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六十七章:无为
    第二千八百六十七章:无为
  
      “夏一天,我对你的忍耐不是无限制的。”李破晓双目森冷了下来,叶云秋当即拍了拍他后背,说道:“破晓师弟!你也冷静点,此事还为确定下来,一天兄弟也是急躁了些,况且……”
  
      “我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他能干出这事来!”李破晓皱眉回应,叶云秋愣了下,然后不信的看了我一眼,我冷哼一声,说道:“占我神塔,等同不请入我家门,按照我们那边的凡人律法,杀了都不担罪!”
  
      李破晓也哼了一声,而叶云秋呐呐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说道:“我们再进一步把消息拿出来,大家把消息源重新汇集下,再讨论接下来怎么办吧,如果实在是没办法,我去东边的事情也可以暂时搁置一下,全力帮忙也没问题。”
  
      “叶兄弟也不用这样,我自己能解决的事情,你也不用掺进来,免得耽误了你东行。”我说着,把之前的消息拿出来给大家看,消息是金仙道那边存留的弟子发过来的,对方现在逃往临夜国的方向,因为是第一个边境的站点,所以我优先的联系了他。
  
      这弟子接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逃命中,他主要消息是,金仙道神塔,丹云门神塔,中央神塔全部沦陷,还剩下主神塔,因为太远,眼下不知境况;至于其他的天一道的真仙,目前他也都没有联系上,原因可能是逃得远了,亦或者是大家都没有逃出来,亦或者往其他的地方逃了。
  
      但冤有头债有主,谁占了神塔,我第一个就去找他,因为我不知道媳妇姐姐她们是否逃出来了,所以我眼下很是愤怒,但目前还寄存希望于之前大家都把宝物往南部搬迁,并且有准备逃亡的念头,要不然现在我早就爆发了。
  
      大家都在金仙道附近,叶云秋也拿到了消息,说是金仙道给九重天门重兵占领,但从金仙道之后的消息就都断掉了,除此暂时没有别的消息,因为那地方之前就给九重天门拿下,再给占领也实属正常,所以他并没有太过着急。
  
      看到消息的叶云秋也凝眉起来,而李破晓没吱声,我说道:“我要去金仙道一趟!”
  
      “金仙道是空城吧……并非特别顺路,况且已经签给了灵越派,并非天一道门派。”叶云秋提醒我说道,我皱眉说道:“那对不住,叶兄弟,李破晓,你们不去,那我们就在这别过吧,免得看到我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来,你们还得费神阻止。”
  
      “你!”李破晓有些郁闷的看着我,叶云秋叹了口气:“夏兄弟,冷静些。”
  
      “冷静不了,不走,你们就看着办吧。”我也懒得和他们再扯,看了一眼紫卿云,她立即朝着金仙道飞去,结果李破晓和叶云秋都没有下莲台,给我扯着往金仙道而去。
  
      金仙道离着这里已经不远,这一往东北方行进不到一小时就冲入了第二防御圈,因为可能这里驻扎的真仙不强,到了第二防御区才冲出来好几个七劫的九重天门真仙,我根本没有半点犹豫,瞬移过去直接拔出了悲风神剑,一刹那剑气爆发,前方一大片地方都陷入了无形剑气的领域!
  
      几个七劫的长老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被砍成了血花,虚体跟离弦箭一样尖叫着逃走了!空中血海飘香,恍若是下了一阵血色的雨。
  
      李破晓大怒,道:“夏一天!你何以这样不问青红皂白就滥杀?”
  
      “还问个屁!我说过九重天门的人再敢来金仙道,就一股脑全杀了!这不还剩虚体给他们逃命,已经算是够给面子了!”我冷冷说道。
  
      李破晓脸色阴沉下来,就打算飞过来找我理论,叶云秋连忙按住他,说道:“九重天门有应劫期老怪坐镇顶级神塔感应天道召唤,一向就是嚣张跋扈,你看他们掌门被抓,却未能想到停战而选择了主动出击,便知是什么门派了。”
  
      李破晓面色缓和,但还是说道:“那也不能如此跋扈!”
  
