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六十章:真剑
    “可有证据?”李相濡皱眉问。
      李破晓看他停下来,想都没想,再度一掐剑诀,简单粗暴的朗声唱道:“道门清歌声断作,洪潮远思孤烟落,别路可看剑霄舞,青山不灭随我行!乾坤道!云霄道剑!”
      李破晓的念咒速度又上了一个档次,我心中一凛,这家伙无论是掐诀和歌诀的契合度,都达到了进臻完美的程度了,连叶云秋也不得不另眼看向了他。
      李相濡恨得咬牙切齿,他城府极深,能言善道,但碰上个愣子就没出说理了,况且这愣子还是很强的对手,他怒视一眼叶云秋,想都不想也跟着念咒了:“从师无言断欲情,少也擎天隐迹尘,朝闻一道今出剑,未应云下独从容!古仙道!未应剑容!”
      李相濡须发尽飘,身上的道袍猎猎作响,这一次应战,浑身上下透着强烈的金光,恍如金身不灭。
      而李破晓同样如此,但他的金身更加的耀眼,仿佛就是黑暗中破晓的烈日,连观看都要保持一丝定力才能不移开目光!
      叶云秋不知道是和他们之间有什么协议,竟没有念起剑歌,而是一退再退,最后退到了我这边来,看我在打坐恢复,他说道:“既然他们确认了要决战,那就没我什么事了,与其大家在追逐中把法力缓慢消耗一空,不如在一战中分出胜负来。”
      我若有所思,最后说道:“他们有什么约定?”
      “李破晓不愿占他太大的便宜,让他接下三道剑歌,若不死,尽可离去。”叶云秋笑道,而他落到了莲台上之后,嗅了嗅这些彩虹之气,脸色有些惊奇:“这是何种气息?竟有如此强大的再生之力?”
      “不知道,我刚给它取名虹气。”我苦笑道。
      “蕴含再造之力,或是沾染植物,必长势旺盛,或是生灵沾之,恐要生灵智,此气妙不可言!”叶云秋惊讶的说道。
      “再造之力……确实,如你所言。”我确认道,这股气息不管来至何方,来至于谁,只要是跟了我,就是一种命运之数,我肯定不会拒绝。
      “不知兄弟我能否粘粘这股气运?”叶云秋猎喜十分,我想都没想就点头了,说道:“我们这么一大伙人在这狂吸都吸不完,再加上你也不嫌多,尽管来试。”
      叶云秋哈哈一笑,然后坐在了莲台上,面对的方向也是李破晓和李相濡决战之地,而他看了一眼,问我道:“我和李师弟虽然是同门,但相见相交得不多,也就是看过他数次斗剑而已,他剑法凌厉,有力压千钧之势,只是没有相等的对手,也不好分出他的真正实力,听闻你们都来自于遗失之地,想必是大家都相熟得很了吧?”
      “还好,大家是朋友,有一些过命的交情。”我苦笑道,和李破晓是有交情,但也是在互相对抗邪恶上面,我如果敢作恶多端,李破晓我看就不介意来杀我。
      而在地球的时候,他也与我作对是出了名的。
      “原来如此,李相濡的实力我也略知一些了,敢于刺杀万剑来,实力应该在其之上,但李师弟却说三道剑歌拿下,是否托大了?”叶云秋问道。
      “差不多。”我苦笑,高手对决,恐怕要不了三招,两招或许胜负就出来了。
      轰隆隆!
      ‘云霄道剑’的刚猛,我早就见识过了,哪种力破千军的气势,也是无人可挡的,当然,李相濡的‘未应剑容’也有着力敌天地的气魄,两把巨大无比的气剑,一瞬间在我们面前相击,所以声势一起,排山倒海的气浪顿时迎面而来,摧枯拉朽,就算有的戾血金莲的保护,整个护罩也瑟瑟发抖起来!
      叶云秋倒吸一口凉气,对我说道:“真没想到这两人的剑法,竟如此的恐怖绝伦,恐怕都不在你之下了。”
      “还好吧。”我淡淡一笑,李相濡剑法确实不在我之下,至于李破晓,自小习剑,专杀邪魔外道的首领的,打老怪那是一把手。
      “远胜天南剑仙。”叶云秋赞叹的说道。
      “天南剑仙都普遍比其他地方要弱些?”我忽然的问起来,叶云秋点头,说道:“那是自然,天南是出了名的未知贫瘠之地,因为当年为量劫肆虐最多的地方,所以仙家也最是凋零,基本太强的都不会跑来这里,毕竟当年神塔几乎毁得最干净就是天南了。”
      “原来如此,那这次你要去往东部,除了带着万剑来去寻求救赎,难道也是有求学的心态么?”我不禁问起来,叶云秋看向了东边,说道:“或许吧,他的剑法来自于那边,我去求索也是应该,权当是替他还债了。”
      “不知那边的门派是否还存在着呢……”我苦笑道。
      叶云秋摇头,说道:“这样的一流门派,基本上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只是他们断然没想到万剑来会跑到天南来,胆大包天的还敢成为正道圣道门的一员。”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我说道。
      轰隆隆!
      李相濡和李破晓这一剑,打得天地震动,虽然互相都有损耗,道体各自都带了几道血痕。
      但看起来是不分上下,可很明显一个是酣战了一场樊天圣,另一个却只是远道而来。
      “绿鳞迢迢云渺飞,长风数度上琼庭,剑台笑予何谪仙,御日乘鲸归太清!古仙道!御剑太清!”李相濡毕竟老辣,第二剑立即唱出,而这一次,他已经赌上了所有的力量似的,没有半点的犹豫。
      李破晓冷哼一声,一挥袖子,身上的血痕消失不见,而他也跟着一捻剑指,脚踏七星,唱起了剑歌来:“星罡步至化尘微,天地肃清踏歌行!愿将神威现真剑,斩尽天下不正神!乾坤道!真剑戮仙!”
      李相濡这时候身上连血迹都不理会,脚下一踏,一头巨大的绿色仙鲸就乘风破浪而来,天地间到处都是瀚海晃动的景象,一时间,周围浪花翻滚,恍若滔天一般!
      轰隆隆!
      巨大的鲸鱼一下子就到了李相濡的身边,朝着李破晓张开巨嘴吞去,而李相濡跳上了鲸鱼的头部,快速的运剑如风,而海浪再度涌起,铺天盖地而下!就连神塔都要承受它的威势。
      “看来,还是要我来挡一挡的,这李相濡实在是狡猾。”叶云秋笑着站起来,随后飘出了戾血莲,一张开手,背后顿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指剑佛,随后无数的剑花旋转抵挡住冲过来的气浪,让我们的视线再度清晰起来!
      李破晓悍然无惧,脚下如风连踏七步,而那把不灭之间高举过头,天空顿时一道彩色光芒直串天际,这种天地肃清的气势,确实是有天下独尊的势头,而那神威真剑高举,是要斩尽天下不正之神的。
      轰隆!
      真剑戮仙从天而降,这一剑简单而没有太多的花俏,但却浓缩了李破晓的所有力量,而李相濡那御剑太清完全就是不同的招式,一个对点而不顾一切,一个全面攻击,不留任何的余地!
      现在胜负的前提,是要看李破晓是否能够冲破李相濡的攻击了!
      轰隆隆!
      李破晓的真剑戮仙是他的绝杀剑歌,但凡施展这一剑,就意味着要承受对方的怒火在先,毕竟准备的时间会狭长一些。
      所以一瞬间,李相濡的剑气海浪就冲了过来,李破晓的金身毫无悬念的直接给冲破了!
      我仿佛听到嘭的一声,随后就看到大骇淹没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