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六十四章:着急
虽然奴奴没有遇劫,不过三兄弟达到九劫仍然让我十分的高兴,因为我自己的伤势和脉络的固化都完美的解决了,现在可以和之前一样施展法术,当然,前提是不能再去尝试创元法,否则还要陷入之前的状态,倒时候即便是石化周期缩短到一天,那也是可怕的境况。
  “你们三兄弟渡劫成功,还需要稳固修为境界,于今就暂时占领这后山,把这里保护起来吧,我需要在这里重建周天境,再封印一道先天鬼气,否则临夜国可就不复存在了。”我看着三兄弟,心中有了新的定计。
  “主公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我们会在这里守护后山,绝对不让任何人靠近这里。”老大连忙拍着胸脯说道。
  “嗯,那就好,而毕竟也是九劫真仙了,也不好让你们继续呆在魂瓮里了,我会解锁封印让你们出来,魂瓮也归还你们,你们看如何?”我提出建议,这点我之前就已经做过决定。
  “不行!我们能有今日成就,皆是主公所赐,岂有半途而离开的道理!”老大连忙拒绝,老二也说道:“是,我们也习惯了在主公麾下做事,为主公卖命这一途,便是我们三兄弟的归宿!”
  “我也愿意跟着主公,自己混,百千年都出不来头。”老三也表忠心的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你们已经九劫真仙了,还没出头?早就够开山立派的了。”
  “那也是有主公在呀!如果是我自己遇劫而渡,现在早死了,还有大哥,三弟,当时也是够呛呢。”老二连忙说道。
  我淡淡一笑,嘴上不说,心里却也知道是大实话,如果是他们自己渡劫,早就灰飞烟灭了,毕竟他们都是野修,没有门派支持,无法拥有大量的抗劫宝物,仙丹神药,如果光着身子跑去渡劫,也就是一两道雷的事情,所以精英容易破劫,而野修困难重重。
  好比李破晓和叶云秋他们这样的精英,有门派无数资源调集,当然容易冲入九劫,加上他们一个是厚积薄发,一个是道运逆天。
  “好了,那魂瓮我先交给你们,暂时由你们保管,这趟重建,少则……”我看向了紫卿云,她立即接过话说道:“少则一年,多则三年才能重新把周天境重新凝聚。”
  “多久都无所谓,只要主公不嫌弃我们三个就行!”老大忙道,我点头:“不会的,你们还有的时间考虑。”
  “哈哈,多久都是这决定,咱们三兄弟命都是主公的。”老二根本就是个冲动的木头疙瘩。
  我无奈一笑,也决定由着他们了,而奴奴在一旁继续努力冲击,但别说是劫数了,就连半点感应能量的契机都没有,我也没有理会她,把她放在了应劫台后,让紫卿云随同我下去研究周天大阵的情况。<>
  在经历了一趟细致的讲解,我也总算明白了这周天阵的形成规律和原理,而我手中此时拿着的‘碗’,则是周天境的一个凝聚神器,有了这东西放置在大阵的中央,就能够凝练出小周天境,而随着里面的鬼气越来越多,会让整个周天境慢慢成长和扩大,而听说原来的‘周天境’这么大,也是因为先天鬼气无限滋生扩大后才这般,正常有人控制的情况下,顶多也就是个小镇的规模。
  我再度把这青铜碗放置回阵眼的位置,然后按照紫卿云的讲解重启了大阵,在神塔抽入元气之后,大阵也在隆隆声中启动了,那青铜碗里面,也开始凝聚出一颗细如粉尘的颗粒,这就是周天境的雏形了。
  “想要让周天境快速的成长,还需得用上先天气息……”紫卿云说道,我立即拿出了鬼石,然后递给了她:“该怎么做?”
  “等周天境成长到足以封印住先天鬼气的时候,才能够放入里面,否则这新生的周天境还要炸。”紫卿云连忙说道。
  “所以才说是一到三年对吧?”我当即又把鬼石收回,随后想了想,说道:“既如此,让三兄弟先守护神塔,我们则去看看牧中平那边到底想要干什么。”
  “那紫奴呢?”紫卿云看向了神塔,我想了想,说道:“带走吧,万一我不在她遇劫了,还有多少活路?”
  “嗯,等我修为恢复了以后,想传授她礼仪和知识……”紫卿云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没问题,等你九劫真仙,戾血金莲也差不多成型了,到时候临夜国还归你来执掌,而紫奴,则让你带好了。”
  “多谢主公,必定不辱使命。”紫卿云盈盈下拜,我伸手就把她扶了起来。
  而没等我说点什么话,我的通讯仪居然抖了一下,我拿出来一看,发现是叶云秋给我的信息,里面的意思是,牧中平和他们斗了一场,结果阵给李破晓和他连同打破了,救出了受了伤的关妙乐,但出来的时候,牧中平却不见了,抓来了布阵的人,一问才知道牧中平眼下知道我落单,打算跑过来抢我的先天鬼气呢,所以他发信息大概是让我赶紧先找个地方避一避。
  李破晓和叶云秋离开的时候,我身体还是没恢复的状态,眼下身体恢复差不多了,甚至还干了大半天的活,把周天阵给支起来了,这牧中平这是找死呢?这就跑过来想要趁火打劫我,简直是活得腻歪了,只不过叶云秋不知道这点,所以提醒我小心,这家伙果然是很直接结交的兄弟。<>
  我由衷一笑,而紫卿云也跟着笑了起来:“主公正想要找他呢,他不自量力的跑来了,简直是跳梁丑儿。”
  回复了叶云秋一句不用担心后,我就一边重新对大阵进行精细修正,一边等着牧中平自投罗网。
  大概到了太阴星出来的时候,牧中平就带着九劫的尸鬼,以及两位不知从哪钻出来的九劫鬼仙,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后山顶级神塔这里。
  “嘿嘿,夏小子,可找的你好苦,老夫听说你瘫上加伤,怕是没个半年恢复不来,也差不多该和老夫服个软,把先天鬼气交出来啦……”牧中平还没看到我,在很远的地方就朗声喊起来,这声音就跟泰山压顶似的,气派得不行了,要换成别人,不是夹着尾巴跑,估计都得吓尿了。
  我当然不会有半点轻敌的意思,早早让三兄弟躲在他们来的方向那,然后掩盖气息,准备来个包饺子一锅熟呢。
  “哦?凭什么?难道就凭你拿了把六道神剑?我看这把剑你连用都用不了吧?”我笑答道,紫卿云已经忍不住偷笑起来了。
  “臭小子,这把六道神剑我还是能够祭炼的,别忘了我还是个鬼修,比人仙都适应此剑,不过没有先天鬼气,多少用起来不顺手而已。”牧中平驳斥道。
  而另一个九劫的鬼仙跟着大笑道:“这娃子怕是给吓惨了,连跑都不会跑了,听说他坐下的还是一朵戾血金莲,牧老大,杀了那小子后,这祭炼六道神剑你就够呛了,要不这戾血莲给我如何?以后我都给你干活好了,你指东我不敢往西。”
  “你……”牧中平语气有些不高兴,正想要说点什么拒绝,毕竟宝物多了慢慢祭炼就是,凭什么这等级的还给你这些小喽啰?
  但还没等他说完,另一个鬼仙连忙说道:“老大,戾血金莲你给了左大哥,那六桥圣典,该归我了吧?”
  “我他娘还没说戾血莲要给他呢!你着急个鸟呀?”牧中平气呼呼的说道,仿佛戾血金莲眼下已能给他随意支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