,正义也从不缺席,你我不正是么?”
  
      我苦笑道:“兴许吧……对了,李破晓可曾来了?”
  
      “他这愣头青师弟,匆匆先来了,只是我们并未同行。”叶云秋说道,我点头:“我就知道他肯定来,这李相濡要刺杀你父……刺杀万剑来,也要杀掉袁惊鸿和其他的圣道门老祖,他总会嗅到那一丝不详的味道。”
  
      “哦……原来如此,这李相濡原来是要替他们扫除最后的障碍呀……”叶云秋恍然一悟,但很快说道:“不过,即便是李相濡不来这里,恐怕也没什么吧?他们根本不怕袁惊鸿和万剑来回去,因为回去也是死路一条,加上现在圣道门已经彻底沦为他们的工具了,我和李破晓的离开,也有这个原因,加上簇拥他们的始终会留下,其他的要离开的,他也并未有丝毫阻拦,夏瑞泽确实有雄主作风。”
  
      “离心离德,不是他想要的,他一向如此善谋,小而精,大则庸。”我皱眉说道,其实仔细一想,夏瑞泽派李相濡来这里,恐怕是要六道神剑和先天鬼气的念头多点,不过只派了他一个,确实是胆子不小。
  
      “你很了解他。”叶云秋说道,已经放开了情丝剑,而一股冷冽的风瞬间从里面飞出来,我没有半点犹豫,伸手就把它抓住,经过除去煞气,这道悲风已经不如之前狠戾了,况且脱离了剑者,它的能量也有限,自进入临夜国经历无数次酣战,早就累得够呛了,我拿捏在手中,也不过是微风一道而已,很轻松的开始写下自己的脉络,重新让它认主。
  
      这悲风神剑,夏瑞泽说不要就不要,这么大气确实也是他的作风,当年他还把纳灵法后半部很干脆的给我看,由此就知道他很擅长去笼络和迷惑人心。
  
      “我好像感应到了李师弟的位置了!但现在是去找六道神剑,还是要去找李师弟?”叶云秋忽然的问我。
  
      他已经是九劫真仙,感应远胜于我,我连忙发了一道信息给关妙乐,随后问道:“他现在在何处?”
  
      “和一位九劫真仙在追逐之中,往南边飞去。”叶云秋看向了南部。
  
      我想了想,说道:“肯定是李相濡,我们先追过去帮忙好了!”
  
      叶云秋点头。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