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八百八十九章:干娘
    龙玥、敖霜等擅长水系法术者立即领人前去扑灭火源,顺便令弟子收集鲲鹏掉落的翎羽和绒毛,这些都是制作顶级鲲鹏令的好东西,而祖龙给抓掉下鳞甲,那也是力量的象征,作用肯定也很大,把它们交给韩珊珊,一定能够发挥妙用。
      而我,也给带着前往神塔,中途外婆注入一道气息,想要探取我的脉络,结果连一丝半毫都没传进来就给挡在了肌肤那儿。
      外婆诧异万分,但尝试几次而没有效果后,只能是深深的叹气起来:“没想到你这孩子,吃了如此大的苦头,也好在由你,不然这一次神塔恐怕也不保了。”
      我眼珠子看着她,发现她面色惨白无比,甚至一缕缕的青色脉络都能够一清二楚的看见,可见是窥探天机而让她受了重创。
      只不过我说不出半句话来,只能是眨了眨眼,双目中眼泪流淌下来,外婆伸手用袖子帮我拭去,说道:“孩子顺利生下来了,是个大胖小子……那是命运之子,外婆知道,你心里肯定还因为人皇的事耿耿于怀,但你上了神塔后,此事暂不提了可好?以免让至尊自责。”
      我双目仍然泪眼叠叠,看着仍旧阴霾的天空,心情复杂万分,雪倾城和我的第一个孩子,注定没有现在这孩子幸运,这就是现实,外婆知道我已经猜出了倾城的情况,以至于不让我提及此事,她显然和媳妇姐姐早就知道,或者算出了这样的结果,否则又怎么会一上来,就责问我和倾城之事?
      眨了眨眼睛,我彻底的闭上了,很快到了神塔上,我在戾血金莲的移动下,已经到了后殿那儿,一群女子军团的成员都在轮流抱着孩子,有的哭泣,有的却是笑语嫣然。
      对待刚才的状况,大家早就是习以为常,天塌下来的事情,她们甚至都见过,看到外婆领着重伤的我回来,韩珊珊抱过了孩子,飘到了我的面前:“一天,看,带把的小子呢,好不好看,大不大?”
      外婆毫不犹豫就给了韩珊珊一个爆栗,笑骂道:“你这熊孩子,不害臊。”
      “外婆,我害臊什么呢?反正以后还帮他洗澡呢!”韩珊珊把襁褓中的孩子展开到了我面前,这孩子虽然刚出生而皮肤有很多褶皱,但听着他心脏的跳动声,显然生气勃勃,而虽然两眼还在紧闭,但想来以后睁开时定然是明亮如星。
      韩珊珊还想要趁机撩动这孩子身下那话儿,结果又给外婆敲了下额头,只能是郁闷无比的交给了其他女子,我只有双目能动,嘴甚至连动都动不了,虹气虽然启动了,但这次我把元气消耗得如此干净,估计要恢复原样都够呛。
      “那道微弱的先天气息,外婆已经把它封印起来了,也是怕这只大鸟又跑来抓走孩子,唉,不知道是福是祸了。”外婆叹了口气。
      我想要点头,但却没办法答应,心中暗道外婆不愧是经验者,立即就能想到把先天气息先封掉,隔绝掉九重天上面大神对气息的感应,而现在的孩子,也因为气息给隔绝,和普通的孩子没有太大的区别。
      “你的脉络情况应该很糟糕,我看到你好些表面上的脉络直接断掉了,这创元法,以后能不用不要再用了,恐怕用到极致的时候,或许再也难以接驳起来都有可能。”外婆警告我。
      我没有回答,但心中想着恐怕这不过是理想罢了,我要逆天而行,绝对不能停留在这里,我还得去需找雪倾城,即便她真的死了,我也要去神庭看上一眼。
      我辜负雪倾城和她的孩子实在太多了,我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让她们母子消失在历史的河流中,消失在我的记忆海洋之中……
      看过了孩子后,我又去看了媳妇姐姐,她因为将孩子生下来,元力大损,现在一脸的苍白,看起来脆弱无比,但她看到我这样子,还是顾不上自己而忍不住哭了起来,伸手在我的额间轻轻抚摸,眼泪嗖嗖的掉落。
      最后我被送入了应劫台那儿,而此刻和我一起的,还有赵茜、关妙乐、三兄弟,以及最先给打死了的牧中平和他的两个九劫跟班,这时候看到我给抬进来,都纷纷围过来过来说话,不过我一句话都答不了,只能听着他们说话罢了。
      牧中平这老狐狸一边夸耀自己如何的英勇,一边表现出对天一道天地可鉴的护卫之心,我心中暗笑,这老狐狸之前是以为有两大先天灵宝合击,而觉得有机可乘,结果却给对方一股脑砍了而已,那里算是英勇?
      倒是关妙乐、赵茜和三兄弟才是最英勇的,如果没有他们,这一次女子军团以及在这神塔上的许多人,怕都逃不过这一劫。
      大家在我旁边说话,好一阵后才各自去恢复了,而我在虹气的照应下,总算是在第三天后,能够吱出声来,赵茜修为也可谓是毁得七七八八,竟有八劫掉到了六劫不到,也算是受尽苦楚,我苦笑道:“赵茜,女子军团里,你的功劳无法泯灭,若不是你,孩子无法顺利出生,以后,你就当他……干娘吧。”
      赵茜看了我一眼,一副又好气又好笑的样子:“天哥是要占我便宜么?”
      “啊?有什么说法?”我愣了下,还想要继续问下去,结果看她脸上红红的,就知道自己这话有点语病了。
      “哼,让你明着占便宜你不来,每次非要在言语上调戏我。”赵茜低声哼道,我尴尬不已,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是装成没听到了,关妙乐在很远处,看着我们俩一个尴尬,一个红脸,远远笑道:“刚好没多久,就打情骂俏了,一天师弟,你也太过能折腾。”
      “呵呵,日常闲聊,日常闲聊。”我哭笑不得,赵茜也假装淡定起来。
      这一次在顶级神塔上,尚且用了三天的时间才恢复了语音的便利,这样的情况让我知道了就算是虹气,也并非是完全解决创元法的手段,如果是二脉创元,恐怕这石化时间甚至还要翻倍的来,到时候简直称之为致命都不为过。
      我继续用虹气来恢复好身体的状况,而到了脉络暂时打通一小个口子后,就把虹气送了出来,感染整个神塔的应劫台,接下来应劫台到处已经是虹气了,我和赵茜等都受了重伤的,在这样的虹气下恢复很快,不出几天,我就已经能够站起来了,不过第三脉络受损严重,如果到处乱跑,终究会有后遗症,所以我抓紧时间继续恢复起来。
      就这样,我足足在应劫台呆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方才恢复了过来,而出去后才听说天一道对战天下派的战斗,早就打完了,天下派没有了罗天后,根本无法对天一道造成足够的威胁,大战还没开始,他们就逃了一半,剩下的也都树倒猢狲散了,倒是来了几个死忠探知罗天消息的,都给天一道精锐打灭了。
      不过可惜天一道九劫的精锐基本在这一战中损伤不小,想要反击天下派是不可能的,所以这段时间大家都在虹气中高速的恢复道体,也有一部分要冲劫的逗留应劫台趁机蹭一蹭元气,我当然是不会拒绝,这是天一道提升自身实力的机会。
      把虹气暂时丢在了应劫台后,恢复到全盛时期的我迫不及待就要去看孩子,毕竟从他出生到现在,我甚至没有抱过他哪怕一次。