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七十四章:一剑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既然叶大哥你准备前往天东,那这趟恐怕就要分开了。”我笑道。
      叶云秋点头:“嗯,天南混战,不是我想要的,我这一次目标就指在停止战争吧,即便不行,敌人的敌人也是朋友,天东倾巢而下,天南的门派难道还要继续内战?”
      “期待叶大哥你能够马到成功。”我说道,心中却也不敢太过把握他此行,因为叶云秋去的是天东这片真仙重地,带来怎样的影响都是未知数,就像是天南以外的未知一般。
      和叶云秋道别后,我带着天一道的长老和安君,往西南边继续飞去,看天南探索过的地图,再往这片丹云门的大森林和大山一路再去临夜国的方向,那就是山脉最多的枯燥地方了,这和当年地球的十万大山的低山多林不同,听过这里的高山更甚于别处,有的直达天顶,也是一些洪荒古兽居住的地方。
      把天一道逼入这样的可怕地方,九重天门确实太过分了,不过媳妇姐姐他们早早的已经启程,并且在我前往临夜国之前,已经给了我几个藏匿宝物,储备物资的地点,所以我打算一路过去的时候,顺道接近这些物资储备点联络她们,如果运气好,或许还真的能够找到她们的足迹。
      天一道弟子不少,但多是收拢其他门派而来,虽然近些年对弟子恪尽所能,但也不敢肯定其中没有因为遭遇追杀而仍然忠于天一道者,所以这么大批量的弟子移动,也是有可能泄露行踪的,要不然墨休染也不至于直接来丹云门这里。
      我也一路追寻,也在寻找天一道藏匿物资的地方,联络媳妇姐姐他们,不过让我郁闷的是,在我往西南而去的十多天里,虽然陆续有消息反馈,但多数是很早前的消息,亦或者干脆直接就连接不上,而找到了那边,通常是人去楼空的场面。
      这让我心中起了一丝的阴霾,毕竟媳妇姐姐带领的天一道大队,八劫的真仙是不少,但九劫的却一个都没有,毕竟天一道是没有能直送九劫的神塔,而想要建成这样的神塔,所需要的财力底蕴,得非常大才行。
      前方消息恍若是断掉了一般,但中央神塔那边却还是不断有消息传来,这得益于消息网被我重新连接起来。
      九重天门在损失了一些弟子后,却没有再进攻圣道门,而是诡异的重新占领了金仙道以西的地方,而北边那,无为剑宗再度夺回了天一道的主神塔,把圣道门的战线往南部挤压,这也算是直接的和圣道门硬碰硬了。
      不过这一次,夏瑞泽并没有进行报复,而是继续让黑子和倪诗固守中央神塔,并且让万松小和孤独睦把天南九派的重兵云集于天罡宗,让几个门派形成掎角之势,这是一边牵制住无为剑宗,一边加以应对金仙道方向的九重天门。
      而玄仙门那边就有点戏剧化了,夏瑞泽忽然说了要为我讨个公道,亲自单枪匹马往东南的玄仙门挺进。
      我心中还是感到十足的古怪,即便夏瑞泽再厉害,难道还想四面作战不成?天南现在混战,周边势力虽然开始把战场继续收缩往中央神塔,但他真觉得中央神塔在黑子的手中就能够固若金汤了?
      但因为时间离着我从中央神塔出来还不足一个月,所以陆续的事情,我暂时没有音信,而是继续前往追逐媳妇姐姐她们的脚步。
      天一道这次大撤退是远比九重天门来要早一个多月的时间,现在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落脚了,所以算下来,其实时间不仓促,危险多来自于她们前往的地点而不是后面追兵,这是从丹云门开始,我综合了所有信息后得到的结果。
      九重天门一路急匆匆过来,在丹云门这站点肯定要休整,然后派出斥候弟子搜索踪迹,但要找到媳妇姐姐并无可能,而墨休染作为追击部队已经给我干掉了,前面的媳妇姐姐就安全了,可如今的问题是,连我自己都找不到媳妇姐姐。
      时间又再度往前推进了五六天后,漫无目的乱找的我,移动的就不再是直线了,而是大范围的开始搜索起来,好在身边还有安君和其他的弟子,大家分头寻找之下,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媳妇姐姐遗留下来的一些蛛丝马迹,终于给我们发现了。
      “夏大哥,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发现了,掌门他们辗转往南是幌子,实际上去的应该是仙国那边。”安君也分析道。
      “嗯,看起来是这样,不过这里也是去往临夜国最麻烦的路线,要跨过一道深邃鸿沟,还要跨过一片巨大的山脉最高耸的位置……”我叹了口气。
      媳妇姐姐大着肚子还要远赴临夜国那边也在我预料之中,她是鬼道至尊,觉得那边安全也是正常,而为了避开可能而来的追击,她是朝着南边逃的,实则目的是西南的临夜国。
      毕竟临夜国在各大门派中,也是很危险的地方,谁背后有狼追着还会逃去虎口?
      断定了目的地后,我立即带着戾血莲往山脉那边前进,而又是几天过去,后面的消息也不断的传来,其中最厉害的那条,却足以把天南一切的消息都彻彻底底的掩盖住!
      夏瑞泽一人一剑,打着为我讨回公道的幌子,以门派互吞为生死赌注,挑了玄仙门的老祖叶玄仙,自此,玄仙门并入圣道门,成为了目前周边地区的绝对霸主!
      一人一剑就能挑了叶玄仙,这样震撼的消息,让我听到后,嘴巴合不拢足足两三分钟,这样的强势已经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应劫期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就算我见过应劫期,那也是祖龙飞入九重天之时,那种霸气凌云的气势,已经不足以用言辞来形容!
      可夏瑞泽就真的那么干了,他做成了这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虽然理由让我鄙视,但那种气概,却实实在在的把我震惊住了!
      能够利用我给安守臣差点杀了的事情作为理由去霸占别人的门派,这夏瑞泽不得不说是狡诈多端,毕竟他名义上是我的亲大哥,为亲弟弟讨个公道,没有人会觉得有问题,即便我和他的关系不和,可谁知道呢?世人看不到,看到的都是他以大义凛然的旗杆去复仇!
      这简直是明白的告诉了天南的所有门派,他会为兄弟受委屈而负责!
      仙家也从来不缺乏英雄主义,‘夏瑞泽’这三个字,想必一段时间内,都会轰动整个天南,而叶玄仙注定不过是一件黄袍,披在夏瑞泽的身上,成为整个天南的旗帜!
      “这回,夏掌门一统东部后,九重天门和无为剑宗可就尴尬了。”安君高兴的说道,她的目光里也多是惊羡,即便知道我和这位‘大哥’不和。
      “呵呵,确实有一手。”我没有继续讨论这件事,而是往临夜国前进,又是半个月过去,我已经来到了临夜国的范围,只不过这时候的临夜国因为缺乏了先天鬼气的感染,看起来黑色的鬼气区域居然有明显的减少,而在这里,我首度联系上了天一道的弟子。
      只不过得到的消息,却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美好,听说临夜国这里,已经给另一个魔道门派所入侵,这门派叫‘天下派’,是来自于临夜国更南边的神秘门派,眼下已经重兵进驻临夜国,准备图谋中央神塔。
      而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原来居住在外围的媳妇姐姐等天一道弟子,给他们逼入了临夜国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