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六十一章:碗里
    剑起剑落,整个天空仿佛给划成了两半,烟云滚滚,恍若隔世!
  
      李破晓没有丝毫的停留,一边承受对方的剑歌带来的攻击,一边却继续唱起了剑歌!这一次,他的气势又再次如冲云霄:“凌光神威青云志,速现北斗缠枢机,光阴业镜归纯阳,混元剑气还本真!乾坤道!混元剑气!”
  
      李破晓大手一挥,背后顿时出现无数的光阴业镜,小的如同磨盘,大的有篮球场一般大小,围绕北斗七星不断旋转,随时都要爆发出混元剑气!
  
      李相濡那边,云光雾绕,看不清任何信息,不过这也是我们离得太远,相信李破晓那边应该能够抓住对方的位置,但这一次,却没有听到任何李相濡念起剑歌的声音,而是之听到李破晓的混元剑气嗖嗖嗖的射出而已,这些混元剑气都是精纯元力凝聚而成,每一把皆如大范围的烈火轰击,所过之处空间扭曲,威力大得吓人!
  
      “化道法!”却没想到就在这时候,李相濡大声的喊起了化道法来,顷刻就把混元剑气大半消弭于无形,而叶云秋猛然的站起来,皱眉说道:“不好,李相濡要逃,我得去助破晓师弟一臂之力!”
  
      我当即说道:“不可让他再逃,若逃,将会是极大的祸害。”
  
      叶云秋点头之后就消失在原地,整个人化作一道青光,直冲战团,而李破晓这时候已经追出去很远了,再看到烟云之外的地方,李相濡已经变成很小的一个点,我运转目力,他双目血红,口吐鲜血,这是拼着脉络重创来化解了一道完整的剑歌呢,不过他应该是自知逃不过第三道剑歌,因此才会赴死一博,随后就此想要逃离。
  
      毕竟临夜国虽然没有了先天鬼气,但原有的鬼气也不是一两个月就能消失干净的,他的圣道之极会给他转换吸收鬼气,怕出到外围,他就完全恢复了,所以这也是他违约的考虑。
  
      我心中也早就知道三道剑歌结束这种事不靠谱了,只不过没想到李相濡足够狠,第三道直接选择了化道法。
  
      “我剑歌未出,你剑歌已用三道,按照约定,你已经不能追我,如此行径,岂不为正道诸仙所嘲笑?”李相濡看到叶云秋和李破晓同时追过来,大怒骂起来。
  
      “呵呵,最后一道剑歌你并未接下,说的是三首,你只能算是硬接了两手。”叶云秋冷笑。
  
      李相濡怒哼一声,说道:“用化道法接下难道就不是接下?非得用剑歌来?若这样,老夫一开始还不如自个逃命去好了!真没想到你们年纪轻轻,还不如我这老人家信守承诺!”
  
      叶云秋愣了下,也自觉有些说不过去,按照这么说,确实是说过接三道剑歌若不死,尽可离去的,这下子就有点作茧自缚了,而李破晓脸色沉了下来,他是纯粹的卫道士,说到的事情就会去做,这一回叶云秋给他定下的事情,反而成了巨坑,让他跳了下去。
  
      看到叶云秋和李破晓都愣了一下,李相濡趁热打铁说道:“别在追了,命运之事就是如此的神奇,我道运未绝,你们却毁诺联手杀我,只会让自己的业力沾染上无尽因果,你们想杀我,等有那本事再说吧。”
  
      李破晓咬牙,持剑继续冲出去,而叶云秋叹了口气,说道:“此事由我而起,即使如此,那这业力,由我来沾染吧。”
  
      “不可!”李破晓连忙制止,毕竟这实在是不值得,李相濡什么时候杀,终究也有他的死路,毕竟他自身业力也不小了。
  
      但叶云秋说罢的时候,就嗖一下超过了李破晓,那把情丝红剑一瞬间直窜长空,嘭一下,扎穿了正在逃亡的李相濡的胸膛!
  
