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七十七章:神藤
    “神树……神树就是我天下派立根之所在,为我们天下派人人顶礼膜拜的存在……”朱真芙连忙回答,结果给紫卿云直接打断,斥道:“什么顶礼膜拜!我问你神树的作用和形成!”
      朱真芙实在是郁闷坏了,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根据我们几位师兄妹们的猜测,这神树盘根错节,大而登天,实则应是一种附着神塔而生长的罕有腾叶树,而藤树裹挟的神塔,则应该是当年量劫之前就存在的顶级神塔,只因量劫后神塔主人和侍从离去、死去,最后无人问津,反而给一种藤树随着年月借机生长,最后把整座神塔都包了起来,所以神树这才看起来绿意昂扬,还有着引下元气的能力。”
      “哦,原来是这样,天南当年为量劫重心,破坏甚剧烈,神仙门阀逃难,神塔荒废也多不胜数,偶有有那么一座神塔却给树藤截取做支撑,虽然说着不奇怪,但也算是鬼斧神工,你们老祖罗天有气运沾身,有幸寻得这样的存在竟还修炼得道,但却为何不继续修炼上至九重天,还要来临夜国淌这浑水?”紫卿云有些不高兴的问道。
      朱真芙苦笑,连忙说道:“我们罗天老祖闭关冲入了应劫期,道力大了,格局场面当然也要大些,就想着这次天南混战,能够火中取栗的占领传说中的临夜国,因为临夜国不是经由上次大战后,就不产生鬼气了么?况且道友你想想就知道了,我们天下派坐落的地方是迷雾密林,本就是荒蛮无比的地方,临夜国若是能够恢复如初,占据的也算是天南的腹地之一,自然是资源充沛,而且弟子也能多收到一些,而且我们老祖也想过了,所以收拢鬼仙也没什么问题的。”
      “哼,你以为用这样的理由就能够忽悠住我们?”紫卿云顿时伸手一抓朱真芙,吓得她差点要逃起来,但戾血莲本身就是结界,又有安君等一群八劫长老在,她想逃都逃不掉。
      “我说!说实话!”朱真芙给抓回来折磨一通,顿时老实了,好一会酝酿后,就说道:“原因也是我们猜出来的……这有得必有失……嗯,老祖罗天以神树为幌子,聚拢了天南无数的仙修,自成一脉,但同样的,这神树也在不断的强行吸收这座顶级神塔的元气,并无限制的生长,我们整个神塔上已经葱葱绿绿了,咋看下去十分的繁盛,不过……老祖毕竟是应劫期的存在了,总想着要冲击上九重天不是?可这神树也和老祖一般在吸收顶级神塔的元气,两位等同应劫期的存在一同使用一座神塔,要到哪个时候才能冲上九重天?眼看着机会渺茫,老祖当然不愿意给这神树争去自己的资源,所以好几次我们就发现他偷偷的把神树砍去一部分……”
      “这神树居然这么厉害?居然能和应劫期老祖争抢资源?我说怪不得要打我们临夜国顶级神塔的主意了。”紫卿云惊讶的说道。
      朱真芙点头,说道:“可不是么?那神树,应该是一种仙根神树,老祖悄悄的瞒着我们砍伐,想要减少神树萃取元气的力量,可结果无论是老祖砍多少,短时间内,这神树立即就会生长会多少,这两强相争,终究不是个办法对不对?老祖又不能真的连根伐掉神树,毕竟那是他立派的根本,而且过河拆桥,会给我们大家所诟病吧?因此才盯上了临夜国,想要再开辟个主道场……用来冲击上九重天。”
      “竟有这样的缘故。”紫卿云看向了我,我连动都不能动,她当然是知道的,所以说道:“那你们老祖打算什么时候过来呀?”
      “我们天下派有五峰,前三峰带了七千弟子而来,是为探路而来,欲要占领临夜国,可结果就成了如今这样子,老祖听说在后面已经发怒了,马上就要派主峰和另外两峰弟子过来汇合,势要拿下这临夜国。”朱真芙说道。
      紫卿云冷笑一声,说道:“现在你觉得还能拿下么?”
      朱真芙连忙摇头,看着我喃喃道:“我们肯定打不过的……但老祖可就未必了……”
      紫卿云也不说话,指了一块地方:“你到那边去坐着,等我们老大恢复过来。”
      朱真芙看了我一眼,垂头丧气的说道:“原来是这样的法术……”
      “不服?”紫卿云威胁,朱真芙连忙说了好几个‘服了’。
      紫卿云指挥戾血莲继续前方陈城,而三位老祖溃败逃亡,朱真芙还落入敌手的消息,一下子就传遍了临夜国,这陈城一战最终天一道获得了胜利,敌人潮水退却,而属于朱真芙的那一峰逃兵的中坚力量,也给紫卿云威胁收拢了过来。
      看来,还真是暂时用不上牧中平他们了。
      一天之后,恢复了原样的我拿出了一张血契,说道:“朱真芙,给你两个选择,其一,以后发誓效忠天一道,以后有天一道一天辉煌,就总有有你一天的地位,其二,死。”
      朱真芙从被迫收拢逃亡的手下开始,就知道我们的最后想法,但看到血契,还是忍不住怒道:“你们天一道欺人太甚,和邪魔有什么区别!”
      “呵呵,是你们先侵略我天一道下辖临夜国的,现在反倒说我们邪魔?”我冷笑反问,这顿时让朱真芙哑口无言,我看她不再说话,就继续道:“效忠天一道,也并非是给天一道尽死忠,在迫急生命的情况下,我是允许你逃跑的,当然,过后还得回来就是了,这终归和你在天下派要好吧?”
      朱真芙有些郁闷,说道:“那也未必!不过签就签,若是天一道灭亡了,那我这契约……”
      “若我天一道灭亡,此血契就不生效了。”我笑道,朱真芙看了一眼血契,咬牙说道:“签了!我看天一道能在罗天老祖面前撑多久!”
      我笑了笑也懒得反驳她,因为现在我的通讯仪还有一大堆未处理的信息,而拿出来一看,是媳妇姐姐等女子军团成员的消息,大致扫了一遍,多是宣告天一道获胜,让我赶紧回来的信息。
      又过得一天,我在陈城外围,已经嗅到了媳妇姐姐的气息,以及率先跟着来的女子军团成员。
      她们这一次凭借着地利人和,打赢了这场战争,也算是非常厉害了,毕竟对方还有三位九劫的老祖呢。
      “媳妇!”我看着大着肚子,还过来迎接我的媳妇姐姐,心中感动得一塌糊涂,连忙扶住了她,苦笑道:“在城里待着就好,怎么不注意一下身体。”
      “你以为我是普通人么?就该娇滴滴的?”媳妇蹙眉笑着,然后看向了安君和朱真芙,赵茜在一旁撅嘴笑道:“又带回来两个?”
      “后面还有一大堆呢……”我回应,媳妇伸手敲了下我的脑袋,而赵茜摇头,当然知道是我抓来的一堆降兵,毕竟大家接近后,消息交换都很频繁。
      “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幸好你还是赶回来了,要不然小小天出来,你这当爸爸的恐怕都看不见他了。”外婆详装生气的责问。
      “都是我的错,遭遇了很多事,早知道如此,我当时就不该去临夜国。”我苦笑道,外婆叹了口,道:“不去会更糟糕。”
      又和外婆寒暄了几句,大家方才决定进城,并商议接下来天下派还要再来进攻的事情,这也是关系临夜国和天一道存亡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