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六十二章:跌宕
    “这可真是快到碗里来的典型呀……李相濡真的就在碗中?”我连忙一只手端起了小海碗,然后凑到了眼前细细的观察起来,紫卿云不知道这‘快到碗里来’是什么梗,但见我想看里面的情况,就伸出了两只手指压在了我的手背上,下一刻我就熟知了控阵的咒语,她这是把我奉为临夜国之主了。
  
      李破晓和叶云秋也围了过来,包括三兄弟和奴奴,都十分好奇这碗里的世界,毕竟大家都想要确认李相濡的情况,这家伙毕竟也是联手围攻的神人了,既是狡诈,又是厉害。
  
      我笑了笑,立刻按照控阵的咒语念了几句。之后碗中所盛的小‘周天境’里的景象,就跃然我们几个面前!
  
      里面的世界看起来苍白无力,飞来飞去也飞不到头,简直就是一片恐怖的虚无世界,就连一草一木都不存在!连之前我们乘坐机关冲入了存放遗宝的地方,此刻也因为没有能量继续凝形,也早就不复存在了,宝物倒是丢了一堆,但可惜的是,大部分是不适应元气的上古之物,连参考的价值都不是很大。
  
      而且关键是没有气息的来源,这让李相濡没办法恢复虚体的状态,等同于给他判了无期徒刑,往后只能和这堆死物一起存在于这片空间之中,算是比死更恐怖的惩罚,正常人在空虚的世界里面呆的久了,势必会抓狂发疯,李相濡就算不正常,但也不会好到哪儿,随着时间的流逝,同样逃不过这一劫。
  
      李相濡似乎发觉自己进入了一片死地,在里面阴沉着脸乱飞,却始终没有找到出路,脾气也逐渐暴躁起来。
  
      我知道这种漫无目的的感觉,也见过和听说过类似的事情,人们给关入这样的地方,先是愤怒,怨恨,接着时间久了,愤怒无可愤怒,怨恨无可怨恨,最终开始瞎想,因找不到出口而陷入绝望,紧接着无限期的循环一年又一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孤独和虚体状态,将会永远陪伴着。
  
      这是一个仙家最残酷的结局。
  
      把碗和周天境收起来之后,李破晓也松了口气:“信誓得以完成,正义得以伸张,执念从此也放下了,夏一天,这周天境给我如何?”
  
      我想了想,把周天境从碗中倒了出来,跟气球一样弹到了他的手中。
  
      李破晓点头,大手一招,这周天境也就没入了他的衣袖里,我淡淡的说道:“你是怕我会因李念君而放过他?”
  
      其实给李破晓也没什么,毕竟放在我手中也未必好到哪里去,算是个烫手的山芋,怎么处理都不好,我也不担心李破晓会放过他,当然,肯定也不会去动手杀死他,因为承诺往往是很重要的一环。
  
      “对,在你手中,总会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李破晓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无奈耸肩,经过那道虹气的滋润,我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这是祖龙离去前给我的馈赠。
  
      “不说这个了,兄弟之间,何须因为此事而起争执?倒是一天兄弟,祖龙一走,你可还好?”叶云秋关心道。
  
      “祖龙大神伴我不知凡几年,是我信赖的伙伴,它离开了这里,我难免心中怅然,不过相信总会有重逢之日吧。”我苦笑道。
  
      “嗯,没有了祖龙大神的庇护,亦是对自己的一种考验,眼下就算是你的一次真正历程的再此扬帆起航了。”叶云秋宽慰道。
  
      我点点头:“正该以如此心态去面对以后的事情。”
  
      李破晓看了一眼叶云秋,说道:“叶师兄,圣道之极尽早祭炼吧,至于身外,难免宵小惦记,你虽然没有直接沾染弑父、杀李相濡的业力,但也算是两者都接了个结实,此番东去,此剑便是傍身之物。”
  
      叶云秋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好半响才苦笑道:“看来,我只顾着关心你们,却忘了自己也是风吹树摆,定数无知。”
  
      “你们在这恢复,我去追六道神剑去吧。”李破晓说道。
  
      “六道神剑给妙乐姐拿到了。”我说道,这消息只有我知道,李破晓听罢,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问道:“夏一天,六道神剑落入了关祖师叔的手中,必然会落入你手中,你待将此剑如何?”
  
      “你哪来的那么多猜想?”我皱眉问道,李破晓看着我说道:“向来这般。”
  
      紫卿云掩嘴偷笑,我却轻哼一声,说道:“当然是给回她原来的主人,难道你还想把这东西抢了?”
  
      “我对它没兴趣,只是不想你拿它来做一些不法之事。”李破晓平静的说道,我笑了笑:“你关心我的情况,还不如好好的想想,以后怎么多杀几个恶贯满盈之辈吧,比如夏瑞泽什么的。”
  
      “他若是作恶,我也不会放过他。”李破晓说道,我冷笑:“这可是你说的,不过你也该明白,我睚眦必报的作风。”
  
      “行了行了,你们俩不是好兄弟么?怎么刚见面就吵吵?我都没法安静入定去降服圣道之极了!”叶云秋叫苦不迭的骂道。
  
      李破晓没在说话,站在那估计想着下一步该去哪儿,我倒也懒得理他,说道:“大奸大恶之人里,还有黑子和孤独睦,你可别忘了,如果去干掉夏瑞泽,记得捎上那两位,对了,牧中平也带着冒牌的夜皇跑了,你撞上别给他忽悠了。”
  
      李破晓看了我一眼,仍旧一副无话可说的样子,好一会问道:“周璇和孩子……情况如何?”
  
      “还好,都在呢。”我说道。
  
      李破晓见我没说后续的,他说道:“我会把她们娘俩接走。”
  
      “李断月你接不接?”我皱眉问道,李破晓无语,而叶云秋一拍手,把圣道之极收入了手中,说道:“好了,对了,这李断月是何人?”
  
      “哦,师妹嘛。”我阴阳怪气的解释道,叶云秋上下看了李破晓一眼,哈哈一笑,却没有接着我的话茬,但显然是不想让我有揭李破晓伤疤的机会。
  
      李破晓冷哼一声,良久才说道:“断月与我有缘无份,你是知道的。”
  
      “或许吧。”我一副‘这是你的事’的表情,让李破晓很是吃瘪,他想了想,说道:“我去看看周边情况,你俩在这先恢复吧。”
  
      我也不阻拦,而叶云秋说道:“我也去吧,看看关祖师叔怎么还没来,对了,一天兄弟,破晓师弟是真正的卫道士,你也别太难为他了,这趟我决定委托他继续在万剑门呆着,一边修炼应劫,一边看着这夏瑞泽,若是谁敢作恶,就让他出来除魔卫道好了。”
  
      “嗯,也好,你安排得很妥帖。”我说道。
  
      叶云秋很快也飞离了这里,我还在运用虹气来恢复道体,只能老实的呆在这里,当然,我也不是不关心关妙乐,也给她去了一道信息,希望能知道她最新的状况,毕竟也过了一段时间了。
  
      很快,关妙乐就回了一道信息,路上虽然小心谨慎,但还是没有躲过牧中平联合百官的狙击,她陷入了大阵之中,因为神剑没法子认主,她又要保住神剑不飞走,还得对抗牧中平的埋伏,只是因为事情紧急,加上告诉我也没有用,所以就自己独立而支。
  
      我除了发给她消息,让她关键时刻保命不要剑外,还告诉了她李破晓和叶云秋正在赶过去,让她尽可能保护自己为主。
  
      但过了一会,关妙乐却回了一道消息,说六道神剑给牧中平夺走了,这让我暗道事态变化,往往是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