      我抱以冷笑,连莲台都不回了,朝着金仙道的主神塔那飞去,主神塔最靠近临夜国,再往北是第二神塔,南是第三神塔,主神塔恢宏,想来是九重天门现在盘桓的重地!
  
      没过多久,我已经冲到了第三防御区,这时候,已经有八劫的真仙带着七劫以下的长老弟子冲过来,我没有任何的犹豫,悲风剑一扫,剑气再度无形中冲出,七劫以下的九重天门弟子全都给打得只剩下虚体,唯独孤零零的剩下一位八劫的女真仙,浑身是剑伤的站在那发愣,我直接一个纳灵法把所有道体爆出的血雨吸收之后,就想将她轰杀!
  
      但李破晓一瞬间就拦在了我面前,化道法直接取消了我的纳灵法,我冷冷的看着他,道:“李破晓,别逼我和你动手!”
  
      “夏一天,你总要讲点道理!”李破晓有些愤怒的看着我,倒是叶云秋伸手止住了我们,然后看向了那吓得面色惨然的女修,问道:“九重天门欲意何为?为何占领我圣道门所辖金仙道?天一道是否已经全线被你们占领了?”
  
      那女修看着我双目杀机凛然,差点没吓瘫,哆哆嗦嗦的说道:“天一道确实最被我们占领了,但圣道门很快介入了战争,我们九重天门已经暂时的撤退了……”
  
      叶云秋表现得松了口气,又问道:“战争的具体情况如何?天一道死伤如何?圣道门如今驰援到何等地步?”
  
      “上仙,在下也不知道呀!我们是刚从九重天门下辖门派被派过来镇守的,才来得三四日,根本是一头雾水,只知道要防御此地呀……”女修连忙说道。
  
      “现在主神塔那防守的是你的哪位上仙?为何圣道门介入后,你们还不撤出金仙道?”叶云秋追问道。
  
      那女修赶紧摇头,说道:“不知道呀,除了这些笼统的消息,在下什么消息都不知道了。”
  
      我阴沉的一抖悲风神剑,那女修更是拨浪鼓一样的摇头起来,叶云秋皱了皱眉,一挥手就遣退女修,然后和我说道:“夏兄弟,我们先去问问驻守此地的九劫真仙,这些八劫的真仙,或许真的是不清楚此事。”
  
      我没有回答,直接缩地术就去了很远的前方,再一闪瞬,就突入了最后的防御圈内部,但很快,一道九劫的气息就朝着我们快速靠近!
  
      “在下孙秀!哪位道友来我九重天门重地拜访?还请报上名来!”那九劫的仙人未到,就率先自报家门,并询问起我们来。
  
      “呵呵,九重天门重地?什么重地?”我阴戾一笑,李破晓为了防止我爆发,立即挡在了我面前。
  
      叶云秋连忙说道:“夏兄弟,你先等我问完,我们再说其他如何?”
  
      那孙秀看到李破晓和叶云秋两个九劫真仙竟一副谨慎的拦住我一个八劫真仙,眼睛半眯下来,但随后冷笑道:“两位道友,这是要来逗老夫笑的么?不就是天一道未清扫干净的余孽而已,要报仇,且放他过来好了。”
  
      叶云秋眉心一凝,说道:“你们九重天门,到底在这片地方干了什么事?天一道又让你们怎样了?你们什么时候撤离此处?”
  
      “呵呵,两位圣道门的道友是诚心请教,还是威胁老夫?别以为能够占了一时之利就骄横,如果是威胁,我孙秀也不怕告诉你们,我那两位无为剑宗的同道马上就过来了,若是识相的,赶紧滚!还真觉得我是一个八劫仙修都能欺负的小子了?”孙秀冷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