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七十九章:岔道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嘿嘿,这才一段时间过去,你就那么念想她了?当年和我一别数载,也不见你急着找我呢?”韩珊珊一把推开我,双目中满是戏谑,她说的是人神界当职司器监的时候。www.ziyouge.com
  
      我摇头说道:“姗姗,你们当年被困神庭那边,我也很担心。和倾城下去一样的,而她眼下是去镇压收服先天元气,危险程度关乎生死,且已经没有消息超过一年,我怎么能轻易就这么等着?况且现在夏瑞泽站着中央神塔,你却连这事情都没有详细和我说说,我的担心更加。”
  
      韩珊珊叹了口气,然后双手抱胸,最后说道:“算了,姐也是奉命行事,也不能算是什么死命令,但现在跟你说。和以后跟你说是大有不同的,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可你绝对不能到时候出点什么事,以什么样的心情进我这门的,就以什么样的心情出去,而且,在大妇或者茜茜面前,你都要表现得没听说过这件事,你能做到么?能我就告诉你。”
  
      “你说吧。”我平静的说道,心中却已经是浪涛一样的卷动,韩珊珊认真的话,恐怕雪倾城这一次下去,凶多吉少。
  
      “其实我们一直就在隐瞒你,按照我当时的计算,你把玄天仙藤交给云冰心那天,其实雪倾城就死……失……失踪了……”韩珊珊先是犹豫,随后却一副很笃定的表情。
  
      我面色一瞬间变得惨白,那天正是我修炼的时候,忽然心猿意马。并且心脏乱跳不停的那日,所以听完,我忍不住握住了韩珊珊的手:“怎么会失踪!?”
  
      韩珊珊用力的甩了甩手,说道:“我就说了你肯定要激动了。”
  
      我顿时松开了手,但脸色还是在发凉,心脏也没办法平稳的跳动,雪倾城出事了?这怎么可能?
  
      “她……下去后,一直居住神庭皇宫后花园那边,好些日子都没有太大的动静,进出的卫士都被撤走了,我们也没办法监视她……”韩珊珊苦笑道。
  
      “怎么回事?”我皱眉说道。
  
      “我也不知道……后来,听说有天晚上天象大变,她居住的地方上空,虹光耀目了一天一夜,有异常的声音……或者爆炸传来,而神庭的侍卫和我们的心腹,大抵得知……或者是觉得她应该是要开始破除大阵了……”韩珊珊说道。
  
      “什么?为何天象大变?为何会有虹光?那异常爆炸声音又是什么?”我连忙问道。
  
      韩珊珊犹豫了下,又道:“我怎么知道,报告上说的也是不尽不实,你知道想要尽快传递这样的消息,只能通过通讯站,影像这类的是很难传过来的,大抵意思,可能是……雪倾城的准备工作完成,所以要出关开阵了吧……至于异常声音,爆炸声什么的……你知道的,破阵肯定会有点响声吧?”
  
      “什么意思……”我目光沉了下来,韩珊珊想了想,叹了口气,说道:“这异常声音……似乎是打斗的,有先天元气调集的迹象,但虹光遮挡了一切。侍卫们想要进去,也没办法成功,天一道好些弟子想要帮忙,结果最后也都退了出来,因为这虹光的劫数太高,大家根本看不清楚这里面的情况,算是另一个维度级别的。”
  
      “什么!?你是说……有什么东西攻击雪倾城了?!所以她调集了先天元气!?”我连忙说道。
  
      韩珊珊咬着下嘴唇,只能是点了点头:“嗯……”
  
      “后来呢!”我又问道。
  
      韩珊珊犹豫了下,然后说道:“爆炸声和虹光消失后……后宫花园,整个都不见了……等同通道口都消失了……所以我们几乎都没必要关闭它……消息是通过闻道之地才传过来的。”
  
      我一下子懵住了,爆炸既是打斗,可在人神界,有什么对手,是超越那个维度级别,还需要雪倾城调集先天元气的?而她下去神庭后,为何长久就没有破阵的准备,似乎只是居住在封印先天元气的后花园那?而为什么会引来这么强大的存在,最终因为打斗,而把整个后花园都给打没了!?
  
      韩珊珊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这件事,我只和大妇、咱外婆、茜茜说了,然后九重天门攻来,我就封闭了神塔的底部,夏瑞泽想要打开,恐怕不容易……”
  
      “那先天元气呢?”我已经是浑身颤栗,但仍然抱着一丝期望。
  
      “也炸没了……幸好那里我弄了结界,为了防止先天元气出问题的,所以爆炸并未波及皇宫……”韩珊珊叹道。
  
      我摇摇头。满脸不信:“不……不可能的……他们是否搜索了周边区域,是不是虚体逃出了,亦或者……”
  
      “找过了……下面的心腹部队经过三天三夜的留守无缝调查,确认什么都没剩下了,连先天元气也不见了,我们难过之余,就大算引鸿蒙元气下去的,但却入侵尾随而至。只能是连发几十道消息后,暂时关闭了空间站和整个阵口。”韩珊珊苦涩的说道。
  
      我浑身觉得有些绵软,好一会都缓不过气来,雪倾城和先天元气。包括整个后庭院都没了,这样的结果不得不说残酷,为何会有虹光,为何会有爆炸异响……
  
      “一天,吉人自有天相,可能只是下面的心腹部队没有足够留意……”韩珊珊拍了拍我的后背,最后抱住了我,脑袋靠在了我的身上:“你是不是爱上雪倾城了?”
  
      “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我茫然苦叹。真没想到雪倾城这一次下去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心中难过,最后艰难的只能站了起来,我不能就这么放弃此事,得去找她。
  
      “你答应过我,怎么进来的,就怎么离开……你现在也别想着去找她,你知道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来主持……”韩珊珊拉住了我的袖子。
  
      我咬咬牙,只能说道:“我知道……你放心吧。”
  
      出了门,我渐渐控制住情绪,韩珊珊觉得雪倾城之死还有悬疑,所以用死换成了失踪,先天元气却不见了,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不知道去了哪儿,但一定和那场打斗有关。
  
      是谁偷袭了雪倾城。虹光是一大线索,那和我身上的虹气有什么联系?
  
      虹,一向代表着异常的力量,如果修为不够,亦或者这股力量如果庞大,也会变成虹色,如纳灵法纳来之力。
  
      会有什么力量,能大到覆盖住整个神庭后院?
  
      控制住心中的焦虑,我还是去了外婆那儿,外婆还在祭炼那把净世青莲剑,这把青色的透明剑器越来越光辉多么,看来为了拟补她先天不足,外婆没少下功夫,剑的祭炼程度几乎追上她的修为了,如果再这么祭炼下去,应该很快能达到戾血莲的程度。
  
      “你这孩子,眼昏昏的,怎么了?是神皇的事情吧?”外婆叹了口气。
  
      我看瞒不住她老人家,就自己找了空地,坐在了旁边:“外婆,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问我,我去问谁呢?命运有了岔道,本就难以预料了……”外婆看着我,伸出枯瘦的手轻轻抚摸了下我的脸:“珍惜你现在的,再去想着将来的吧,这件事恐怕不是偶然,这次你命运的转变太过强烈,我也算不出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预感到,很快将会有一层迷雾,笼罩着你的另一个命运岔道。”
  
      “你是说九儿!?”我脸色大变,已经把持不住站了起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