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八十五章:剑凉
    我双目一瞪,而这时候,媳妇姐姐的肚子猛地鼓起了一个肿块,仿佛是孩子正在努力的想要伸手推出,拦住不让对方伤害自己的母亲,而明光一瞬间也拦住了剑锋再进一步似的,让我的缩地术咒符仿佛忽然加速般启动了!
      嗤!
      剧毒剑的剑鞭扎穿了瞬移挡在媳妇姐姐前面我,腹部也一下子感觉冰凉彻骨,但对方的剑却再没能前进半分,因为连接的位置,已经给我重新凝聚而出的悲风剑卡住了!
      我咬牙切齿,而罗天面带阴霾和狠戾,还打算卷动剧毒剑鞭对我和身后的媳妇造成更大的伤害,我已经顾不得毒液在腹中奔腾,用尽全力一瞬间冲向了对方!
      “一天!”媳妇姐姐大声的呼唤,我充耳不闻,因为她在我身后!孩子也在我身后!
      我绝对不能回头,即便以生命为代价,都要保护她们母子平安!
      血光凛凛,卷起了漫天的红色雾霾,我看到的世界,都变成了赤色!
      “好!好!好!”罗天被迫往后急退,因为接下来,天空一道猛烈的闪光已经砸在了我身上!
      我脸色发苦,剧毒剑鞭的毒液在体内施虐,而身体的脉络也在受到天劫的洗礼,好在这复杂的情况下,虹气毫不犹豫的填满了我全身上下的脉络和伤患的部位!
      罗天毕竟是应劫期,一剑之威绝对不是寻常仙家能够抵受的,长剑拔出来和挥出去,都恍若无任何滞物阻拦,但就在他引剑再次朝着我急刺过来的时候,嘭的一声,却给我的悲风剑挡住了!
      “差不多了吧?”我咬牙切齿,手捂着肚子,双目中带着血光,这最后一道劫雷停留在我的身上,让我沐浴在一层彩光之下,却非但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的伤害,还因为虹气在体内的缘故,化解了一切的毒素,恢复受损的所有脉络!
      这就是祖龙给我留下的绝世遗产,让我在遇上雷劫的时候,能够吸收为己用,使得现在我和祖龙一样,提升到九劫后,仍然还拥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就仿佛无声无息中,让我回归本就是九劫的修为一般!
      “什么!?怎么可能!”罗天似乎感觉自己的力量无法往前面再递进,脸色微微一变,想要就这么收回宝剑,转而再换招数!
      但我怎么可能会给他留有任何间隙?我恨他入骨!
      “纳灵法!”我怒哼一声,身上停留的最后一道劫的力量,全都给我的纳灵法收归己用,罗天还打算逃离,但紧接着他就承受了我九劫后释放的纳灵法攻击!
      轰隆隆!
      一片恐怖的攻击闪过,罗天在攻击范围中仍然怒吼一声,而等到我目视到他的样子时,发现他居然挡住了这次攻击的绝大部分力量!因为那把剑鞭,此刻卷成了如同盾牌一样的圆圈!
      我现在不得不对这把武器进行重新的定义,这是把可远攻,可近战,可防御的多面神兵!
      罗天能够在南部那样凶险恐怖的地方称王称霸,守住一座顶级神塔而蔑视天南,绝对不是一般的散仙出身,更不是什么普通的修士,这绝对是一个比万剑来还要可怕的对手!
      应劫期的老怪,又怎么可能有弱者?
      夏瑞泽一人一剑挑了叶玄仙,此事震惊天南,便是因为大家知道应劫期的存在绝非是只靠那莫可名状的运气,就可以冲上去的!
      我嘴角微动,手指也在急弹,一半有声,一半无声的剑歌,已经在纳灵法之后,施展而出!这就是和关妙乐一同研修而出的真正剑歌,以手指做节奏引动剑歌中凝聚力量的部分,而嘴里唱起部分,则是剑歌的主干,这样一来,无论多么复杂的剑歌,在威力和咒术的形成上,都远比同等剑歌要快速,而剑歌的领域也越加的庞大!
