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五十九章:虹气
    戾血莲给应劫台上的雷霆几乎打回原型,紫卿云也是受伤的状态,现在它们都急需恢复力量,我却在这时候发现,我居然是跪在地上的,那我的脉络,难道已经……
      不知不觉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几次触摸祖龙,给应劫之力打得脉络畅通了不少,居然无碍于身体的一些动作施行,我缓缓的站起来,虽然还禁不住发抖,但至少也比石化的时候好太多了。
      眼看我摇摇欲壑,紫卿云连忙扶住了我不让我倒下,我深吸一口气,说道:“祖龙彻底走了……”
      “嗯,主公,切勿悲伤过度,总有一日,还能再见的。”紫卿云确认道。
      我苦着脸把气呼出来,最后还是盘膝坐在了地上:“你不知道……它和我历经千山万水,经历无数生死,助我全力,但我却从未帮上过它任何,你知道么……它是来求我救命的……但我却眼睁睁看着它先上去,我怎么能不伤心?”
      紫卿云叹息道:“主公,世事无常态,不可以一时如此而乱了自己的念想,总有一日,你一定能够帮上祖龙大神的忙。”
      “或许吧……”我摇摇头,这种无奈的心情,恐怕只有我自己能够理解,谁都不知道祖龙对我意味着什么,没有它,我不能吸收劫雷的力量,也同样没有了祖龙铠这样的救命之物,实力可谓是大大的掉了一个层次,毕竟创元法是要在不得已的状况下使用的,而一次过后,就是等死的结果,这样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或许绝对力量的同时,也要承受其带来的同等交换,这是交换的规则,适用于时间和空间,以及一切存在。
      情感和实力的双重打击,让我想起了圆慈的话,他说我印堂发黑,要有祸事来临,看来他是真的算对了,祖龙离开对我而言算是我过往中数得过来的祸事。
      祖龙离去,我已经无心恋战,恢复身体的伤势,把戾血金莲重新恢复过来,才是目前我的迫切需要,我连忙发了一道信息给关妙乐,问她现在情况如何。
      结果她回了我一句已经取到了六道神剑,顿时让我震惊不已,连忙告诉她我就在神塔的应劫台,让她迅速过来汇合,并且小心牧中平的狙击,她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我想了想,还是给叶云秋送去一道消息,说明了我现在的情况,并且要留在应劫台的打算。
      叶云秋没有及时回复,应该是联合李破晓酣战李相濡当中,我还是相当放心他们两位的实力,所以干脆就带着戾血莲在应劫台打坐了。
      临夜国的后宫在这几场大战里毁得七七八八了,加上祖龙应劫的一轮肆虐,即便是顶级的神塔,此刻也是孤零零一座,我坐在莲台上往下看去,一目了然整个天地的情况,不过我已经无心任何事情,现在只一心要做自己的事情。
      源源不断的元气给我从天空引了下来,出乎预料的,刚才祖龙应劫之后留下了一股古怪的彩云,这股云彩拥有着非常特殊的力量,很像是一种元气的精华,亦或者一股什么气息,至少给我转吸入体内的时候,原本固化的脉络,居然开始溶化了!
      我心情既是兴奋,又是触此生情,这应该是祖龙留下来的精华遗产了,是要再最后助我一臂之力呢。
      身体焦黑的皮肤和受创的部位在这股彩虹下快速的弥合和恢复,包括戾血金莲也深得这股气息的帮助,我发现这些气息的强大,立即把家鬼都召唤了出来,享受它带来的便利。
      而就在这时候,一道彩色的云似乎如有实质的出现在了这团大型的彩云之中,并且以飘逸的姿态朝我游了过来!
      我心中十分的好奇,连忙一招手,就把这道和彩虹不一样的气息招了下来,我发现它是一团混和的彩色气体,带着一丝丝的顺滑,而它的温度,则是随着色彩而有所变化的,比如红色和黄色,则是稍微暖一些,褐色和黑色,却有点冰冷,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
      紫卿云也在凝神思虑,好一会说道:“这道虹气,感觉很祥和高贵,主公可知道是什么?”
      “不知道,可能是鸿运当头什么的,一定是祖龙留下来的。”我心中颇为惊奇和激动,祖龙临走想不到还送了这么一道金贵的东西给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但觉得它像是先天气息,又不大像,那到底是什么?估计还得好好研究下,但现在至少能够肯定它对我的脉络软化,甚至是修为提升有极大的帮助。
      而这道虹气似乎只跟着我到处游动,即便赶走它,再让紫卿云招走,它也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即便是动用法力去吸收它,都对它完全无效。
      只有我对它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我心中难得的高兴了起来,虽然还不能明白它的原理,但祖龙留下来的,肯定是好东西,兴许九儿知道是什么。
      三兄弟和奴奴出来后,都对这道虹气同样十分的着迷,毕竟五颜六色的存在,一向都很吸引人,奴奴甚至追着它要将它抱起,都没有成功。
      沐浴在这股彩虹之气上面,连元气也被感染得温和无比,更加的便于吸收了,看来的得失只不过一念之间,也并非没有那么残酷。
      祖龙走得太匆忙,也许这道虹气会是它留在古神界的一种念想吧。
      在这股彩虹之气的帮助下,大家都开始努力的吸收周围的彩虹气息,就连戾血金莲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快的恢复着。
      但不一会,三道气息就已经冲上了神塔平行的位置,我睁开了双目,发现最快的一道气息,竟是李相濡的,而接下来的两道毫无悬念,则是叶云秋和李破晓的。
      他们三位离着我这里相当的远,至少不在我们的攻击范围内,三兄弟顿时警惕起来,我看到是李相濡在逃,就说道:“你们已经很接近九劫的程度了,不如趁着现在坐拥顶级神塔,好好冲击一下九劫。”
      “是,主公。”三兄弟听到不用他们干活,也是喜忧参半,不过现在确实是冲击劫数的最好时机,所以他们坐在莲台上,自然是疯狂吸纳起天地元气来,或许,该称之为‘虹气’。
      在那条虹气的飘动下,周围的元气全都发出了彩色的光芒,带给大家无与伦比的‘新世界’。
      李相濡那边,因为给追得急了,和李破晓忍不住连对数剑,而叶云秋自然从旁协助,根本不打算放过他,这二打一,李相濡除了逃跑,没有任何办法。
      他飞上来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用圣道之极尽可能的快速恢复自己的元力。
      但可惜的是,李破晓仿佛天然就是克制他的,神剑不灭拥有无限制恢复元气的能力,如果不打破这‘破晓金身’,首先就会让他先立于不败之地,常人仿佛就是空手对着一块顽石,没有丝毫撼动的办法。
      关键是他李破晓还同样的会用化道法,这就让李相濡恶心的不行,跟李破晓斗,和吃苍蝇、蟑螂一样恶心。
      “我说李破晓,老夫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至于上天下地的追我?”李相濡给追得七荤八素,早就面有菜色。
      李破晓不说话,只是回过头看了一眼神塔应劫台上的我,然后再度把目光集中在李相濡的身上。
      叶云秋淡淡一笑,说道:“李相濡,你作恶多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同门痛下杀手的事情,我亦早有耳闻。”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