      李相濡重伤之下,本来速度就没有原来的快,也没想到最不可能杀他的叶云秋居然真的动手了,而且不顾业力和诺言,这一下,他狂喷一口老血,虚体分离冲出了道体,化作一道青光而去!
  
      道体能量恍若抽空,竟开始快速衰弱,紧接着嘭的一声,胸口伤痕那儿,一枚熔岩球一样的真仙剑胚从中飞出,而一掠而过的叶云秋也趁机一把抓住了它,随后又继续追逐李相濡的虚体而去!
  
      我松了口气,李相濡是出不去临夜国了,他会先变成灵鬼,而临夜国的鬼气正在逐步消散,或是给无数灵鬼所吞噬,或是给太阳星所照灭,而它在短短时间内,是很难在这没有什么鬼气的地方直接修炼成鬼仙的,所以灭亡在所难免。
  
      李相濡的虚体也是咬牙切齿,恨得是怒骂连连,把叶云秋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个遍,甚至连李破晓和我都未能摆脱他的骂声,我摇头苦笑,真没想到一代‘剑神’,居然会落得如此的下场,也不知道他变成灵鬼后,又会是如何了。
  
      李破晓已经不打算去追了,毕竟他要遵守三次剑歌的承诺,这已经不是正邪之间的问题了,而是剑仙和剑仙之间的诺言。
  
      叶云秋是始作俑者,但他不顾业力,承受这因果,也算是一种对大家的交代。
  
      我能想清楚的事情,李相濡又怎么会想不清楚,所以他一边骂,一边躲,一边也还在想办法,最后,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居然嗖一下就窜入了周天之阵下方的周天境那边去了,这虚体进入本来就洞口大开的周天境,啵的一声就闯进去了,连咒语都不带念的。
  
      叶云秋瞬间想要钻进去,而李破晓也在外面犹豫,这时候,紫卿云却站了出来,说道:“两位道友,无需再进去了,周天境内除了一堆废弃的法宝,还有一些阵法所化的建筑,基本什么都没有了,加上里面大阵给破坏殆尽,能量又为祖龙大神吸收,他的虚体进去,等同存在一片虚无空间,不如将他封印在里面就好,这样一来,叶道友也不用承担这么大的业力了。”
  
      “这……”叶云秋和紫卿云不是很熟,就把目光投向了我这边,我当即看向了紫卿云:“周天境用来当牢房,是否浪费了?临夜国没有了周天境,恐怕就真的毁灭了。”
  
      “不会的,周天之阵是外阵,并非是内阵,周天境是外阵经过多年培养而开辟形成的一个异空间,此境既然已经毁坏了,我们就再花费时间精力来重铸新的周天境便是了,至于现在这个,用来做他的坟墓也不错。”
  
      “还有这种操作?”我愣了一下,紫卿云点头,随后自己飞上了天空,打出了几道法诀,这几道光就直冲底下八方阵眼,随后没用多久,一个球体一样的黑色周天境缓缓的上浮,最后慢慢的缩小起来。
  
      等它缩小了一圈后,这周天之阵的地下,果然大家都发现是密集的一处八方阵盘,它中间是空的,外围却像是一条缎带围成了圆圈,而又有无数的脉络连接临夜国整个世界。
  
      看来,这周天境还真是一处周天之阵凝聚而成的,专门用来封印先天鬼气异空间。
  
      周天境很快缩小,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圆球,上面有个类似于碗的复杂阵器,应是嵌合周天阵的存在,最后带着周天境一起落入了紫卿云手中。
  
      “要不是周天境被破坏,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也不会如此的顺利,甚至连启动周天阵都不可能。”紫卿云做完这一切,已经是汗水淋漓了,最后把‘碗’递到了我手中:“主公,此物就是形成周天境的关键了,以后我们还要靠它来重建临夜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