      “有趣!有趣!居然不用巩固修为!真是让老夫大开了眼界!也好,我就先杀了你!再剖开那女子的肚子,看看里面到底有只什么样的妖怪!竟有如此天运庇佑!”罗天双目尽是阴沉,这时候的他已经因为受了不大不小的伤,变得恶毒了起来。
      哪一个应劫期老怪没有一身的桀骜?在给一个九劫的真仙伤成这样后,不找回场面,以后岂能再在同道中混下去?
      而就在他说话之间,周围已经渐渐在我无声借法中,如染上一片猩红,让我们所在的区域,化作滔天的血海!‘哗啦’血色的新雨,恍若有人用水瓢从天上泼了下来,而天空却仍然诡异的星空处处,苍凉的银河,仿佛祖龙在上放徘徊不去,而剑歌骤然响起,是剑气磅礴从我身上乍起的声音!
      “风中新雨血海剑凉,长空天外银河苍苍,剑声狂啸化仙飞去,云海断流崩灭仙源!天一道!血海!剑凉!!!”急念完成咒语的我,浑身已经是红光闪烁!!
      细看之下,是悲风裂神带来的剑光,所以把周围的血气疯狂搅动起来,以至于带起的恐怖现象!
      “什么时候!?”罗天脸色大变,因为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给我带入了剑境,而四面八方的一切,都成为了一片恐怖萧杀的血海之地,这正是剑歌能量汇集之地!
      轰隆隆!我卷起的剑声一浪惊骇过一浪,暴雨带来的毁灭之声也掩盖住一切!!
      罗天此时才恍然清楚陷入了我的八字剑诀之中,想要挣扎逃窜的感觉让他左右难堪,既想要脱逃,又想以剑歌对抗!
      但等他发现到处都已经是狂啸不停的剑意时,他总算决定了下来,仍然想以应劫期的实力,以慢了一拍的剑歌应对我的剑歌!
      可惜,现在才决定使用剑歌,实在是太迟了!
      哧哧嗤!
      “血海剑凉!”面对长空银河,我脚步急踏,悲风裂神疯狂斩击,瞬间带过时,周围景致顿时片片的崩碎,血海一分为二,天空大海尽然在这剑中,给悲风切成了一条如甬道般的碎片!
      嗡!我出现在了天空中,而无数剑气形成的一道血光,仿佛像是我只斩出了一道剑光,一路直通银河彼岸!大雨,噼噼啪啪的打落下来,拍击到罗天的道体上,似乎才因此让他的身体寸寸碎裂,但实际上,刚才他已经不知给密集的击中了多少剑!
      变成虚体的罗天惊醒过来,开始朝着南方逃窜,我根本不可能让他逃离,纳灵法施展后,即便应劫期的他,也给我猛然吸了回来,而周围凝而不散的悲风剑歌,也不断的消耗他虚体残余的力量!
      似乎看到我太过繁复还未处理掉罗天的虚体,媳妇姐姐捻起六道神剑中的一剑,朝着罗天疾射而来,我长剑轻轻一旋,又把剑卷回给了媳妇:“让他入六道轮回,太便宜他了,这样的歹毒恶贼,我要让他灭无可灭!死无可死!”
      媳妇姐姐不再制止,同样也没有人愿意过来制止,任由罗天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彻响神塔。
      最后,罗天终于身死道消,而那把剧毒剑鞭本来我是打算将其毁掉,但韩珊珊却适时的把它抢去了,说是要研究一番,我也懒得去理她了。
      媳妇因为孩子动的厉害,让胡清雅她们扶回了房间,我收了悲风裂神时,胡清雅又跑了出来,告诉我媳妇姐姐马上就要生了。
      我心中咯噔一跳,连忙往媳妇那边飞去,赵茜还是虚体的状态,但此刻也顾不得恢复,或重新收回焚天神剑,想要前往观看照应,而惜君是元凤御身的状态,剧毒都给直接化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